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5 頁


兒有事沒事溜出去「犯案」,今兒個竟主動要參一腳,想必那個陸孟祥的來頭不小。「爹記得陸孟祥和他的後人?」鐘靈兒快步跟在他身後,並使眼色要趙信長去助一臂之力。可惜趙信長佯裝看不懂,還強拉珠兒跟她玩一二三木頭人
作者:待考 / 頁數:(5 / 0)

告訴我,昨兒夜裹山林內有十餘人在那紮營。其中一男一女穿著華麗,並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運了一大車雕龍畫風的框子。你聽,裹頭不是金銀珠寶會是什麼?”
「那又怎樣?」鐘靈兒向來只搶蒙古軍的財物,可從不曾對自己同胞下
毒手。時尚書屋
「故技重施啊!」趙信長鼓動如簧之舌,勸誘她:「那個燕鐵木摸走你辛
苦污來的銀票,不是很令你心痛嗎?正好趁這個機會,狠狠再撈一票,以慰
你行將破碎的心靈,更可以幫我賺點生活費,正所謂一舉兩得,發財兼行善。”
「我吃飽撐着去幫你賺生活費?」鐘靈兒打出娘胎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
人。時尚書屋
才想拂袖而去,卻見她爹鐘天恨匆忙地走過來。時尚書屋
「爹!」
「靈兒,快去取寶劍。」
「出了什麼事?」
「宋室遣臣陸孟祥的後人在山林內遭歹徒洗劫,咱們去幫他們把財物奪回來。」
鐘天恨平時最不高興他女兒有事沒事溜出去「犯案」,今兒個竟主動
要參一腳,想必那個陸孟祥的來頭不小。時尚書屋
「爹記得陸孟祥和他的後人?」鐘靈兒快步跟在他身後,並使眼色要趙
信長去助一臂之力。時尚書屋
可惜趙信長佯裝看不懂,還強拉珠兒跟她玩一二三木頭人。時尚書屋
「不認識。」
鐘天恨將寶劍背在身上,旋即迥身向外。時尚書屋
「不認識還救他們?爹不是教女兒,閒事少管,閒人勿救,很閒的小貓

小狗也不要養?”
「沒錯。」
鐘天恨道:「問題是那群王八羔子,居然打劫的時候也不認清
方向,誤闖我的花圃,踩死了我辛苦裁種的牡丹花。咱們現在去把他們搶走
的銀兩搶過來,先賠償我的損失,再把剩下的還給陸孟祥的家人。”
「這樣..好嗎?」鐘靈兒今兒個才發現,她爹也滿小氣的嘛。時尚書屋
「當然的,否則我的花豈不是白白讓他們踩死掉,一株二文錢哪!」
好貴喔!她爹的理由那麼充足,不去行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鐘靈兒和她爹趕到山林邊時,已遠遠的望見一行人,推着馬車,踉踉蹌
蹌地從山坡上奔跌下來。時尚書屋
不用問也知道,那一定就是她爹所說的陸孟祥的後人,以及他家的僮僕
丫鬟們。時尚書屋
「那群賊禿子肯定往另一個方向逃逸而去,咱們追上去。」
鐘天恨道。時尚書屋
「咱們不先過去跟他們打聲招呼?」
「免了,瞧他們失魂落魄的樣子,八成被搶得一文不名,說不定身上還帶傷。」
「那不更應該過去瞧瞧?」
「瞧什麼?瞧到最後的結果,就是自認倒霉,帶他們回莊裹白吃白住白醫。」
沒想到她爹比她還摳。時尚書屋
「咱們莊裹有的是錢,還怕他們吃喝不成?」她到底是比較有良心一點。時尚書屋
「傻丫頭,那些錢都是我辛苦攢聚的..」
「嗯?」
「呃..當然啦,你也很辛苦,只是方法不太高明就是。」
「怎麼會?你放高利貸,我趁火打劫,認真比較起來,咱們是半斤八兩,不相上下。」
什麼父女?!發國難財也不是這樣。時尚書屋
「廢話少說。」
每次都來這一句。當父親的就有這個好處,理虧或說不過
人家時,乾脆大聲吼一句,當做總結。「我是你爹,我說了算數,走,追那群土匪去。」
鐘靈兒鼓着腮幫子,不情不願跟着轉進山坳。時尚書屋
由於同情心氾濫得太過嚴重,臨走之前,她自懷中掏出一錠白銀擲向馬
車。時尚書屋
那穿著華麗、身形頽喪的男子忽爾轉過頭來。呀!好俊的男子,跟燕鐵
木簡直就在伯仲之間。時尚書屋
鐘靈兒看得獃了,下巴險險脫臼在當場。時尚書屋
「還杵在那兒做什麼?」她爹迴首一抓,將她整個人提了上去。「快走!」
倉皇間,她又擲了一錠銀子過去,不知是故意還是巧合,那銀子居然正
中他的心門,這會兒,他也瞟見她了。鐘靈兒好樂,因為她發現他眼中的震
驚比她多一些,嚴格說起來,那應該叫驚艷。時尚書屋
「你錢多沒處花?」鐘天恨對女兒這種行為十分不以為然。時尚書屋
「爹,你怎麼這樣說?所謂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我這麼做,只不過遵照孔孟聖賢的教誨而已。」
「孔孟最要不得,自己窮得到處投靠人,還要別人跟他一樣苦哈哈。以後少跟這兩個人來往。」

「啊?!」鐘靈兒一頭霧水,分不清她爹是說真的,還是開玩笑。時尚書屋
搶奪陸孟祥家人的土匪果然是第7旗的蒙古軍。時尚書屋
為首的叫蒙各,大模大樣的走在整列隊伍前面。鐘天恨示意他女兒先躲
在樹叢後,窺看敵情,再伺機打得他們措手不及。時尚書屋
鐘靈兒往前望去,驚見隊伍中,有四、五名女子,穿著打扮彷彿是個漢
人。時尚書屋
「他們搶財物,連人也搶?」她低聲問。時尚書屋
「蒙古軍胡作非為,什麼東西他們不搶?」鐘天恨十分火大有人比他更
貪得無厭。時尚書屋
「那燕鐵木的部下呢?」
「好好的提他幹什麼?」鐘天恨老眼皮一抬,馬上看出蹊蹺,「你跟他交過手?」
「呃..,也算是啦!」不能讓他爹知道,她連手都沒跟人家交過,就被
燕鐵木五花大綁地釘在床板上,否則將來就不能跟他爹大小聲,顯示自己很
厲害這樣。時尚書屋
「完了,」她爹緊張兮兮地撩起她的左手臂,「我對不起你娘,也對不起你的袓母,更..」直到看著那顆守宮砂時,他才大口吁了一聲。「還好,沒被他那個去。」
「什麼跟什麼嘛!」鐘靈見不悅地把手放到後面去。「我只是跟燕鐵木比劃兩下,你幹嘛緊張成這樣?」
「甭吹牛了。」
鐘天恨看她女兒很沒有喔。「憑你那兩下子,能跟燕鐵木
過手?依我推測,他是好男不跟女鬥,索性放你一馬,省得辱沒了他順威大
將軍的聲名。”
「爹!」鐘靈兒氣瘋了。「你再要折損我,我不幫你去搶劫囉!」
好大的威脅,鐘天恨精通放高利貸時裡利、複利的計算,但對打鬥這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