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28 頁


他停下腳步避免撞上她。「她的好是無人比得上,我不需要向你說明。」 「你敢瞧不起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她的貴族身份連英國首相都要禮遇三分。 「我沒興趣知道你是誰,讓開。」她的蠻橫糾纏讓他不耐煩。 「
作者:寄秋 / 頁數:(28 / 0)

已有不少流言傳出,說她是他新一任的女朋友,他腳踏雙船,可當事人卻毫不知情地未加以解釋,以致情況益發暖昧不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才子佳人一向為人津津樂道,以現今道德的開放尺度,同時擁有兩個女朋友不算什麼,同學間反而羡慕他有能力周旋在兩女之間。
尤其對象是美人會得到更多的寬容,畢竟人是視覺動物,無法不對美好的事物多一份感動。
「我有喜歡的人了。」
一提起心愛的女孩,衣仲文的眼中散髮出淡淡柔光。
向來是天之驕女的凱瑟琳不高興的嘟起嘴,「那個凶婆子無禮又野蠻,根本不值得你喜歡。」

「那是我的事,還有不許你辱罵她,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什麼條件。」
她的好、她的壞,他全部包容。
「你為了她凶我,她到底有什麼好?」她不服,生氣地跺着腳,衝到他面前伸直手臂一擋。
他停下腳步避免撞上她。「她的好是無人比得上,我不需要向你說明。」

「你敢瞧不起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她的貴族身份連英國首相都要禮遇三分。
「我沒興趣知道你是誰,讓開。」
她的蠻橫糾纏讓他不耐煩。
「我偏不!陪我去看電影。」
凱瑟琳下定決心要得到他,不容他說不。
「沒空。」
丟下這兩個字,他身形一閃繞過她往另一條小徑走去。
「我管你有沒有空,反正你今天一定要陪我去約會。」
聽說台灣的食物很好吃,他們可以先去吃飯再看電影,然後喝杯咖啡上……飯店。
男人是禁不起肉體誘惑的,以她的經驗,男人只要和她上過一次床都會迷戀上她,她不會忘了用女人的天賦迷惑他。
何況她真的很喜歡他,性不過是得到他的一種手段,她不吝于施展。
「野蠻。」
沒耐心聽她耍賴的衣仲文走得更快,存心要甩掉她。
「喂!你走慢些,休想丟下我。」
她氣喘吁吁的緊迫不放,不准他離開視線之外。
冷冷一嗤,他非但不理會反而越走越快,目不轉睛的思索檔案上的怪異點,益發懷疑有另一股勢力在操控流虹企業的股價,使其忽漲忽跌。
由於過于專注,沒發現原本落後的凱瑟琳失去了蹤跡,忽而從小徑的另一頭迎面擅上,造成兩人相依偎的姿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衣仲文,美女在懷好大的福氣呀,要不要我幫忙灑紙花?」
一聽見帶著濃厚酸味的諷刺,衣仲文毫不緊張的推開死賴在他身上的女人,一副坦蕩蕩的模樣面露挪揄的笑意,左手揉上來者的頭髮。
「吃味了?」
他倒是氣定神閒,反而顯出我的多疑。「少往臉上貼金,我是來抓姦的。」

「很抱歉讓你失望了,我是意志堅定的謙謙君子。」
看她滿臉的酷意真是有趣,嫉妒使她漸露本性。
不是不好,她的每一面他都深愛,古裡古怪的頑皮,噘着嘴使性子,任性的撒嬌,惡意的捉弄……每個她都帶著獨特的性感,叫他眼花撩亂地只能愛她。
「君子不欺暗室,我剛剛看到的畫面好像和你的說法有出入。」
討厭,她變得越來越在意他了。
我很想罵句姦夫淫婦,可我心裡很明白這並非事實,只是一時的氣憤難消。
「眼見不一定為實,未來的哲學家應該有寬大的度量明察秋毫。」
有些事不需要解釋,維持兩人感情的不二法門是信任。
我拉起他的手指一咬。「很不幸的消息,我的另一個身份是女人。」

等同善妒。
「幸好,我還擔心愛上一個男人。」
他打趣的道,拇指撫上她的唇。
「哼!你別神氣得太早,我在生氣。」
他還有心思消遣我,大難臨頭猶不自知。
我一睨一旁不安分的棕髮美女,她一直想插話,來回走動外加跳腳企圖引起衣仲文的注意,愚蠢的動作十分可笑。
捍衛主權沒她的份,就算排隊也有個先來後到,半途插隊可輪不到她,我的眼線密佈,泫然欲泣的模樣一擺出來就有善心人士主動指點迷津,偌大的校園裡要找到他們並不難。
「看得出來。」
她正在掐他。
「你沒告訴我她也在你的繫上。」
我是來興師問罪的,表情要再凶惡些。
他輕柔地揉開我眉間的皺摺。「你最近的火氣很大。無關緊要的人不值得你煩心。」

這麼說還差不多。「她常糾纏你?」
「不勝其煩。」
他頭疼地揉揉太陽穴。
「怎麼兩兄妹都同一德行……」
我喃喃自語的埋怨起,這樣的學生生活未免也太熱閙。
衣仲文的表情倏變,「他又去騷擾你?」
「我能應付……」

可惡,一定要分開他們。「你們夠了沒?摟摟抱抱要到什麼時候,沒瞧見我在這裡嗎?」無理取閙的凱瑟琳大聲叫囂,硬是要擠開兩人爭取發言權,她痛恨遭到漠視。
「你隨時可以離開,我們並未限制你的行動。」
冷漠疏離的語氣出自衣仲文。
「我為什麼要離開而不是她走,諾斯教授要你帶領我學習知識。」
她搬出他的指導教授大名,意思是要他有責任感,他該陪的人是她。
「你是來學習知識的嗎?」他不客氣的斥責,對她種種蠻纏的行為感到煩躁。
她不覺不對地仰高下顎。「獲得我的垂青是你的榮幸,你別不知足。」

「承受不起,我會向教授言明能力有限,無法款待伊斯藍特小姐。」
他擁着心上人想走了。
「你敢?!」她立即像頭野馬似的衝上前,憤怒的神色充滿怨懟。
「我不接受威脅,不管令兄捐獻多少獎學金。」
他很清楚她是靠錢打通關係才得以入學,交換學生的名義不過是檯面上的應酬話,其實她和旁聽生沒兩樣,上不上課無所謂。
「你……」
從未遭過拒絶的凱瑟琳將怒氣轉嫁在於問晴頭上。「你沒跟我大哥去約會嗎?」
她不夠聰明。我感受到衣仲文驟然繃緊的神經。「我很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