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32 頁


一介入我便瞭然了,要查出你的身份並不難。」畢竟他算是公眾人物。 英國的貴族雖多卻不是個個富有,只要往有錢有勢的方向找線索,答案自然浮現。 而且瑞斯集團我並不陌生,小時候我曾「受惠」過,以至于至今難忘,他父親英巴
作者:寄秋 / 頁數:(32 / 0)

她不可能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事,集團內部的混亂並未外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說過別招惹我,可是你老勸不聽,我只好採取極端一點的手段。」
這些全是我淪為人質前就完成的遊戲。
「你曉得我是誰?」
「我英國文學的講師咯!難道你得了失憶症忘記自己是誰?」
「我要你老實說,別故作無知。」
他的確小看她。
要掀底牌了,這麼快呀!「阿塞克·伊斯藍特·漢彌頓,漢彌頓第7代公爵,伊莉莎白女王的侄子。」

「你……」
他驚訝地瞠大雙眼。「原來你早就知道我的底細。」

虧他還用盡心機想擄獲她的心,全然不知自己的一切籌碼全在她的算計中。
「本來也不清楚,後來瑞斯集團一介入我便瞭然了,要查出你的身份並不難。」
畢竟他算是公眾人物。
英國的貴族雖多卻不是個個富有,只要往有錢有勢的方向找線索,答案自然浮現。
而且瑞斯集團我並不陌生,小時候我曾「受惠」過,以至于至今難忘,他父親英巴斯·漢彌頓公爵的瘋狂行徑叫人引以為憾。
「你比我想像中精明,你大概也知道我為什麼找上你了吧。」
他唯一的失誤便是低估對手。
「報仇吧!你想引誘我愛上你再一腳踢開我,讓我體會你父親當年的痴狂,女承母債地受你玩弄。」
我說過我很聰明,舉一能反三。
阿塞克眼中閃過痛苦的掙扎。「這是其一,最重要的是為我母親所受的苦討回公道。」

母親深愛父親的心是無人可及,她甘于退讓只為成全丈夫的狂愛痴戀。
很小的時候,他便見鬱鬱寡歡的母親總是倚窗輕嘆,等着絶情離去的丈夫給予她一絲憐愛,終日守着空蕩蕩的屋子暗自垂淚。
盼呀盼,等呀等的,結果痴心的下場卻換來一具丈夫冰冷的屍體,一顆子彈由側額貫穿腦部,他是因為得不到愛而走上絶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自此母親瘋了,又笑又哭地坐在窗前梳埋頭髮,每天對著空氣說話像少女般傻笑。彷彿父親活生生的在她眼前。
「策劃了許多年就為毀掉你,我要你受不了情傷地走上絶路,讓你母親遭受喪女之痛好報當年之仇。」
只是他走錯了一步路。
沒料到女兒和母親一樣擁有融化男人情感的熱力,他一見到她就忍不住被吸引,不自覺地為她淪陷復仇的心。
「老師,你沒聽過愛情是把雙面刀嗎?在傷人之時便已傷了自己,你在走你父親走過的路。」
愚父愚子。
阿塞克驀地一驚,踉蹌一退。「不,我得到了你,你是我的。」

「當年你父親也囚禁過我的母親,結果你沒看到嗎?」我爸媽如同童話故事中所描述,從此快樂幸福地過一生,而他父親卻死了。
「不一樣,只要你成為我的女人,我們的結局將大不同。」
眼神一黯的阿塞克蹲下身,撫摸如絲緞般的嫩頰。
面對他眼底的慾望,我說不怕是騙人的。「別忘了我媽擁有過不少情人,我是她的女兒流有相同的血。你以為我會在乎那片小小的處女膜,前不久我才給了我的情人衣仲文。」

看得出他被我激怒了,很想動手揮我一巴掌卻勉力壓抑着,怕我看穿他對我的在意。
「還有,你想要我再一次搞垮你的王國嗎?只要一台電腦就能凍結你的資金,如果我再狠一點破解密碼將瑞斯集團的資金全轉到我名下,你只有宣佈破產的份。」

「你敢——」他使勁的攫住于問晴下巴,像要一把捏碎她的骨頭。
「天底下沒有我不敢的事,只看我要不要做。」
必要時我會是頭凶暴的小母獅,用鋭利的爪子撕裂敵人。
他看我的眼神瞬間軟化,濃烈的深情取代原先的暴戾,凶殘的手勁退去變得很溫柔,有一下沒一下地撫摸我脖子。
鼓噪的心跳卜通卜通地響着,我偽裝着堅強,強暴對一個女人而言將是畢生的痛,我不想成為統計數字下的一員。
若是他強要佔有我,以我們體型的懸殊,抵抗只會是個笑話,可我不會因此自殺。
報復的方法有很多,死亡是最傻的一件事,我不能讓愛我的人傷心,尤其是衣仲文,他一定會將未保護好我的責任攬上身,從此內疚一生不愛人。
「愛上我很難嗎?」阿塞克尚存理智的問。
「不難。」
真的,他是個很容易讓女人愛上的男人,但不包括我。
「那你為什麼不愛我?」他問得苦澀。
我難得用認真的表情看他,「因為你不是我生命中所欠缺的半圓。」

「那小子就是?」
「沒錯,他是。」

「如果他死了呢?」他像在說一件事實。
「你……你做了什麼事?」我的胸口忽然很痛,不難想像他為了得到我會使出什麼樣的手段。
不待阿塞克回答,一道急驚風似的人影奔了進來,無視我的存在地拚命捶打他,像是悲憤異常地流着淚,珍珠般的淚滴亦滑落在我臉上,彷彿我也哭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害死他?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愛他,我愛他——」
誰死了,她在說誰?我的心頭好慌,凱瑟琳一定在說我不認識的人,我不要自己嚇自己,沒事的,不會有事,大家都會快樂的恬着。
「他斷氣了嗎?」為什麼他沒有一絲勝利的快感,反而是失落。
她哭得淚眼迷蒙。「他今天早上停止呼吸,是你害死他的,你害死了艾瑞克……」

艾瑞克?!
我的心一下子掏空了,艾瑞克是衣仲文的英文名字,他死了嗎?
他死了嗎?死了……死……
第10章
「就算我死了,也要化身為厲鬼來找你索命。」

是誰的聲音?聽起來似乎很遠,又覺得近在耳畔,我拚命地喚醒自己的知覺。
是我眼花了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