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22 頁


凡事都有變數,阿塞克便是一大隱憂。 「訂婚?」我驚呼地跳了起來,噴了鄭問潮一臉的乳黃色稠渣。 幹嘛要訂婚,兩情相悅就直接送上禮堂,誰會在意一些有的沒的煩人事。 「晴,靜下心來,別太浮躁,一切有我。」衣仲文抽
作者:寄秋 / 頁數:(22 / 0)

有高血壓的病患容易中風,雖然他暫時血壓還算正常,不過也快得了,因為這是老人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既然你那麼關心我的健康,何不來公司打工?好讓我休養、休養。」
他皮笑肉不笑地陰冷着音,她竟敢咒他短命?
我于問晴可是個聰明人,此時不逃更待何時,難道要等他將我開膛剖腹送上人肉商場拍賣不成,這個多餘的爹可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惡夢。
但是衣仲文似乎不認同我的逃脫計劃,穩如泰山地要我把香炸乳酪吃完,還找出我家一斤七萬五的進口香片沖泡,問都不問一聲當是自個家。
我不禁要懷疑,他真的有我和左慧文所想的那般平庸嗎?為何我有種感覺,他才是偽笨的高手?
「伯父、于阿姨,我想先和晴訂婚,細節方面你們可以和我爸媽討論。」
先訂婚他才會安心。
凡事都有變數,阿塞克便是一大隱憂。
「訂婚?」我驚呼地跳了起來,噴了鄭問潮一臉的乳黃色稠渣。
幹嘛要訂婚,兩情相悅就直接送上禮堂,誰會在意一些有的沒的煩人事。
「晴,靜下心來,別太浮躁,一切有我。」
衣仲文抽了張面紙擦着灑到她手指的汁液。
「衣仲文,你確定你還是衣仲文嗎?」天哪!我居然覺得他像陌生人。
至少我不認識此刻的他,太有大男人的威嚴,而且混雜着霸道。
該不會這才是他的本性,而我一直被蒙在鼓裡?
他輕笑地扯扯她長髮。「傻話,我不是衣仲文還能是誰?」
「外星人。」
我不假思索的道。
我瞪着他,想看穿他的本質是來自哪個星球,以前的衣仲文是不會用自信的語氣說我傻,好像我真的很傻卻故意裝聰明。
「他要是外星人你也好不到哪去,我從來就不認為你是地球人。」
小老太婆。
「媽。」

他們都存心和我做對,每一個都咧嘴大笑,我惱羞成怒地拽起衣仲文,威脅他不跟我進房就去天涯盡頭尋我,我有流浪癖。
他無可奈何的縱容一笑,由着我拖他走,禮貌上向我的父母打聲招呼,表示他並非出自個人意願進入我的房間,全是受我所迫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突然,我眼中閃過一絲了悟,他比我所瞭解的還要聰明百倍,而且狡猾的程度猶勝於老爸之上。
有一句話形容他正好——大智若愚。
「女兒呀!你別霸女硬上弓,要好好憐惜人家,不然我不好向人家的父母交代。」

為老不尊,我好想啐老爸一口口水。「請不要濫用你骯髒齷齪的想像力。」

「食色,性也,此乃古聖先賢的至理名言,多聽無妨。」
她也到發情期了。
「我很純潔,不接受黃色廢料的污染。」
我只差沒大喊要他下地獄找古人敘舊去。
砰地一聲,我把門甩上。
一轉身我看向衣仲文,迎着我的是他落下的深吻,我來不及反應的往後一倒,兩人正好落在我那張大床的正中央。
有點曖昧,有點詭譎,我聞到情慾的味道,而他壓在我身上上下其手。
第7章
「住手,你在幹什麼?」他居然撫摸我的大腿內側。
他語焉不詳的道:「做你要我做的事。」

「我哪有要你做什麼,你別乘機吃豆腐再嫁禍給我。」
我很肯定聽到他低低的輕笑聲。
「有,你要我愛你。」
她的唇是甜桃,體味幽香,細滑如早春的嫩芽。
吞了她以喂體內的欲獸是他此刻的想法。
「等……等等,我們在鷄同鴨講嗎?你打算讓我踹扁你的小弟弟是吧?」我不得不出聲警告。
男人的力氣真的很大,我推不開,耳朵和脖子被他輕薄了好幾下,我感覺他在咬我,但是不痛,只有一點點的麻酥感。
很重,但不是不能承受的重量,他灼熱的氣息噴向我耳窩,濃郁的男性體味襲來,讓我意識到一件令我心口驀地緊窒的事。
他是男人而不再是任我擺佈的男孩。
「晴,你是聰明人,不該拿自己未來的幸福做賭注。」
她還真敢做重點攻擊。
我用委屈的語調掐他臉頰。「我發現我變笨了,一定是被你偷走我的智商。」

「它在這裡偷不走。」
他點點我的眉心,取笑我的小心眼。
「衣仲文,你玩了我幾年?」我不經意的問,看似無心。
「玩?!」撐起上半身,他的表情是一片茫然,像是聽不懂她話中的含意。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是真笨還是假笨?」我心裡很嘔,伸手抓亂他整齊的短髮。
他失笑地搖頭爬順亂髮。「我有多少能耐你還會不清楚?可我不會承認自已很笨。」

保留的說法是給自己留後路,人再笨也該有個極限,何況他只是少了她的天生才智,勤終能補拙,趕上她的程度指日可待。
人不會一直笨下去,學習是獲得智慧最好的途徑,這些年他不斷地追求新知,鞭策自己進步,自己不再是當年老是落後的小男孩。
一分才能九分努力,久而久之終會拉近兩人差距,不過她未曾察覺他的用心罷了。
「喔,你很狡猾,是不是跟我老爸偷師的?」我怎麼沒防着近墨者黑。
說不定還是老爸帶壞他,兩人的撇步如出一轍,有些小人。
「晴,你拉我進房是為了討論我笨不笨的問題嗎?」害他空歡喜一場。
「不,我要你幫我寫報告,明天早上十點要交,記得送來給我。」
我把題目丟給他。
「早上十點……」
應該來得及,哲學的東西重理論,寫些似是而非的深奧字彙不難過關。
他專注的側臉的確很帥,刀刻似的顴骨十分有型,濃密的黑眉配上性格的挺鼻,怎麼瞧怎麼順眼。
難怪他會廣受女孩子喜愛,不分老少都想染指他,原來他有一張俊逸的臉蛋,以前我都沒注意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