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35 頁


,十足失敗的女性品種,管她蹺課打架、大過小過配飯吃,挑她身材平板,煮的菜只比餿水強一點。她始終弄不懂自己是哪裡得罪了他?就因為這樣,她毫不猶豫地投向另一個溫柔男人的懷抱,卻在最無助時恍然看清,最愛她的那個人,竟是平日一張
作者:寄秋 / 頁數:(35 / 0)

他將她攔腰一抱倒向新床。「睛,我愛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也愛你,但是我要懲罰你。」
和以往一樣,我咬了咬他的手指。
看著他兩隻手佈滿我的齒痕,我得意的笑了。
而他也乘機吻住我,當我是他的禮物拆封。
耳邊似乎傳來低低的吟唱歌聲——-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郎騎竹馬來,繞床…

郎騎竹馬來…

郎騎……

仲 夏 情 方 熾[內容簡介]
相識多年,方歆與言仲夏的情誼始終建立在唇槍舌劍中,就是那種走在路上,遠遠看到都要衝過去踹對方一腳泄恨,不然晚上睡覺會失眠,比熟悉還要熟悉,熟到爛的那一種。時尚書屋
她比誰都清楚這男人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性格,他對誰都是絶對的溫柔體貼,風采翩翩,獨獨對她,一張嘴活似灌了十瓶巴拉松,嫌她不嬌不媚不溫柔,十足失敗的女性品種,管她蹺課打架、大過小過配飯吃,挑她身材平板,煮的菜只比餿水強一點。她始終弄不懂自己是哪裡得罪了他?就因為這樣,她毫不猶豫地投向另一個溫柔男人的懷抱,卻在最無助時恍然看清,最愛她的那個人,竟是平日一張嘴刻薄惡毒的他——用着她所不知道的方式關懷她、為她付出一切……
第1章
『仲夏情方熾』「言仲夏!」狂風呼嘯而過,女孩扯着嗓門的吼叫融入夜風之中。
前頭的男人充耳不聞,油門催得更緊,如果她有留意,將會心臟無力地發現,時速表上的指針趕投胎都綽綽有餘了。
尤其在她家才離他一條街距離的時候,這樣的車速更彷彿像是開噴射機去巷口買醬油。
然而,此時方歆的注意力可不在這上頭。
「我、不、嫁!言仲夏,你聽到了沒有?我才不要嫁給你——」瘋婆子似的叫嚷,中止於突來的強力煞車中,方歆一頭撞上他寬闊的背。
要死了!她的鼻樑早晚會被撞塌。
方歆揉着鼻頭悶哼,並不打算讓抱怨出口,因為那無疑是自取其辱,早料準了他會回她一句:「少把閣下那張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失敗尊容賴在我身上。」
然後再附贈一聲有模有樣的悲憫嘆息。
相識十餘年,她哪會不清楚這傢伙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卑劣性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由機車后座爬下來,就見言仲夏兩手在她身上摸呀摸的,摸出那串趴趴熊鎖圈,自動自發的開了門進去,態度自在地像走進自己家的廚房。
方歆張口正想說些什麼。
「我餓了。」
言仲夏拋來一句,堵住了她接下來的話。
說也奇怪,平日打打閙閙,出口沒一句好話,聽到他喊餓,雙腳倒也不由自主地走向單人套房中只能容納一個人的小廚房。
「我不吃泡麵。」
醜話說在前頭。
「是,大少爺。」
方歆翻翻白眼,收起正要拆封的統一肉燥面,打消八塊錢就想打發掉他的念頭,改為丟下一把麵條。
「我還要加一顆蛋。」

真是得寸進尺!
他言二少當她是餐廳小妹嗎?還大方點餐呢!
想歸想,還是搜刮出小冰箱中算得上營養的僅剩食物,包括兩粒貢丸、一隻蝦、幾片花枝、一把芥藍菜,還有他要的一顆蛋。
大功告成之後,她端着一碗香噴噴的面出來。
「喏!」
唯一的雙人沙發讓這土匪給占去了,她只好屈膝坐在地板上。看他囂張地霸着她的地盤大快朵頤。
透過瀰漫煙霧,她偏着頭枕靠膝上,疑惑地瞥視進食中的他。
他到現在都還沒吃晚餐,是為了趕去接她下班,忙得根本沒機會沾上一口食物。
他最近好閒,天天都來接送她上下班,她想他應該是太無聊了才會這樣做吧別怪她太不給面子,那是在她認識他多年,無數次讓他以佛山無影腳招待着送出大門之後,所累積下來的慘痛覺悟。
所以說,以言仲夏的個性,打死她都不相信他會做那種難分難捨,浪漫上演十八相送的戲碼。
思及此,忍不住又多看了他兩眼。
是因為前陣子在他家閒聊時,言季秋不經意地說:「前幾天遇到這裡的管區,說最近社區的治安不太好,有幾個夜歸女子差點被性侵害,歆歆,妳晚上回家自己要小心點。」

他會是為了這個,才不嫌麻煩地天天接送她?
可是她記得,當時他明明就說:「擔心她?呵!季秋,你想太多了,擔心那個瞎了眼敢惹她的登徒子還差不多!」
那嘲弄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說:你當全世界的男人都這麼沒眼光嗎?
沒眼光?哼哼!就不曉得土匪般搶去她初夜的人是誰哦!
但是從那天之後,他活像被雷劈到,忽然神經不正常地當起她的免費司機,就算從他那兒到只隔一條街的她家,他也會打着呵欠,用很無聊的口氣說:「我只是看今天月色好,出來散散步,剛好和妳同路而已,請不要太自作多情。」

如果她沒看錯,那天明明烏雲密佈,連點月光都沒有!
吃完最後一口面,言仲夏抬眼,對上她凝視的目光,慵懶地微微勾唇,一副「真抱歉,本人太帥了,害妳看得不捨得移開視線」的神態。
又來了,她最討厭他要笑不笑的死樣子,那一臉礙眼的嘲笑,擺明了就是「請用力扁我」的欠揍嘴臉。
「好吃嗎?」她看向只剩些許殘湯的碗底,得意洋洋地問。
「難吃得讓人想死。」
她的廚藝真是十數年如一日,要沒點堅忍意志,只怕真的會死給她看。
方歆笑容僵在唇角,就知道他狗嘴吐不出象牙。
哼哼,難吃就已經掃光整碗麵了,要真好吃不連碗也給啃了?
連她也搞不清楚自己,幹麼要動不動就為他洗手作羹湯?她可從沒為自己下廚過,最多就是懶到一碗泡麵沖個水就算打發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