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40 頁


出去誰信? 欺騙社會的傢伙,可恥、可恥、可恥到了極點! 「你又在裝什麼白痴了!」一本筆記冷不防拍上她的後腦勺,想都不必,自是她「親愛」芳鄰的傑作。 她要笑不笑地轉過頭。「請問我們偉大的班長又有何指教了?」
作者:寄秋 / 頁數:(40 / 0)

還不都是為了這個無恥的傢伙!兩人一天到晚纏鬥在一塊兒,久而久之,很自然地就會傳出「方歆和言仲夏交情特別好」之類的流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拜他所賜,至今她都沒交到半個女性朋友。
她這是招誰惹誰了?
言仲夏這傢伙根本就是個雙面人!
人前一副氣質溫文的模樣,人後卻是一張令人想痛毆一萬次的刻薄嘴臉,像這樣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傢伙,哪一點值得一幹少女芳心暗許,瘋狂迷戀?
她相信,任何人只消見識過他在她面前的惡形惡狀,都不會再蠢得對他懷抱什麼可笑的夢幻情結的,可是……唉,想歸想,說出去誰信?
欺騙社會的傢伙,可恥、可恥、可恥到了極點!
「你又在裝什麼白痴了!」一本筆記冷不防拍上她的後腦勺,想都不必,自是她「親愛」芳鄰的傑作。
她要笑不笑地轉過頭。「請問我們偉大的班長又有何指教了?」
言仲夏以眼神示意她撿起來,她順手摸起,上頭清晰工整地寫着他言大少的名字。
「幹麼?」
又一本筆記「蒞臨」她的頭,正是她方大姑娘的歷史作業。「重寫!」
「我為什麼要!」方歆不爽地丟回去,有交作業就不錯了,他還挑!
「因為豬寫的都比你好看!」既然某人要自取其辱,那他就不客氣了。
「哪有——」正待抗議,目光接觸到二度砸回她身上的歷史作業。一個是字跡清逸俊雅,內文翔實端整,有條不紊;另一個是光字型就可以玩猜謎,內容更是文不對題,秉持有寫就好的原則。
兩相對照之下……唉,真是讓人傷心欲絶的殘酷對比。
他到底是要怎樣嘛!以他的出色來嘲笑她有多丟人現眼嗎?
「照着我的寫,放學以前交給我。」

「喂——」正欲反駁,寫完黑板的老師已回過身來,同一時間,言仲夏端出一貫的專注表象,彷彿多認真地做着筆記,而她,就好死不死地被逮個正着。
「方歆!上課專心聽講,不要騷擾其它同學。」

騷、擾?!
她恨得牙癢癢的,到底是誰在騷擾誰呀?
「沒關係的,老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言仲夏微微一笑,適時扮演好學生形象,很有雅量地包容她。
很好!這下她又成了眾矢之的的千古罪人了。
這、個、不、要、臉、的、雙、面、人!
中午十二點的下課鐘聲一響起,方歆立刻抄起便當,以跑百米般的速度衝了出去。
今天她絶對、絶對不要再讓言仲夏那個顧人怨的給逮到,否則她光氣就氣飽了,還吃什麼飯?
教師停車場後頭,有一片山坡地,鮮少有人走動,躺在綠葉成蔭的大榕樹下,會舒服得讓人昏昏欲睡,是她閒來沒事時,最愛去的地方。
找了個蔭涼的地方,她一屁股坐了下來,看了看四周——很好,沒半個人。
她心滿意足地抽出免洗筷,準備大快朵頤——
「跟你說幾遍了,吃東西不要狠吞虎嚥,當心哪天噎死沒人收屍。」

一口青菜卡在喉嚨裡,差點真的被噎死。
方歆瞪大眼,看向由身後冒出來的「青仔機」。
哇咧!這傢伙是人嗎?神出鬼沒的!
「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她愣愣地問。
言仲夏隨意瞥她一眼,不置一詞,在她身旁優雅地坐下。
如果她沒誤解,那個表情應該可以解讀為:以你的腦容量,很難向你解釋我的智慧。
方歆深吸了一口氣。
不要計較,千萬不要跟他計較——
她在心中不斷默念、催眠自己,然後看著天上的白雲悠悠,當作沒聽到。
言仲夏也不以為意,逕自抽出免洗筷用餐。「喂——」
「幹麼?」她愛理不搭的。
「從今天起,放學後和我一起走。」

「嗯哼!」她斜眼瞥他,擺明了告訴他:你在說夢話嗎?
白天在學校任他作威作福也就罷了,放了學誰還鳥他?
「如果我說,這是垂死杜鵑鳥交代的呢?」他悠閒回道,順手干走了她便當內的滷蛋。
方歆磨着牙,眼睜睜看著他搶劫了她心愛的滷蛋。「你又在老師面前搬弄什麼了?」他要沒說什麼,杜娟娟會要他連放學都盯着她?這卑鄙無恥的小人!
言仲夏挑眉,神情很嘲弄。「憑你罄竹難書的功跡,還需要我「搬弄」什麼嗎?」
見他筷子又要伸來,她立刻跳離三大步,誓死捍衛便當,遠離土匪。
言仲夏聳聳肩,滿不在乎地繼續吃他的便當。
他這不痛不癢的神態,看在她眼裡可不爽了,想也沒想,很報復意味地打劫了他的炸鷄塊。
「最近收斂些,大肚魚在盯你了。]大肚魚,指的是他們那個頂着啤酒肚,中年發福的訓導主任。
這下,天上飛的、陸上走的、水裡游的都一應俱全了,不只他們班,這所學校儼然就是一座動物園。
「你怎麼知道?」她口齒不清地回道。嗯,好吃!總算心理平衡了些。
言仲夏白她一眼。「聽我的就是了。」

也不想想他是何許人也,言仲夏三字,是眾師長心目中的寵兒,什麼事瞞得過他?
「大不了就記過,待到待不下去時再轉學而已,哪有什麼大不了的。」
都轉到不要轉了,家常便飯啦!
言仲夏持筷的手一僵。「你試試看!」
幹麼呀?轉學的又不是他,擺什麼死人臉,嚇人啊?!
「反正這所學校也沒多好玩,不走還留戀什麼?」
言仲夏沉默了好久,直到解決完整個便當,而她也以為話題早結束了時,他才冷冷地吐出一句:「所以被當成瘟神給請出校門,尊嚴盡掃,你也不在乎了?」
他以為她會氣呼呼地反擊,就像以往的每一次,可是出乎意料的,她什麼也沒說,臉上甚至沒有任何表情。
不知為何,看到這樣的地,言仲夏竟感到一絲後悔。
他是不是不該用這麼傷人的方式激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