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4 頁


的條件跟我交換。”「嫁給我。」他十分認真而專注地說:「只要你答應嫁給我,我就答應不追究你所犯下的罪行。」「為什麼?」鐘靈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人怎麼可以用這種方式,在如此不浪漫、不柔美的氣氛和燈火
作者:待考 / 頁數:(4 / 0)

「大元」字樣。「你說,這些銀票是從哪兒弄來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幾千兩哪!總不能辯稱是撿來的吧?時尚書屋
鐘靈兒也挺有骨氣的,咧嘴一笑道:「既然落入你的手中,要殺要剮請
便!”
燕鐵木冷笑,「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不必了。」
鐘靈兒這下子丟掉的理智全找回來了,燕鐵木是蒙古人,是
蠻子,不管他要她做什麼她都不能答應。雖然她鷄鳴狗盜的事情林林總總干
過不下百來次,卻還沒嘗試過當漢奸。時尚書屋
漢奸!對,他一定是要逼她當漢奸。時尚書屋
哼!太小看她了,她連趙信長那根竹竿都不屑出賣哩!
「你若是男子漢大丈夫,就給我一個爽快,別拖拖拉拉婆婆媽媽的。」
「你不聽聽我提出的條件,再作考慮?」
鐘靈兒怒氣沖沖地賞給他一個死魚眼,「你趁人之危,非禮亂動,我不
信你能提出什麼公平的條件跟我交換。”
「嫁給我。」
他十分認真而專注地說:「只要你答應嫁給我,我就答應不追究你所犯下的罪行。」
「為什麼?」鐘靈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人怎麼可以用這種
方式,在如此不浪漫、不柔美的氣氛和燈火之下跟她求婚?「你不怕娶了我以後,我連你一齊設計?」
他又笑了,而且笑起來的樣子比方纔還要好看。時尚書屋
「我倒要試試,你能用什麼方法讓我吃虧上當。」
嗯哼!她的害人「招數」多着呢。時尚書屋
首先,鐘靈兒輕咬下唇,畜力擠出兩行清淚。時尚書屋
「怎麼啦?」燕鐵木從青春期開始就沒談過戀愛,乍然遇見水靈秀致的
她,立刻心如平原跑馬,怎麼拉都拉不回來;這會兒她珠淚暗流,他更是慌
亂無措,心疼得一塌胡塗。「如果你執意不肯,我也不會勉強你的。」
鐘靈兒一個勁兒地相應不理,勉強翻身向裹側,香肩猶不住顫動,猶如
啜泣一般。時尚書屋
「鐘姑娘。」
「不要碰我。」
嚇!連聲音都變哽嚥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燕鐵木好生無奈,「你真那麼討厭我?」
「你把我綁成這樣,還要我喜歡你?不如你讓我綁綁看,瞧瞧你肚量有沒有那麼大。」
「我..」他長聲一嘆,伸手將繩子給解開,「我之所以這麼做,只是不希望你逃走。」
鐘靈兒試着動一下手腳,果然全鬆開了。「你沒聽過,搶來的東西沒好貨,強娶的老婆沒..」這句俚語似乎不太適合用在自己身上喔?時尚書屋
「沒怎樣?」燕鐵木真是懂得不恥下問。時尚書屋
「忘了。」
鐘寮兒挪呀挪,把身子挪到床下,並且理所當然的以為他一定
沒注意到。時尚書屋
「你既然想要娶我為妻,可不可以先表示一下你的誠意?」
燕鐵木抿嘴淺笑,雙眸依然緊緊盯在她身上。時尚書屋
「說吧,但凡我能力所及,絶對悉數為你辦到。」
「真的?」鐘靈兒忽地轉身環抱住他的脖子。時尚書屋
「你..」乖乖!大男人也害羞得漲紅臉,有趣極了。時尚書屋
「抱我啊!」鐘靈兒肯定是瘋了,「怎麼?你敢娶我卻不敢抱我?!」
誰說他不敢?他只是..哎!她的身上有股蘭花香,會懾人似的,燕鐵
木一個把持不住,將她緊擁入懷。時尚書屋
嘿嘿!奸計得逞。時尚書屋
鐘靈兒運足掌力,朝他胸口猛力一擊。時尚書屋
「啊!」燕鐵木猝不及防,但覺眼前一黑,碩長的身形倏然向後退了好幾
步。時尚書屋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燈火掩映中,她沒瞟見他登時慘白的面龐,還以為他傷得並不重,仍喜

孜孜的說:

「我鐘靈兒可不是在江湖上隨便混的。被你抓來已經有夠丟臉了,居然
還把我五花大綁的丟在床上,逼我就範?哼!等你籌足五十萬兩再到名劍山
莊向我爹提親吧。”
燕鐵木沒力氣跟她討價還價,因為他的胸口此時正痛徹心肺。時尚書屋
鐘靈兒本想趁四下無人,趕緊逃之夭夭,但她的良知告訴她!失去的一
定要拿回來。時尚書屋
於是,她閃到燕鐵木身旁,學他將手探進他的前襟..
「嚇?!你怎麼流那麼多汗?」
「我..」他才濟出一個字,立即跟着噴出一大口血。時尚書屋
「啊!」被人嚇到還說得過去,自己嚇到自己就天理不容了,「你怎麼會傷得這麼重?難道你沒注意我要害你了?」
「我..」又噴了一口血,天!全是鮮紅的。時尚書屋
「燕將軍!」也許是聽到鐘靈兒的叫聲,房外驀地聚集了大批士兵。「燕將軍,是否出了什麼事?」
「快走,快!」
「我..」她壞歸壞,畢竟沒壞得那麼徹底,「我留下來救你。」
「不,我不礙事..」他不支地扶住桌面,「你快走!」右手一托,將鐘
靈兒送向窗檯。時尚書屋
「好嘛!那你要好好養傷,我..我改天再回來嫁你好了。」
這句話一說

完,她就後悔了,萬一趙信長她哥哥比較帥怎麼辦?時尚書屋
第2章

回到名劍山莊,鐘靈兒整天都悶悶不樂。時尚書屋
「小姐,你別太難過了,」珠兒勸道:「據說那位燕將軍武藝高強,功力深厚,想必很快便可以痊癒的。」
「得了,」趙信長原本說好在名劍山莊暫住幾天,沒想到半個月了,她依
舊死賴着不肯走。「你家小姐擔心的不是那個蠻子將軍,是她得而復失的那三千兩銀票。」
「錯,我擔心的是你如果繼續賴着不走,我們名劍山莊遲早會讓你給吃垮。」
「甭急甭急,待會兒就有人將我的吃食花費,全數送到你手上。」
趙信長
自信滿滿的說。時尚書屋
「你跟你的家人聯絡上啦?」
「家人?」趙信長雙肩一垂,「他們老早四散逃離,我上哪兒去聯絡他們?」
「既然不是你的家人,誰肯當冤大頭,替你負擔所有的吃食花用?」一
餐兩碗白飯,四個饅頭,三個包子,外帶鷄鴨魚肉、加減乘除下來,少說半
個月也得二十三、四兩。時尚書屋
「當然是有錢人家囉!」趙信長神秘兮兮地附耳對她說:「挑柴的水牛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