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18 頁


向電梯,裝作沒聽見老爸嘲笑的大笑聲。 識時務者為俊傑,先溜再說,面子不值幾毛錢。 ++++++++++++++++++++++++++++++++++ 冤家路窄這句話的意義我此刻正在體會。 不過還是有些想
作者:寄秋 / 頁數:(18 / 0)

意有所指的暗示讓我驟然的由衣仲文懷中抬頭。「老爸,你不是去開會?」該死,我明明打聽好他不在辦公室才來的,怎麼他陰魂不散的緊追不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在這裡站好久了,你都沒看見我。」
故作哀怨的鄭夕問卸下冷峻表情同她開玩笑。
「既然我沒看見就算了,你的特助我借走了。」
不走等着他發派工作嗎?
「沒那麼急吧!女兒,我有一些檔案……」
手一揚,小山一般高的急件就在眼前。
我乾笑地拉著衣仲文往外走。「能者多勞、能者多勞,女兒是天生駑才,不打擾了,你慢慢和檔案廝守到老,晚餐前不見。」

像有鬼在後面追,我加快腳步的跑起來,一口氣衝向電梯,裝作沒聽見老爸嘲笑的大笑聲。
識時務者為俊傑,先溜再說,面子不值幾毛錢。
++++++++++++++++++++++++++++++++++
冤家路窄這句話的意義我此刻正在體會。
不過還是有些想不通,偌大的台北市住了成千上萬的人,有些人住在同一幢大廈卻老死不往來,或者自掃門前雪,咫尺之距也是天涯,偏偏越是不想碰頭就越會聚首,山水不相連卻走到哪裡都撞鬼。
青江菜、花椰菜、豌豆和金針菇,一包排骨兩大塊腿骨,五花肉切了六斤,水果買了五、六種,幾條黃魚和螃蟹還掛在推車把上。
我們是來買菜並非尋仇,可現在我必須很用力的抓住我的男友才能阻止他衝過去。
「我們當作沒看見他啦,我要買很多零食回家吃。」
我半推半拉地硬走向另一條通道,可是衣仲文很不高興。
「他傷害你。」
他只有這一句話,深沉的黑瞳裡滿佈憤怒。
「忍一時之氣方為人上人,不要和那種人計較。」
在我設查出他的目的前。
「我沒辦法,他傷害我愛的人。」
他無法忍受自己心愛的女孩受到欺負。
我的心裡甜滋滋,愛聽情話是女人的通病。「不許在我面前開打,你曉得我最討厭暴力了。」

因為我深受其害,我媽是暴力分子。
「晴——」他在祈求諒解,希望我能睜一眼閉一眼當設看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呀!你去揍他一頓,明天我馬上飛到意大利讀書。」
浪漫的意大利男人最多情了。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要能曾經擁有是他們的樂觀天性,合則聚、不合則散,不交惡地維持熱戀時期的甜蜜。
「不行。」
衣仲文跨出的左腳立刻縮了回來,一副怕她跑掉的神情反捏她的手。
他不去找碴並非表示對方會視若無睹,瞧那高大的黑影已由遠走近,刻意擋在兩人滿載的推車前,身側還伴着一位嬌艷的棕髮美女。
以兩人親密的程度看來像是情侶,卻又少了一絲情慾的悸動,這樣的組合亮眼地吸引不少人的側目與暗視,男俊女美形成一幅美麗的畫面。
「老師,你擋到我們的路了。」
真是的,沒事長那麼高幹什麼。
「阿塞克,我允許你喚我的名字。」
傲慢,是他唯一的態度。
好想罵髒話,衣仲文的表情好難看。「中國人的禮節是不可以直呼長輩的名字。」

我很聰明吧!提醒他輩分,好各安本分。
「我是英國人不用理會那一套,我要你叫我的名字。」
他口氣一硬地攏起雙眉。
「晴不想做的事沒人勉強得了她,講師是不是該入境隨俗?」冷厲的男音有着威脅,少了溫度。
阿塞克以不悅的目光瞪視兩人交握的手。「無關緊要的人沒必要開口。」

「閣下是指自己嗎?我見識了。」
在氣勢上,衣仲文毫不輸他這個二十七歲的成熟男子,甚至更穩重。
「你想與我做對?」一個大學生不足為懼,他有的是法子對付。
「是你和我們過不去才對,晴說你擋到路了。」
他抑制揮拳的衝動,只因晴不喜歡看他使用暴力。
「別用不馴的語氣和我對話,你的身份不配。」
他調查過他,不過是個小康家庭的長子。
沒有背景、沒有靠山、沒有好家世,這平民在他眼中是螻蟻一隻不足擋道,他會除去他,取代他在她身邊的地位。
不是蓄意玩弄,他要她,迫切地想將她納入私人珍藏中。
「我不需要你的認同。」
衣仲文的眼神堅決,沒有絲毫受到打擊的神態。
「口氣倒不小,以你的出身妄想追求有錢人家的小姐,攀龍附鳳也得稱稱自個的斤兩?」他諷刺的貶低對手,刺激他知難而退。
衣仲文不卑不亢的冷靜一視。「閣下並不懂愛,多說無益。」

因為他不曾深入瞭解晴的家庭,她的家人只想悠閒的享樂而不願掌管偌大企業,若非為了千萬人的生計,他們早結束公司去做閒人。
十幾年在她家進進出出,他已深知自個兒難逃于、鄭兩家的算計,父女倆明槍暗箭的鬥法他看在眼底。
為了深愛的睛他甘于受利用,即使外界對他誤解他都不在乎!他會拿出實力做出一番成就以堵悠悠眾口,日久見人心。
「你在嘲笑我?」
愛是什麼玩意,他只需要情慾發泄。
「隨你怎麼去編排,我不奉陪。」
他將推車一轉,把心上人護在另一側。
「不許走。」
蠻橫的阿塞克以腳踩住推車前端,霸氣十足的下起命令。
這一刻,他給人的感覺像是孤傲的古堡公爵。
「請不要忘了這裡是公共場所,而你是T大的講師。」
衣仲文的拳頭握緊又鬆開,重複了好幾次。
並非他涵養好,而是重信諾,不輕易出手。
「你……」

「夠了,老師,你怎好忽視美麗的女朋友呢,再說我們家衣仲文也是有脾氣的。」
真叫人受不了的自大。
瞧他目光一沉,一副我偷人的模樣,他大概還搞不清狀況,我和衣仲文認識在他之前,而且我們有十多年的感情,是他這個外人無從介入。
「她叫凱瑟琳,我的妹妹,二十歲。」
他故意瞥向一臉冷淡的大男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