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19 頁


的碧綠,我很訝異其所散髮出來的深深恨意,她為什麼要恨我呢?我相信我與她並無仇恨。 「你說笑了,敝國人民一向和善,除非你做了什麼壞事。」她要得到他,那個台灣男孩。 他令她心動。 我不喜歡她的眼神,太具……魔性
作者:寄秋 / 頁數:(19 / 0)

我聞到詭計的味道。「歡迎你來台灣玩,千萬別搞上我的男朋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見他們兄妹倆驚訝的慌色一閃而過,我心中的疑慮落了實,果然如我所料,真是太膚淺了,八百年前言情小說的橋段也好意思借來用。
我是何許人也,早年跟着媽周游列國,男女間什麼卑鄙事哪能逃得過我精明的耳目,我可是從小被迫接受人性的黑暗面。
「你的英語非常流暢,很純正的英腔。」
凱瑟琳的腔調很軟細,像一口棉花糖。
但是她眼神不正,不直視說話的對象反而一直往另一個人身上瞄。
「我在英國住過三個月,可惜貴國人民不太友善,我們只好落荒而逃。」
我自嘲的觀察她的反應。
她的眼如貓似的碧綠,我很訝異其所散髮出來的深深恨意,她為什麼要恨我呢?我相信我與她並無仇恨。
「你說笑了,敝國人民一向和善,除非你做了什麼壞事。」
她要得到他,那個台灣男孩。
他令她心動。
我不喜歡她的眼神,太具……魔性。「是嗎?我一直以為英國是最冷漠的國家,而且無情。」

開戰了。
女人和女人的戰爭。
第6章
「我快氣炸了你們還笑得出來,到底有沒有良心?你們知道她當着我的面做什麼嗎?我真想一腳踢她回英吉利海峽喂鯊魚。」

再開放的國家也該有個限度,入境隨俗好歹含蓄些,英國不是自稱最保守的國家?天主教的教義可是要女人在婚前守貞呢。
可是我怎麼也沒想到她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大言不慚的邀請衣仲文上飯店開房間,還興緻勃勃地保證讓他三天不想下床,只想與她溫存。
什麼是修養我管不着,當場拿起一盒鷄蛋往她臉上砸,氣沖沖地把菜連帶推車地往衣仲文的福特小車后座一塞,丟下信用卡要熟識的老闆隨便打個數字刷卡。
我從來沒這麼生氣過,被激怒到無法控制自己,像個潑婦般在超市撒野,店裡的員工全被我的瘋樣嚇得瞠大眼,不敢相信我是那個乖巧文靜的于問晴。
維持多年的完美形象就這樣破滅,我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現在沒有誰敢說我是溫馴的鄰家女孩。
看著我媽肆無忌憚的狂笑,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像她,具有不馴、狂妄、放肆的任性基因,一火起來即使毀滅世界可不足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而真正目蹬口獃、張口結舌的是我家的鄭問潮,他以為我瘋了。
反倒是我認為該有反應的那個人卻悶不吭聲,一如往常地做着我們一家不齒的鄙事,切切煮煮地準備晚餐,沒事人似的哼着小白兔要出嫁。
那首歌是我和他以及左慧文小時候編着玩的,近平民歌的味道又像童謡,簡單易學不拗口。
小小白兔要出嫁,我來劈條林道讓它過,
風來奏樂,蟬高歌,吹吹打打上花轎。
一過月兒家,見它淚眼漣漣眯成綫。
二過蝴蝶家,彩翅翩翩說別走。
三過姥姥家,一根枴杖笑呵呵。
小小白兔要出嫁,我來提燈輓白紗,
流水潺潺,蛙兒鳴,熱熱閙閙來送嫁。
一說媒人笑,頭上紅花迎春開。
二見公婆喜,金呀銀呀袖中兜。
三羞紅蓋頭,一掀一掀到白頭。
小小白兔嫁對郎,一畝蘿蔔株株紅。
吃到來春好生兒。
「女兒呀!為人父親者必須糾正你的錯誤,英吉利海峽沒有鯊魚。」
他會不會太殘忍了,火上加油。
鄭夕問雖一臉嚴厲,嘴角卻有可疑的上揚,破壞了他的故作正經。
「爸,你現在才端出父親的威儀是不是太遲了,我已經斷奶很久了。」
我要鄙視他,沒有一點父親的樣子。
他忍笑地拍拍受驚的小兒子肚皮。「在父母眼中,孩子永遠是孩子,長不大。」

「感謝你喔!我倒成了不老的童山姥姥。」
我的感謝聽不出誠意,完全的譏誚。
氣壞了嘛!誰來取笑就是我的敵人。
「別喪氣,丫頭,有人來踢館才表示你是對手,衣仲文的行情正在上漲。」
他瞄了一眼廚房裡忙碌的身影。
他們早將他看成是自家人,絲毫不客氣地物盡其用,現今社會是找不到謙沖自牧的好男孩,像他這般穩如磐石的志氣世上少有。
若是哪一天有了意外當不成鄭、于兩姓的女婿,收為義子也是可行之舉,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有擔當,肯負責,不屈于權勢,有自己的主見,不聽信流言、不自卑,泱泱氣度展現大將之風,的確是可造之才,不管從事什麼行業都會成功,成為佼佼者。
但是基于做一個父親的私心,他還是想看到兒女們有一番作為,他不會放棄把于問晴拉進公司的。
「誰說我喪氣,我是生氣,你看不出我氣得抬頭紋凹陷了三條嗎?」我不開館,誰來都沒用。
他幽幽一嘆揉揉眼皮。「人老子,眼也花了,我只看到兩團鬼火飄來飄去。」

她的眼睛。
「親愛的老爸,你想在我背上多捅幾刀嗎?」我一定回敬他蝴蝶流星鏢。
父不豎,莫怪子不孝,這是天理循環的報應,他以為我愛走來走去像個瘋婁子般鬼吼鬼叫呀,我也有自尊好嗎?
他低低地笑了起來,「反正你也送了人家一盒蛋,比較丟臉的是別人。」

「哼!我應該向她要蛋的錢,蛋白敷臉有美容效用。」
我恨恨的道,腳一跺又走來走去。
本來那盒蛋我是要衣仲文幫我做柳橙蛋糕,上麵舖上楓餅和草莓,再淋上香甜的奶油,然後配一杯香醇的伯爵奶茶……
那味道叫人垂涎三尺,可是被個「番婆」破壞了,還我柳橙蛋糕來。
「嗯,說得有理,商人不能在小錢上失了便宜,下次記得帶收據去請款。」

「爸,你確定我是你親生的嗎?要不要驗驗DNA。」
老是落井下石不同仇敵愾。
他配合的點點頭,「老婆,你回想一下,會不會在醫院抱錯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