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早熟家家酒 第 1 頁


歹也保留一點,這叫一腳在內、一腳在外的我該不該進旬關? 真是太頭痛了,每回皆是先由親嘴開始,接下來老爸的手會不安分的脫掉老媽的衣服,之後不用我這個未成年少女描述了吧?從我十歲那年多出個精子老爸起,這些個限制級畫面就不
作者:寄秋 / 頁數:(1 / 65)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內容簡介]
他可是我心目中理想的祭品,老爸滿意、老媽不嫌棄,還疼我惜命命,馬桶壞了等他修,總裁大位望他坐,家裡四張嘴待他喂,他是我萬能竹馬王子;其實被他喜歡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被全世界的女生恨害我不能裝含蓄,人太紅的下場就是招惹來一頭金眼獅,見不得我們相親相愛放話要我早交心,使出美女誘惑計,幫我測測他忠不忠心,這奸人別再費心機,我的他是不會……咦?那這個抱著美人漫步夕陽下的人是誰?本想獻出第1次,看來這禮物可以省了……
楔子唉!好討厭哦!怎麼又在親了,會害我長不大耶,什麼爸媽嘛!起碼的道德心好歹也保留一點,這叫一腳在內、一腳在外的我該不該進旬關?
真是太頭痛了,每回皆是先由親嘴開始,接下來老爸的手會不安分的脫掉老媽的衣服,之後不用我這個未成年少女描述了吧?從我十歲那年多出個精子老爸起,這些個限制級畫面就不時在我家客廳上演。
誰說我的家庭真可愛來着?還有誰規定有父親、有母親組成的家庭才叫幸福美滿?我要鄭重的提出抗議。
十歲以前只有一個媽媽荼毒我小小的心靈,奴役我尚未成熟的肢體,當時我認了,誰叫她是我任性又跋扈的媽。
本以為是聰明又穩重的靠山,可是……
哼!靠人不如靠己,說起我那個爹更加殘暴不仁,居然變本加厲的凌虐我,當我是千手觀音般地任意使喚,現在還完全無視我受傷的眼正瞧他們這兩個正在翻雲覆雨的大人,他們太可恥了。
「混蛋于問晴,你想長針眼呀!」
啊!好疼。
一道黑影在眼前一閃一撞,額頭吃痛,我再度遭受暗算,老媽該考慮去打棒球,她竟然用老爸的領夾丟我。
「我要離家出走。」
我很生氣地仰起下巴一哼,但是……
「好好好,女兒呀,記得叫衣仲文來煮飯,老爸突然想吃香菇鷄。」
反正是不用付費的童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爸,麻煩你穿上內褲好嗎?我才十二歲。」
已經夠瞭解成熟男人的身體長什麼樣了,不需要機會教育。
鼓着雙頰,我實在很想手刃這對不知廉恥的雙親,老爸根本連遮都不遮的現「寶」。真當我不存在碼?
可惡的他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發春,几乎沒有停止過,好讓我有天能噹噹正常的小孩,哦,仔細想想有啦,就是我家那個帶把的鄭問潮出生後,才有勉強算是平靜的一個月。
以民間習俗來講叫坐月子。
我,于問晴。有生以來最痛恨的一件錯事是生來當於弄晴的女兒,今年十二歲,是晴花中學一年級學生,老師眼中的資優生,同學心裡的無為小木頭。
不愛招搖,不生是非,謙恭有禮,永遠帶著最平和的微笑,我是真的想讓自己變得緲小如沙塵,還故意弄醜自己。
可是,我還是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說來着實氣人。
其實也怪不得人,誰叫我某次考試時不小心晃了一下神,不像平日會算計好分數作答,一邊打哈欠一邊抹眼原地填下看來模糊的考卷,拿下全校第1名,八科都滿分。
這還不叫慘,更可怕的事接連發生。
這就可以怪笨蛋衣仲文啦!沒事出什麼鋒頭嘛!考試都拿前三名不說,各項會流一身臭汗的運動一樣也難不倒他,舉凡劍道、柔道、空手道樣樣不凡,籃球打得頂呱呱,一進初中的第2十月就拿下全國中學生化學實驗的首獎,立刻成為全校師生的焦點。
若是人長得醜些還可以原諒,偏偏他象吃了千年靈芝似的急速抽高身子,本來不差的五官加上一百七十二公分的身高,馬上榮登一群小狼女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而我,非常不幸地被他喜歡上,他的眼中只有我而容不下其他人,才害我被全校女生恨,在晴花中學紅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上自校長、理事長,下至倒屎收尿的工友伯伯,我于問晴毫無疑問地是一個「人物」。
「小晴晴,老爸的心肝寶貝,待會把垃圾拿出去丟,老爸指甲發炎。」

指……指甲發炎?!
他真說得出口,這次我鐵了心要當蹺家少女,讓他們後悔個半死,憑我的聰明才智豈會被他們兩個不正經的父母難倒?!
我要離家出走!
第3十七次,目標還是衣仲文的家。
第1章
漫漫暑假終於過了,只要是學生不管情不情願,都得心收收回學校見老師,還有一批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新生準備當人家的學弟、學妹,傻里傻氣地逢人便喚學長、學姐,聽來怪噁心的。
今天是新生報到第1天,也是T大的開學日,黑壓壓的人頭擠滿禮堂聽一堆廢話,活像群鴨子排排坐等人來宰,獃得叫人受不了。再看一眼,唉!獃字乘幾次方仍不足以形容眼前的場景,簡直無聊至極,不如先睡一覺。
要說起T大哪裡值得一贊,大概就數這幾棵百年老樹,綠蔭底下涼風送爽,錯縱的枝子剛好容納一個身長睡個飽覺。
絶對不是存心蹺課,反正今天只是來開學而非正式上課,小小的遺憾不為過吧!
鬼,先睡一下,以後可以考慮在此築個小巢。當然,動手的人絶不會是我,有人會捨不得,我只要負責動動口就好了。
「學長,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好嗎?」唔?是誰在嘰嘰喳喳活像麻雀似的,不曉得我睡得正舒服嗎?還做了個好夢,夢見我那對不倫不類的父母挨外婆的天外飛拳和無影神腳。
今天還真衰,才一眯眼就有狗屎事發生,他們非要在這棵樹下互訴情衷嗎?很想摘幾顆榕樹子往下丟,但想想那麼小一顆砸人也不痛,沾手的黏稠汁流超難弄乾淨,算了,就當是做件好事放他們一馬。不過,好奇心人皆有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