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有情姬有意 第 6 頁


來,「有膽你再說一句。」她不是沒膽,而是好話不說第2遍。「蒙古軍快要過橋了。」錢財在他眼前此什麼都重要,不相信他會捨得讓蒙古軍溜掉,反倒浪費時間來修理她。「真的?」瞧!一句話又把他的注意力轉移掉了。「
作者:待考 / 頁數:(6 / 0)

專門技術卻一竅不通。如果他女兒袖手旁觀,等他跟蒙古軍拚得兩敗俱傷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再使出「漁翁得利」的老奸步數,那他豈不是虧到家了?時尚書屋
「好吧,我相信你真的跟燕鐵木交過手,而且因為武藝高強,尚能全身而退,」他頓了頓,露出一臉狐疑,「你真的全身而退,沒讓他占到任何便宜?」
「爹!」
「噓噓!小聲點,萬一被發現了怎麼辦?」他迅速朝前遠眺,蒙古軍軍
隊正通往溪谷上的吊橋,此時不動更待何時?時尚書屋
「那更好啊,讓蒙古軍來把你抓了去,我就可以名正言順、不費吹灰之力,繼承名劍山莊的一切。」
「什麼?」鐘天恨前腳已經跨出去,企圖截斷蒙古軍的後援,再下手取
回陸孟祥家的財物。怎知他女兒一句話,竟將他活生生地拉回來,「有膽你再說一句。」
她不是沒膽,而是好話不說第2遍。時尚書屋
「蒙古軍快要過橋了。」
錢財在他眼前此什麼都重要,不相信他會捨得讓
蒙古軍溜掉,反倒浪費時間來修理她。時尚書屋
「真的?」瞧!一句話又把他的注意力轉移掉了。「你想現在動手呢?還是等他們走到橋中央再動手?」
鐘靈兒懶懶地瞄他一眼,「你是我爹,你說了算數。」

「喂!我肯詢問你的意見,是瞧得起你耶!」
「那你可不可以直接把我看扁算了?」明明怕死又沒經驗,還裝!
鐘天恨沒撤,快快的轉過身子,眼看蒙古軍就要到橋中央,這時候再不
出手,真的會錯失良機。時尚書屋
但是他女兒明擺着一副撿便宜的賊笑,害他躊躇不已。時尚書屋
「靈兒呀!」硬的不行,來軟的,「爹養你十幾年,功勞不可謂不大吧?你那些孔孟朋友不也說過:老子有事,女兒服其勞」”
「他們才不會說這麼沒內涵的話。」
「那他們閒着都聊些什麼?」
他們說,若而不死謂之賊!
不行這句話太毒了,他聽了以後,搞不好當場口吐白沫,不支倒地。時尚書屋
糟!蒙古軍即將通過橋樑,再跟她爹胡說八道,只怕今兒個「出草」,
要空手而返了。時尚書屋
「爹,我去斬斷兩旁的繩索,你趁蒙古軍未落水以前,將陸大人家的財寶搶回來。」
「正合我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鐘天恨就喜歡他女兒每回都能因公忘私,跟他化干戈為玉
帛。時尚書屋
父女兩同時凌空而起,一個朝前一個截後。時尚書屋
鐘靈兒先砍斷主繩,正欲返身去幫她爹多拿一些財寶時,孰料,半空中
飛下一隻大雁,遮住了所有的光線。時尚書屋
她意駭神奪地往後退了好幾步,才發現那不是隻大鳥,而是個身形壯碩
的人。時尚書屋
「是你?」真是冤家路窄,怎麼到哪都碰得到燕鐵木?時尚書屋
「很意外是嗎?」他袍袖一揮,將鐘靈兒整個身形裹得密不透風。時尚書屋
「我..我上回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即使說破嘴,我也不會再相信你。」
燕鐵木俯身抱起鐘靈兒,雙足一
蹬,身子再度騰主上躍,輕飄飄的從樹梢上飛掠而過。時尚書屋
「爹,救我!」
「等等,爹先把東西放好,再去救你。」
鐘天恨雙手忙碌地搜刮蒙古軍的
財物,連頭都沒抬起來看她女兒一下。時尚書屋
「爹!」
「好啦好啦!」好不容易騰出雙手,竟遍尋不着他女兒的蹤跡。「靈兒,靈兒!」
鐘靈兒再也回答不出任何話了,因為燕鐵木示意她,如果再發出任何聲
響,他就會讓她死得很難看。時尚書屋

※※※

一回到燕鐵木位於「突泉」的行館,鐘靈兒立刻很沒膽地躲到壁角去。時尚書屋
「沒用的,」燕鐵木一點也不溫柔地把她抓到椅子上。「你就算找個地洞鑽進去,我也會想辦法把你挖出來。」
「那麼凶幹嘛?」她咬着下唇,努力看看有沒有眼淚可以流。「我只不過在你胸口輕輕拍了一下。」
「輕輕?」罷了,被姑娘家一掌擊出一堆血,似乎不太名譽,這件事先
不予計較。時尚書屋
「我之所以抓你回來,不是要跟你翻舊帳,而是治你今天所犯下的過錯。」

「我犯了什麼錯?」鐘靈兒最會裝聾作啞了。時尚書屋
「你打劫朝廷命官,還強奪士兵財物,論罪當處死刑。」
那麼重?「我哪裹有?」
「狡辯?你在橋頭上的一言一行我都看見了。」
怪了,橋頭上又不止她一個人,他幹嘛只抓她不抓她爹?時尚書屋
莫非以為她年幼可欺?再不然就是意圖報上回那個「老鼠冤」,哼!小
氣鬼,喝海水,喝了變魔鬼!
「我在橋頭上做了什麼?」鐘靈兒掙扎着想擺脫他的束縛,可惡他這件
衣服袖子特別長,將她像裹粽子一樣,包得死緊,難過極了。「充其量我也只不過是毀壞公物,哪有你說的那麼罪大惡極?」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燕鐵木袖底一抽,將她重新攬入懷中,
「你說,是你女代父過,還是要我派大隊人馬,將名劍山莊夷為平地,再將你爹斬首示眾,以儆傚尤?」
「你..」鐘靈兒猛一揚首,驀地驚覺他足足比自己高出一個頭還要多。時尚書屋
若單靠武力,自己絶對不是他的對手,但是..
嚇!他在幹嘛?鐘靈兒覺得身體越來越熱,是因為他狂野的擁抱,還是
他焦灼熾熱的眼神?時尚書屋
「你..你是壞人!」對,他肯定不是好東西,才會害得她心悸顫動,小
鹿亂撞。時尚書屋
「喔?是嗎?」燕鐵木索性壞人做到底,彎下腰來猛烈地親吻她..
宛如酒後般醺醺然,鐘靈兒心神蕩漾,腳底虛浮,欣喜交雜着迷亂恐慌,
每個毛細孔都能清晰感受到來自他體內的激流。時尚書屋
這也算是懲罰之一嗎?時尚書屋
過了許久許久,人家已經不再吻她了,她卻還閉着眼睛,噘着小嘴,十
足陶醉的模樣。時尚書屋
燕鐵木瞇着眼,趣味盎然地看著她的俏臉龐。時尚書屋
「其實你已經愛上我了,對不對?」
「哪有?」鐘靈兒急着否認,但臉上的紅暈依舊久久不散。「我只是..

只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