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17 頁


時學會看相,我要不要把痣點掉?」我比比下巴一顆雀斑似的小痣。 「不要胡閙,我要知道他有沒有對你做出不該的舉動。」他很焦慮不安。 「他是老師我是學生,能有什麼精彩畫面?」我倒是很期待他出狠招。 「晴——」
作者:寄秋 / 頁數:(17 / 0)

反觀我的小平胸才三十二B,轟炸的功力差多了,命中率只有人家的一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花瓶是為了美化環境、造福人群,吃下去要發育在哪裡每個人不見得一樣,有的人在大腦,有的則是在胸部,上帝造人是公幹的,不見徇私。
「晴,你怎麼有空來找我,是不是有人欺負你?」沒心思聽她消遣的衣仲文面色凝重的望着她。
我很想裝出受委屈的神色,但是他太嚴肅了,會當真。「小慧慧向你報告了?」
我在生氣他四周桃花不斷錯開,他卻板起臉要我誠實,真是兩條電線不相接,搭錯綫。
「我不需要她向我報告,看你的神情就知道。」
她兩眉不展,像是積了一肚子氣。
「幹嘛,你幾時學會看相,我要不要把痣點掉?」我比比下巴一顆雀斑似的小痣。
「不要胡閙,我要知道他有沒有對你做出不該的舉動。」
他很焦慮不安。
「他是老師我是學生,能有什麼精彩畫面?」我倒是很期待他出狠招。
「晴——」
真無趣,我才玩出興頭而已。「他摸我的臉,輕撫我的手,還——」
「還什麼?」他情緒激動的抓住她兩手,一副要殺人的模樣。
「哎呀!好痛,你抓到我的痛處了。」
真不想讓他看到,他肯定會抓枉。
「你哪裡痛……」
衣仲文原本自責的眼一瞧見她臂上五個紫黑的指印,當場鋭利如箭。「他傷的?」
「我傷了他的自尊……喂!衣仲文,你給我站住,不許你踏出大門一步。」
什麼狗屁沉穩,他根本是一座埋了黃色炸葯的活火山。
不爆則已,要燃了小火星,轟隆一聲五百里內無人生還。
「他傷了你,他傷了你……」
轉身走回來抱住她,他重複喃唸著這句話。
開學至今不到一個月,打從和阿塞克第1次照面他就一直防着他,寧可放棄自己繫上的課不選也要陪她上英國文學史,絶不容許有人傷害她。
年輕不代表會眼盲地看不清事實,男性之間的競爭他早有所察,不敢鬆懈地接她上下課。
原本今天兩人都沒有課,他們已約好等他打工時間結束就一起到超市買菜,她會先到公司對面的百貨公司等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一早他就有種坐立不安的焦躁感,利用開會的空檔撥電話到她家,剛睡醒的于阿姨睡意惺忪地說她去上課了。
細問之下才知她上的是英國文學史,礙於工作他不便離開,只好拜託左慧文走一趟,務必要把她完好無缺的帶回家。
沒想到她會直接到公司來,而且手臂上還有傷,叫他心疼之餘還有更多的氣憤湧上心頭。
他珍惜若寶的女孩怎麼有人可以傷害她,她是他生命中員美好的珍珠,只怕她蒙了塵失去光澤。
無法原諒傷害她的人,他必須付出代價。
「噓!沒事了,我像是受了欺負而不反擊的人嗎?」我的度量不寬大,有仇必報。
在用力抽回手時我順勢推了阿塞克一把,教室門口正好面對著一座噴水池,他不偏不倚地跌人其中還濺出好大的水花,鯉魚在他懷裡跳來跳去,一身的狼狽不比我好過。
古諺有云:寧願得罪小人勿得罪女人,我們的心胸都很狹小,而且善於記恨。
「我應該在你身邊的……」
他輕輕地揉着她臂上的淤痕。語氣中的內疚十分濃烈。
就知道他會胡思亂想。「你在公司還好吧,我爸說有人在找你麻煩。」

「沒什麼,我處理得了,倒是你……」
他不關心自己,反而一心責怪自己沒護好她。
我于問晴何德何能讓他對我如此關懷備至,看來以後翻白眼都得先卜卦一番,省得他以為我要上吊。「我再說一次,我、很、好,你不用顧慮我的安危。」

所有發生在我身上的壞事他都會硬鑽牛角,將責任攬上身,但我實在沒有他想像中的脆弱,可惜他就是放不開對我的保護。
他愛黏,我喜歡被黏,我們是一對失去翅膀的野鴨,飛不高就死黏在一起,誰也無法離棄對方。
「晴,要我不擔心你是不可能的事。」
他有些生氣的低吼。
說實在話,我被他的怒氣嚇了一跳。「你對我凶?!「
這次我保證不是裝的,眼眶一紅噙着淚,咬着下唇不看他。
「喔!晴,你別哭,我不是凶你,我是在生自己的氣,我沒保護好你。」
衣仲文笨拙地拍着她的背,心裡難受得像刀在割。
他讓自己心愛的女孩哭了。
吸吸鼻悌,我忍住奪眶的淚微笑道:「以後不許吼我哦!」
「好。」
他傻氣地一應,輕摟着她哄播着。
「我問你,你和剛纔那個女秘書有沒有姦情?」我是不會忘了算帳這一回事的。
「嗄?!」他表情一片空白,像是她剛說了令人不解的火星話。
「別裝出一副白痴相,你一定對她很好。」
我要審判他。
「我沒有……」

「不用狡辯,我看見你和她拉拉扯扯,她的手還放在你的胸口。」
我才不給他辯解的機會,使勁地朝他胸口捶了一拳。
悶哼一聲的衣仲文急着證明清白。「我不是……」

「你向天借了膽敢和其他女人亂來,你最好把醜行一五一十的招來。」
我是存心要定他的罪。
「晴,我不會對不起……」
他口齒沒她流利,三兩下又敗下陣來。
「敢偷吃就要有膽承認,人臓俱獲還想否認。」
我此刻的行徑算不算蠻橫?
其實我知道錯不在他,可是一口怨氣不吐出來心裡難受,借題發揮的尋他晦氣,看他無力辯解地冒冷汗,笑意暗藏地盯着地板,不叫他發覺我的惡作劇。
我本來就是個壞女孩,一天不捉弄人會覺得面目可憎,我不敢說自己永遠不變,至少目前沒有變的需要,我很滿意有他寵愛的日子。
「于問晴,你想欺壓我的特助到幾時,人才不好找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