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36 頁


定不出三天,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要聽實話?」既然她那麼沒自知之明,就不能怪他不給面子了。「因為天底下除了我之外,妳再也找不到第2個能夠面不改色吃完妳做的食物的人了。」 「是嘛,那你不就好委屈?」她扯開一抹好假
作者:寄秋 / 頁數:(36 / 0)

要不是她愛死言大哥的手藝,三天兩頭到他們家白吃白喝,心裡亂不好意思,總得回饋一下的話,她才不理他……噢,好吧,好吧,她承認,看著他品嚐她親手煮的食物,會讓她很白痴的有種幸福感,行了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喂,言仲夏」
「幹麼?」他正在灌水。
「你不是說笑的吧?」
「別以為全世界都和妳一樣無聊。」
沒頭沒腦的問話,很像她的性格,這世上唯一能輕易解讀出她的意思的,恐怕也只有天縱英才的言仲夏了。
這傢伙就這點最不可愛,三句話裡頭,一定有一句是損她的。
「你又不是我的誰,我為什麼要嫁你?」她不爽地回道,要真嫁他,肯定不出三天,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要聽實話?」既然她那麼沒自知之明,就不能怪他不給面子了。「因為天底下除了我之外,妳再也找不到第2個能夠面不改色吃完妳做的食物的人了。」

「是嘛,那你不就好委屈?」她扯開一抹好假的笑。
言仲夏淡哼,擺明了在告訴她:很高興妳終於覺悟了。
「沒有男人會願意抱著一塊木板睡覺的。」
他看著天花板,談天氣似的說道,沒什麼表情的像在陳述一項事實。
木板這就有點是可忍,孰不可忍了哦!
方歆拉了拉寬鬆的襯衫東瞧西瞧,然後很悲痛地發現,好象真的有那麼一點……沒肉。
可是就算是這樣,她相信任何女人受到這樣的羞辱,都會卯上去和他拚了的,縱然是一塊沒胸沒肉的木板。
禁不得激的方歆跳了起來,利落地躍坐到他身上。「言、仲、夏,你會為你所說的話後悔的!」
「嗯哼!這位說不是我的誰的小姐,妳坐在我身上幹麼?」他挑眉,還有閒情逸致削她。
方歆白他一眼,以眼神傳遞:你說廢話啊?
二話不說,直接以吻封緘,堵住他刻薄的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火熱纏吻,帶著前所未有的熱情,執意撩逗焚燒他。看來她是使出渾身解數,和他杠上了。
「我可不是……牛郎,方大小姐別找錯對象了。」
唇齒糾纏中,他間歇吐出話,不放棄嘲弄個兩句。他和言立冬那個精子提供機不同,身體沒那麼廉價。
「我沒說你是。」
她挪了挪坐姿,使兩人的敏感部位更曖昧貼近,再接再厲,手口並用!
「是哦,妳從沒付過錢。」
他呻吟悶哼。「方小姐,妳的手又在幹麼」
就不信他沒反應!愈來愈不象話的小手往他腰下移,撩逗他最敏感的男性部位。
她就是要證明,她就算是一塊木板,也是有能耐讓他慾火焚身的。
在她大膽的挑逗下,言仲夏放棄死撐,大掌沿著她的衣襬挲撫而上,揭去她身上層層惱人的衣物阻隔,恣情需索。
「嗯……」
標準的引火自焚,激情火焰迅速延燒,她無意識地嬌吟,迎向他撩吮的唇。
光滑的頸項,不若一般女孩的凝雪白皙,活力充沛的她,從無一刻靜得下來;然而不可思議的,他就是着了魔的認定她身上這道不含任何人工香料的朝陽氣息。
貼身胸衣早被拋得老遠,他順着肩頸舔吻而下,一路吮住了不算豐盈的酥胸。
「啊!」她驚喊,有如一道電流襲身,腦海一陣酥麻空白,無法思考。
從來都只有這雙優雅修長的雙手,才能夠帶給她癲狂顫悸的激情,讓她忘了所有,失去自我,只想不顧一切地隨他狂亂沉淪。
她放縱着他的需索,任他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件除去,挺身迎向他火熱的身軀,熱切尋求着情慾的宣洩。
「衣服。」
他低喘,提醒她。
「唉呀,隨便啦!」說著又要移靠過去。
言仲夏扣住纖腰,不讓她妄動,咬牙堅持。「衣服,脫掉!」
嘖,龜毛!
方歆沒辦法,急忙地剝除他凌亂的衣物,慌亂中不慎扯落了他幾顆衣扣,散了一地。
這少根筋的丫頭!她難道不知道,穿著衣服與她歡愛是多羞辱人的事?他從來就沒將她當成泄欲工具。
直到兩人再無阻隔的合而為一,交融彼此的氣息與體溫,她滿足地吁嘆,熨貼著他熱燙的肌膚。
還是只有他,最教她熟悉眷戀。那樣的契合與依戀,是習慣抑或其它,她已無法分辨。
廝磨律動中,歡愉如狂潮般陣陣襲身,她暈眩得無法承受更多,輕喘着將臉埋入他肩頭。
言仲夏狂熱地挺入溫潤如水的嬌軀深處,在她嬌吟失聲的同時,深吻住吐息如蘭的紅唇,輾轉探吮出火熱激情之外,另一種震盪心扉的纏綿綢繆。
那一刻,她好似恍惚地有些明白,為何她總是離不開他了。
當夜更深的時候。
方歆偏頭看向安穩入眠的枕邊人。輕淺均勻的呼吸,顯示他正處于熟睡狀態中。
這傢伙連睡着了都是該死的迷人。
打認識他開始,他的談吐舉止就是無可挑剔的完美。所有認識他的人,沒有一個不說他溫文優雅,氣質出眾。
相形之下,她就太過大而化之,粗魯率性得很人神共憤了。
當他還在抽免洗筷時,她已經迅速又有效率地干光一個大便當了;在他交疊着修長的雙腿,在樹陰下翻閲莎士比亞作品集時,她正在籃球場,很神勇地以一敵十,撂倒一個個身高全都超過一百八的大男孩;而他在和他們美麗的校花風花雪月,郎情妹意浪漫到不行時,她卻是逃課混在男人堆裡拚得風雲變色,打群架打到大傷、小傷配着當飯吃。
學校榮譽榜永遠有他言仲夏大名,模範生名銜歷久不衰;而功過榜的黑名單她也從不缺席,大過、小過不斷,永遠在退學邊緣掙扎。
也許,就因為看不慣她活似廢人般的人生哲學,不知不覺就這樣杠上了,然後就孽緣深厚地一路糾纏至今,甚至糾纏到床上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