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35 頁


腐呢?」「我以為你只記得趙姑娘的兄長們。」燕鐵木壞壞地瞥向她。「是不是啊?」鐘靈兒噗哧一笑,「她哪有什麼兄長?在名劍山莊這一兩個月,我從來沒聽她提起過要去找尋他們。」「可是我剛纔在門外分明聽見她說了有她兄
作者:待考 / 頁數:(35 / 0)

「記得,無論怎麼千辛萬苦你都必須找到他們,找到之後記得帶到名劍山莊來盤桓幾日,彼此認識認識做個朋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跟誰做朋友?」燕鐵木拎了一袋鐘靈兒最愛吃的臭豆腐,自廊外走了
進來。時尚書屋
「跟..她姊姊。」

「我沒姊姊,只有..」
「時間來不及了,你趕快上路吧。」
鐘靈兒七手八腳將趙信長推向門口,
「姊妹之間口角總是難免,但畢竟是親手足,忍一忍也就過去了..」到了
門外,她確定燕鐵木看不見了,才轉而板起凶凶的臉,示意趙信長:拿人手
短,吃人嘴軟。時尚書屋
「好吧,不過你夜路走多了,你..」
「什麼夜路?沒聽過四海之內皆兄弟嗎?去去去!」送走了趙信長那個瘟
神,她馬上裝着甜蜜蜜的笑臉迎向無鐵木。「我的臭豆腐呢?」
「我以為你只記得趙姑娘的兄長們。」
燕鐵木壞壞地瞥向她。「是不是啊?」
鐘靈兒噗哧一笑,「她哪有什麼兄長?在名劍山莊這一兩個月,我從來沒聽她提起過要去找尋他們。」
「可是我剛纔在門外分明聽見她說了有她兄長的下落。」
「你偷聽我們說話?」
「我何必偷聽,就是半裡外的聲響,也休想逃過我的耳目。」
燕鐵木俯身
抱起鐘靈兒,賊兮兮地盯着她瞧,「所以你最好乖一點,千萬別打歪主意,尤其不能爬牆作怪,企圖招蜂引蝶。」
「別冤枉好人,我沒有爬牆..呃,已經很久了。」
怎麼辦?嫁給這種丈
夫,好像同時嫁給十個眼線,亂不自在的。時尚書屋
「很久還不夠,最好是戒掉,連同見趙姑娘她兄長的念頭也一併除去。」
「要我說幾遍你才明白?她沒有兄長,她之所以離去,純粹是為了去終南山找阿圖士奇。」
「可她為何要編出那樣的謊言?」
「找台階下呀。嘿,你可不可以不要把我抱得那麼緊?我覺得氣快喘不過來了。」
「簡單,我給你。」
燕鐵木含住她的櫻唇,誇張地拚命吹氣,直吹到鐘靈
兒求饒方纔罷休。「你既然明知她沒說實話,為何還送她一百兩文銀。」
「因為我能體諒她的心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鐘靈兒前所未有地認真,「如果今天換作是我,即便走遍天涯海角,我也非找到你不可。」
「真的?」她盈睫微濕的雙眸,絞痛了燕鐵木的心,「靈兒,靈兒!」
兩人因為幸褔竟忍不住哭了起來,在艷陽如煦的白晝,痴迷地親吻着彼
此。時尚書屋
這時,不知是誰砰地一聲將門打開。時尚書屋
「噯呀!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還賴在我家幹什麼?」原來是倦
游歸巢的鐘天恨。時尚書屋
兩人一驚,靦眺地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你總算回來了,」鐘靈兒一見是她爹,立刻現出沒大沒小的本性。「游途愉快嗎?我的聘金你沒有把它全部花完吧?」
「什麼聘金?嫁都嫁了還想要聘金。」
鐘天恨很不滿意燕鐵木居然沒把他
女兒帶回將軍府,反而搬進來跟她一起住。時尚書屋
「誰告訴你我嫁了?」
「沒嫁?沒嫁你就讓他抱得那麼陶醉?你你你,我等一下再跟你算帳。」
轉身,一指戳向燕鐵木,「我臨走前是怎麼跟你七叮嚀八交代的,你你你,你不會始亂終棄吧?」

「當然不會。我與靈兒明日就舉行婚禮。」
「不是說好五天前成親的嗎?」
「因為我不小心被人打傷了。」
「哪個烏龜王八蛋,竟敢害我女兒嫁不出去?」
「我沒有嫁不出去,只是延期而已。」
「延遲就很慘啦!」
「不會啊!」
「你不會我會。」
鐘天恨趕忙把燕鐵木拉到一旁,細聲道:「咱們說好的,你給聘金,但不許索取嫁妝。」
「放心,我不會要的。」
在燕鐵木眼裹,什麼也比不上鐘靈兒。時尚書屋
「他不要我要。」
鐘靈兒耳朵利利,把他們的話全聽進去了,「你若不給我嫁妝,我們就搬回來,吃你的、住你的、用你的..直到把你拖垮為止。」
鐘天恨一楞,沒有想到他女兒青出於藍更勝於藍,算盤比他還會打。時尚書屋
「好..好吧,」他使個眼色給燕鐵木,「我出去..想..想辦法。」

後以超音速的步伐奪門而出。時尚書屋
「爹,你等等!」
「靈兒,」燕鐵木這時攔住她,「算了吧,不要跟他老人家計較了。」
「他能有什麼好讓我計較?」鐘靈兒得意地跳回燕鐵木身上,「我是故意唬他的,教他知道父親可不是那麼好做。」
「你噢!」燕戡木輕輕擰着她的小鼻子,滿是縱容。時尚書屋

※※※

五年後。時尚書屋
燕鐵木辭去護國將軍之職,和鐘靈兒以及他們的小女兒筠筠移居麗江河
畔。時尚書屋
「娘,這條絲巾給我玩好不好?」筠筠扎着兩個小辮子,穿一襲粉綠小
棉襖,在她娘身後繞過來繞過去,有夠礙腳的。時尚書屋
鐘靈兒回頭一看,見她拿的正是數年前孫敏芝送給她做為報答救命之恩
的「超薄」禮物,便沒好氣的說:「喜歡就拿去吧,不過別丟掉。」
「為什麼?」筠筠把它圍在脖子上,打了一個蝴蝶結,「它又不是什麼寶貝。」
鐘靈兒微怔,「它雖然不是什麼寶貝,但是它有玄機。」
「什麼玄機?」
「囉唆!不會去問你爹。」
鐘靈兒簡直拿她沒撤,什麼事都愛打破砂鍋問
到底。時尚書屋
筠筠瞇着亮晶晶的小眼睛,一副看她娘很扁的架式。「其實你也不知道對不對?」
「亂講?」
「那你告訴我呀!」
「我很忙你沒看到?」鐘靈兒不理她,繼續對著鏡子拔眉毛。時尚書屋
「你已經拔了一上午的眉毛還沒拔夠啊?當心再拔下去會變蛤蟆。」
「臭丫頭,連你老娘我都敢取笑。」
鐘靈兒返身抓起壁角的掃帚,「看我怎麼修理你。」
筠筠大為失色,慌忙覓地逃生。時尚書屋
「爹,爹!快來救我,娘要毒打我,她現在已經把我打得遍體鱗傷了。」

呵!她連碰都還沒碰到筠筠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