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30 頁


玩了,我化妝不好看。」他忸忸怩怩地抬高頭,讓我沒法順利扳正他的臉。 「誰敢說你不好看來着,我幫你涂口紅。」我站在椅子上硬是不讓他走,手拿口紅筆。 笑得直拍膝蓋的呂大姐也要他站直身好好認命,我是很任性的,就像我
作者:寄秋 / 頁數:(30 / 0)

「呂大姐,你也幫他上上妝,我還沒看過泰國人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起鬨地要衣仲文來扮女生,他個子高穿起禮服會很有味道,最重要的是他比我還平。
「耶!挺有創意的點子,小子,你要不要來賺點小錢?」他的臉蛋俊,上起妝來肯定有看頭。
「你們饒了我吧!」連連後退的衣仲文抵着化妝間的門,一副不想犧牲的悍樣。
「小仲仲,你別害羞嘛!我要呂大姐幫你化個美美的妝,讓你像聶小倩。」
中國電影史上最美麗的女鬼。
他東躲西藏地閃避兩人的迫害。「免了,我喜歡當男的。」

「男模特兒也要化妝,你就當是來陪襯我。」
我不放過他地追着他跑。
化妝室沒多大,他怕我跌倒根本不敢跑得太急,三、兩下就拉我逮個正着。
「晴,別玩了,我化妝不好看。」
他忸忸怩怩地抬高頭,讓我沒法順利扳正他的臉。
「誰敢說你不好看來着,我幫你涂口紅。」
我站在椅子上硬是不讓他走,手拿口紅筆。
笑得直拍膝蓋的呂大姐也要他站直身好好認命,我是很任性的,就像我任性的媽。
「你們在幹什麼,瞎胡閙一通。」
都快上台了還玩,定不下性子。
衣仲文鬆了一口氣地將我抱下椅子。「伯父、傑生叔叔,你們來了。」

他高興我可覺得不太妙,老爸和傑生叔叔一起到後台來絶對有重大事情,而且一定和我有關,否則他們一向都在伸展台前的觀眾席的。
今天外婆也來了,她愛湊熱閙嘛,與她並排而坐且相談甚歡的夫婦是我爺爺和奶奶,外婆說小孩子閙脾氣是他們的事,老一輩的親家要多走動來往。
她口中的小孩子指的是我媽,我都二十歲了,媽仍不肯原諒奶奶當年給她的羞辱,因此賭氣不讓我改姓鄭。
有件事我挺納悶的,以我俗到極點的鄉下外婆怎會和眼高於頂的奶奶處得來,兩人像姐妹淘似地常相偕出外玩,惹得我爺爺孤孤單單地感慨老婆被人拐了。
或許是物極必反吧,土外婆和高貴奶奶站在一起很像五O年代和九O年代時空大混亂,不過兩個老人家高興就好。
「呂小姐,麻煩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話和孩子們商量。」
傑生開口,呂大姐便滿臉通紅的走出去。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好事才說,壞事就不必了,我耳朵會自動過濾好話壞話。」
我不想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鈔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晴,你不聽聽怎知是好事壞事,我和你爸爸認為是一件喜事。」
傑生語帶玄機的道。
我老爸的意見不能當真,他巴不得我受苦。「我敢用我媽的命發誓,你的喜事肯定是我的劫數。」

「小晴,不許拿你媽亂髮誓。」
他嚴肅的一斥,表情佈滿維護的傷感。
「傑生叔叔太敏感,你瞧我爸像死人似地不吭一聲……」
啊!他是不吭氣,用行動表示我對他的不敬。
怎麼每個人都愛打我頭,是嫉妒我聰明過人想將我打笨些嗎?
「丫頭,對長輩要懂得尊敬,不可對傑生叔叔無禮。」
老是沒大沒小,被寵壞了。
「傑生叔叔才不會生我的氣,他又不是詭計多端的你。」
一心要設計女兒扛起一大群人的生計。
「傑生,你在她心中的份量可比我重,這件事由你來開口。」
父權喪落呀,他落得兩肩輕鬆。
壞人由別人去做,他是老奸巨猾。
傑生溫和的笑笑,拿這對頑劣的父女沒轍。「瑞斯集團提出聯姻計劃……」

一聽到聯姻兩個字,原本神色愉悅的衣仲文表情倏地一變,兩眼凝重的豎直耳朵。
「恭喜鄭問潮了,小小年紀就替自己找到老婆。」
我慵懶地打個哈欠,事不關己地打出一記太極拳。
「人家要的是你,對方已送來了合約,你這一佰億美金。」
訂單一下就是十年份,也不怕公司要是倒了怎麼辦。
哇!我該不該抱著空氣翩翩起舞?「老爸,你吃得下去嗎?」
「所以才來找你們兩個小輩商量,我們老了沒衝勁了呀!」鄭夕問的嘴角是往上揚,和他苦惱的神情不太搭。
「也對,你再活也沒幾年了,正好由傑生叔叔補位替你照顧媽,你死也死得瞑目。」
阿門。
他眉毛一挑咬牙瞪視。「你真是好女兒呀!詛咒我早死。」

「因為我有個好父親日夜教導我成器,我會叫鄭問潮早晚為你上炷香。」
我很孝順吧?怕他當餓死鬼。
「你這個不孝女。」

「你這個怪老頭。」

父女倆大眼瞪小眼的互不退讓,百分之百相像的個性猶如大小巫相見,同樣心眼多。
「你們兩個可以暫停一下嗎?我們是來商討公司大事。」
頭疼不已的傑生充當和事佬喊停戰。
我同情老爸娶了我那樣的媽才決定讓步。「我沒意見,你問衣仲文。」

別想把我扯進公司體制內,我要當個三不管閒人,服膺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傳統,我什麼也不懂。
「仲文,依你看呢?」傑生問的不是聯姻一事,而是其背後目的。
他思忖地看看於問晴。「公司在穩定發展中,我們不需要趟這淌渾水。」

「小子,你怕我女兒被娶走就老實說,我們不會笑話你沉迷女色。」
好歹是自家「工廠」出品,品質一流。
「伯父……」
衣仲文侷促地一靦,耳根全紅了。「我是擔心有詐,瑞斯集團不會平白送這麼大的禮給流虹。」

鄭夕同故意刁難地沉下臉。「你認為我女兒不值這個價碼?」
如果她肯上進些,十年內賺進百億美金不成問題。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呃,對方的企圖可能不僅于此,要先查清楚才能下定奪。」
他一臉為難的支吾其詞。
「要是對方條件不錯我就能嫁女兒了是不是?」他一副要當丈人的模樣。
衣仲文一急脫口而出,「你答應晴和我的婚事了,不能反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