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37 頁


令全天下女性蒙羞的失敗女人。 他對待任何人都是絶對的溫文有禮,風度翩翩,獨獨待她,全無風度可言,一張嘴惡毒得活似灌了十瓶巴拉松。 她甚至不知道他們這樣算不算是一對情侶。 還沒結婚就標準的怨偶一對了,這婚還結個
作者:寄秋 / 頁數:(37 / 0)

思及此,她掀開被子看了眼底下光溜溜的身體,再看看身邊連睡姿都優雅得引人遐思的睡美男,瞇着眼極困惑地回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們不是在討論結不結婚的事嗎?怎麼談着、談着,又談到床上來了?
噢,天……
她以枕頭矇住臉,羞愧地呻吟。
方歆,妳是個沒出息的東西!
那現在怎麼辦?真和他結婚?唉,那是她想都沒想過的事呢!
和他有親密關係是一回事,當不當夫妻又是另一回事了,畢竟兩人之間的差異那麼大。他太出色亮眼,永遠是人群中的焦點,而她太粗率隨興,半點女人味都沒有,任誰都不會將他倆聯想在一起的。
根本——不搭嘛!
就連他都用了十多年的時間在告訴她:妳方歆真的是個令全天下女性蒙羞的失敗女人。
他對待任何人都是絶對的溫文有禮,風度翩翩,獨獨待她,全無風度可言,一張嘴惡毒得活似灌了十瓶巴拉松。
她甚至不知道他們這樣算不算是一對情侶。
還沒結婚就標準的怨偶一對了,這婚還結個屁啊!
她一直都以為他們會這樣一直過下去的,誰曉得他哪根神經搭錯綫,居然要娶她。
他不是說,她做事莽莽撞撞,腦袋瓜笨得像豬一樣嗎?
他不是說,她長得可歌可泣,身材平板,煮出來的東西也只比餿水強一點?
他不是說,她不溫柔、不婉約,榨乾了她都擠不出半點女性特質,成天只會打架閙事……他甚至曾撂下狠話,要再讓他知道她扁人,他就先扁她。
所以後來,她沒再和誰打過架,卻三天兩頭的和他拳腳相向。
這樣的老婆他到底要娶來做什麼?氣死自己嗎?
唉唉唉!她早該知道的,他們這輩子是注定糾纏到死了,打從十四歲那年,熏風徐徐吹拂的午後起。
記得那年,她才國二。也是這樣的仲夏時節,她遇上了他,這八字不合的天生冤家,生命中最年少輕狂的青春歲月,是與他一同走過,共譜多少笑淚與共的記憶
言仲夏永遠忘不掉,第1眼初見方歆的感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各位同學,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方歆同學成為本班的一份子。」

講台上的導師以着一貫嬌滴滴的嗓音說著。都快三十歲的女人了,還老愛裝可愛,用那種讓人作噩夢的聲音說話,聽多了還真會有點消化不良。
下午第1堂課,窗外驕陽正熾,放眼望去,半數以上的同學還在與周公欲聚還散,掙紮在清醒與昏睡之間,而言仲夏卻已儀容端整地端坐著,桌面上放著筆記與攤開的歷史課本,頁數停留在七十三頁,正好是上一節課的課堂進度。
他交疊着修長的雙腿,狀似專注地聆聽著那道被班上同學形容成「垂死杜鵑鳥」的另類魔音,心思卻已飄到站在講台邊的女孩身上。
她沒有古典美人般水汪汪的大眼睛,有的只是黑白分明的瞳眸,靈燦而有神。
初步估計超過一百六十公分的高?身形,硬是比同齡女孩高出一個頭,及肩的短髮,增添幾分瀟灑利落的個性美。
坦白說,她並不美,與他見過那些螓首柳眉瓜子臉的典雅佳人相較,她的五官稍嫌深刻分明,不夠柔美,但那清新的陽光氣質從第1眼看上去,卻令人打心底感到舒服。
「大家好,我是方歆!」
這是她的自我介紹,簡單而利落,一如她第1眼帶給他的感覺。
「好,那麼現在讓老師來看看哦——」那只「垂死杜鵑鳥」又發聲了,幾個好不容易掙扎着醒來的同學,悔不當初地恨不能再繼續睡死下去。
帶著嬌得令人頭皮發麻的軟嗓,杏眼兒瞥向言仲夏的方向,一張臉孔瞬間轉換得親切無比。「這樣好了,方歆個子高,妳就坐班長旁邊,第2排最後一個位置。言仲夏,你要好好照顧我們的新同學,幫助她適應環境哦!」
「好的,老師。」

同一時間,無數雙又羡又妒的眼神朝她射來,並且清一色都是女性。
方歆感到莫名其妙,疑惑地拎着她的書包來到老師所指定的座位。
最後一排就只坐著兩個人,除了她之外,就是那個「據說」是班長的傢伙。
她好奇地多看了一眼,正好與他偏轉過來的目光接個正着。
「你好,我——」好歹以後是鄰居了,她打算先做一下國民外交,有備無患。

誰知——

「上課不要講話。」
他居然面無表情地丟來這一句。
方歆呼吸一窒,涼颼颼的一桶冷水,教她出師未捷的熱情宣告陣亡。
不講就不講,稀罕!
她沒好氣地撈出歷史課本,說好聽一點是當裝飾,說實際點是當桌墊。任憑講台上口沫橫飛的講古,她在講台下瀟瀟灑灑地作畫自娛。
言仲夏在低頭做筆記時瞥了她一眼。
瞧瞧他看見了什麼?她居然畫了張皺眉擠眼兼吐舌頭的俏皮鬼臉,而且畫得靈活生動。
他敢拿由小到大的模範生榮譽打賭,那絶對是針對他的!
看不出她挺有作畫天分的。
他忍不住又多看了幾眼。
她又在前方畫了張講台,上頭有一隻分不出是麻雀還是烏鴉的動物,正張着大嘴呱呱呱地直叫,旁邊附加幾顆水珠子……噢,好吧,他承認他知道那是口水。
想當然耳,講台下是一隻隻呈垂死狀的小動物,有?子、貓咪、猴子、小白鼠、無尾熊……甚至連國王企鵝都有,而且神韻像極了班上每一位同學。
現在才發現,原來他們班居然是動物園。
沒來由的,他竟被逗出幾許想笑的慾望。
沒想到她才轉學來不到半天,就將「垂死杜鵑鳥」及同學們的特色抓得如此精闢傳神。
不過……那張逗趣鬼臉旁邊的動物他就很有意見了。
一隻招搖着彩色羽毛的孔雀?
什麼嘛!他有那麼高傲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