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34 頁


殘廢.我不找他算帳怎麼成。」說到底她只想打一架。 「媽,你想要我向老爸打小報告嗎?」真受不了,我媽老是三三八八的,她沒瞧見衣仲文快站不住了嗎? 「你敢威脅我?」她翻臉了。 「媽,麻煩你看一下衣仲文,他傷得很
作者:寄秋 / 頁數:(34 / 0)

「媽,你不要說得太順理成章,人家已經結婚了,還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還好老爸不在。
于弄晴當場一個爆栗子過去。「死小孩!我還沒教訓你,你就先討皮痛呀!」
「媽!你下手輕一點,我不是你的仇人。」
每次都打得人家好痛。
「女兒仇、女兒仇,你沒聽過嗎?綁架你的人在裡面是吧!」于弄晴一臉蠢蠢欲動。
「媽,你打不過他。」
他抓着我的手勁好大,即使年輕時混太妹,媽肯定也不是他的對手。
「你敢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沒試過怎知成不成。」
她好久漢找人比試比試了。
衣仲文忍着身體的苦痛失笑,「于阿姨,得饒人時且饒人,何必冤冤相報。」

「你在說什麼鬼話,他差點害你被撞成殘廢.我不找他算帳怎麼成。」
說到底她只想打一架。
「媽,你想要我向老爸打小報告嗎?」真受不了,我媽老是三三八八的,她沒瞧見衣仲文快站不住了嗎?
「你敢威脅我?」她翻臉了。
「媽,麻煩你看一下衣仲文,他傷得很重。」
臉色白得像我家的馬桶。
活該,誰叫他不好好養傷。「得了,我先放下仇恨送他回醫院放到爛掉。」

「媽——」講話真缺德。
于弄晴忽然一頓,神經兮兮的問:「于問晴,你還是處女嗎?」
「不是。」
我大大方方的回答。
「天哪!你失身了,那衣仲文怎麼辦,要不要退婚?殘花敗柳……」
她叨叨念個不停。
「于阿姨,你誤會了……」
漲紅勝的衣仲文想解釋,可是她不給他機會。
「于阿姨對不起你,養個女兒被人糟蹋,你要是不嫌棄她是雙破鞋,我把流虹企業打包給她當嫁妝,不然我沒法子向你爸媽交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于阿姨……」

我會被她氣死。「媽,閉嘴。」

「你敢叫我閉嘴,你向天公借膽了嗎?」多扁幾下證明她沒事。
痛。「我是失身給衣仲文,你聽清楚了嗎?」
「嗄?」
終於安靜了,有這樣老風騷的媽真是我一生的噩夢,可是我不能退貨,她一定會再揍我一頓,然後搬出有的沒有的故事湊成一百孝,要我學習。
衣仲文的生日還有七天,只是我提早送了生日禮物,他非常喜歡地一夜拆了好幾回,而我也由女孩蛻變為女人,雖然我痛得下不了床要他背。
我想我們會先訂婚吧!誰曉得他要住院多久。

而結婚嘛……

可能還要等好久好久,我也想學習母親三不原則,四十歲以前絶不結婚。
不過,他肯等嗎?
+++++++++++++++++++++++++++++++++++
可我還是嫁了,在我二十四歲那年,衣仲文二十五歲。
今天是我結婚的日子,賓客像螞蟻一樣多好不熱閙的,因為我要嫁的對象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裁,而我是總裁夫人。
瞧我老爸笑得多開心,他終於把責任丟給別人扛,無事一身輕的接受人家敬酒。
外婆更樂了,她左拉我爺爺、右輓我奶奶,逢人就笑,頭上一朵紅花俗氣得要命,但我是新娘子不能隨便開口。
不用說我那個任性的娘又在閙脾氣了,怎麼說也不肯和奶奶同桌,彆扭的跑去和左慧文他們擠同學桌,撂下話她下次再也不參加我的婚禮。
想當然耳,我媽被她媽罵了一頓,說她童言無忌。
只是我很好奇,四十一支花的媽還算兒童嗎?分明是更年期到了在使性子,方圓一尺內的生物都遭殃,包括掃到颱風尾的我。
我不想結婚,我的人生才剛開始,美好的黃金時代應該用來浪費而不是當黃臉婆,新娘的貶值率最快,我身上還穿著新娘禮服,可是……
「老婆,你累不累,要不要吃龍蝦?」
聽到沒,我由「新」娘變成「老」婆,一下子由雲層跌落山谷,起伏也未免太大了。
所以我不要結婚,我要當快樂的單身女郎。
「新郎倌好福氣,雙喜臨門呀!娶了老婆還附帶個兒子。」

這個可惡的傢伙叫古峻川,就是那個櫻木花道迷紅髮小子阿川,他的嘴賤了,故意宣揚我已有五個月的身孕,招朋引伴地對我的肚皮指指點點。
想我生個兒子我偏不,我要生個女兒好勾引他未來的兒子,現在儘量笑吧,他到時別哭就好。
「來來來,新娘、新郎敬酒了。」

開……開什麼玩笑,一桌桌敬到完我不就虛脫了,就算是以烏龍茶代酒也不行,他們不知道孕婦頻尿嗎?想害死我呀!
何況衣仲文也不勝酒力,一眼望去的人頭真是嚇死人,以他的酒量不用走到一半就先趴了,到時候丟人現眼的可是我。
還是老辦法吧!
「哎!我的肚子好痛。」

「啊!老婆,你怎麼了,是不是動了胎氣,快坐下來別動。」

自從我懷孕以後,衣仲文就變成緊張大師,不過我懷疑他在和我唱雙簧,他眼底盈着笑。
「不成,好痛哦!我坐不住……」
待會叫左慧文去巷口買碗牛肉麵充饑。
「好好好,我扶你進去休息。」

他向眾人告罪後,彎着腰像小李子似小心地扶着老佛爺我走進新房,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生怕一旁奔跑的小孩子撞到我。
我們買了一幢新家,占地一千多坪的兩層樓洋房,我媽很生氣我們搬出家裡,因為沒人煮飯了,家事輪到鄭問潮包辦。
我們的喜宴采戶外「辦桌」的方式進行,每桌還依鄉下傳統放上袋子讓客人打包,這是外婆要求的。
現在已經沒有人用辦桌的方式宴客。所以客人都覺得新鮮,賓主盡歡只有我不歡。
「老婆,別裝了,房裡沒人。」

你不是人嗎?果然扮豬吃老虎。「衣仲文,你好像變聰明了。」

「我本來就很聰明,難道你不知道?」他偽裝得更辛苦,智商超過一百八的他還得當白痴。
「我是不知道。」
我冷笑地掐住他脖子,因為我被騙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