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14 頁


衝動的。」 瞧瞧老爸說得多獸性,我會表裡不一全是長年受壓迫而衍生出來的雙重個性,這兩個禍害只會悠哉地說風涼恬,看著我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當笑話。 有對吃定我的父母,生活想不多彩多姿都難,我狠不下心弒親。 「晚、
作者:寄秋 / 頁數:(14 / 0)

也泡好碗麵的鄭夕問靠在門邊取笑着,「你媽幾時在乎過外界的異樣眼光,她是任性的于弄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呀,的確是我失算了,媽是驕縱的風,向來無拘無束的挑戰規定,和她談人生大道理無異是放火燒山,越燒越旺成焦土。
我是在自找苦吃,早在成為她女兒的那一刻就該認命,她是死性不改的最佳典範。
二十歲的處女不算保守吧!我真的很怕他們搬出「想當年」那一套,我媽的叛逆我是學不來,人各有志。
算了,早睡早起身體好,明天還得燒符勒令衣仲文大採購,不貯藏體力怎麼成?
「女兒呀,你玩弄人家好些年了,該給他一點甜頭嘗嘗,男孩子都很衝動的。」

瞧瞧老爸說得多獸性,我會表裡不一全是長年受壓迫而衍生出來的雙重個性,這兩個禍害只會悠哉地說風涼恬,看著我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當笑話。
有對吃定我的父母,生活想不多彩多姿都難,我狠不下心弒親。
「晚、安——」
我想我聽見自己的磨牙聲。
+++++++++++++++++++++++++++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不怕死的初生之犢,面對森冷的獅牙猶不改其色,一步步地朝死亡靠近,勇敢之說在於無謀,自古愚不可及的烈士多不可數。
水能穿石,但沒人知曉石未穿前水已乾枯又該如何?
戰戰兢兢的上完一堂課,因為臨時調課,我的守護者因故無法來,我終於明白阿塞克有多蠻橫。
金眸灼灼活似想將人吞噬,似笑非笑地老是瞅着我,彷彿他是獵人而我是狐。
今天我穿上老媽設計的連身洋裝,簡單的剪裁流露出大方不做作的青春氣息,線條乾脆不拖泥帶水,反映出我的真性情。
驚艷,是繫上同學臉部的語言,我讓他們無心上課了。
「問晴同學,你習慣將美麗藏在面具後嗎?」
我閃過他那只欲撫摸我滑誼秀髮的魔手。「老師,我的美麗和學問無關吧?」
他想要我,赤裸裸的慾望在他眼底跳躍,他的侵略性讓我非常不舒服。
「你有一張善辯的巧口,嘗起來的滋味肯定是甜而不膩。」
她有着蜂蜜般的細嫩肌膚。
女人在他眼中都大同小異,只有發泄和生育兩種,可是她的獨特讓他有收藏的衝動,想用金色的籠子網住她,只為他展現美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東方女子的美在於舉手投足間的自然嫵媚,不經意地散髮介於天真與成熱的魅力,不像高挑豐滿的西方女子只是純然的感官衝擊。
她是獨一無二的極品,聰慧而狡猾,令人極欲征服。
「這樣調戲學生不妥吧?老師!」
狂放的笑聲在我語落後響起。
「你很適合我。」
可以是妻子,也可以是情婦,取決在他。
做夢要挑時機,大白天不宜。「老師中暑了嗎?我建議你去喝一杯青草茶,非常消暑。」

我討厭他,他讓我心情不好。
「當我的女人如何,我一向懂得讓女人更快樂。」
他邪肆的一笑,目光充滿性的暗示。
課不用上了,全班睜大眼看我倆唱戲。
「我有男朋友了,老師的提議會叫我為難。」
嬌羞是我最不屑的武器,可他當真了。
他臉上閃過一抹妒色。「未成定局前,女孩子有多重選擇,你值得更優秀的男人。」

「衣仲文很好呀!他是T大最受歡迎的男生,我不認為有誰比他更出色。」
在我心中,他就是最好的。
「他太年輕了,你需要一個年紀稍長、能給你庇護的男人。」
他半是輕佻、半是嚴肅的暗指自己。
我裝糊塗的退了一步,避免與他碰觸。「我有老爸了,他是我的衣食供應者。」

「我很老嗎?」金眸中的不悅直通向她,予取予求是他的習慣。
「二十七歲對一般女人來講剛剛好,不過我是小女生。」
我故作俏皮地忽視他狂猛的怒氣。
不是追求而是宣告,他露骨的眼神意圖毫不掩飾,他想要我的身體,也要我的靈魂,看得出來他是個不曾失敗過的男人,不管在情路或是事業。
危險是我給他下的註腳,他有着鋼鐵般的意志和毀滅人的力量,我是必須對他存着忌憚之心。
並非針對我,我擔心的是衣仲文。
阿塞克冷笑。「東方女子擅長魅惑之術,你在欲擒放縱嗎?」
「哇!給你鼓鼓掌,老師太厲害了,會用成語耶!」我是明褒暗眨,嘲笑他的自以為是。
有了金子何必拾顆沒用的礫石,我的眼光可挑得很,像他這種在女人堆裡身經百戰的個中好手肯定自大,誰曉得他有沒有染上什麼世紀大病毒,一身髒得沒藥醫。
我很愛乾淨,不與塵蟎、跳蚤為伍,而他更低等,是屬於有害的細菌類,一沾上便皮腐肉爛,不得好死。
「你……」
他惱怒的突然攫住我左臂。「別自作聰明,我喜歡聽話的女孩。」

他掐痛我了。「老師,使用暴力是下等人的行為,你抓傷我。」

「叫我阿塞克。」
他手勁稍微放鬆,拇指有意無意地搓摸我的肌膚。
「尊師重道是中國人的美德,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豈能對自己的父親造次。」
我冷然的斜視着他,一副「尊敬」的模樣。
老爸若聽了我這番言詞,鐵定會由椅子上跌下來,表情一白地大呼妖孽降生,要我儘快恢復「正常」。
傳統與我背道而馳,我家不流行孝道,禮義廉恥當感冒糖漿,非到不得已的地步才會拿出來一用。
勝色一陣青、一陣白的阿塞克又使力還將我拉近。「你敢違逆我?」
「不,我是在保護自己免于校園性侵害,我不喜歡被強暴。」
面對他噴出的熱氣,我沒有驚只有怒。
他靠我太近了,強大的壓迫感如巨大的網罩住我,骨子裡的傲氣讓我挺直背脊對抗,絶不會因為他的高大面屈居下風。
小豆子也有長成魔藤的一天,蔓纏巨頸同樣致命,不容小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