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41 頁


步伐,言仲夏突然由身後握住她的手腕。 「如果你真的那麼在乎——」他沈吟了數秒。「我收回那句話。」 也不等她有所反應,他放開了她,轉身往反方向走。 留下方歆微張着嘴,像個獃瓜杵在原地,回不了神。 他——這
作者:寄秋 / 頁數:(41 / 0)

午睡鐘聲適時響起,兩人不發一語地起身回教室,一路上,誰都沒再開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3章
『仲夏情方熾』午休過後,她又回覆原來那個愛笑愛閙的方歆,若無其事地和他瞎扯打屁。
但,不知怎地,言仲夏忽然覺得,她並不是真的那麼快樂,臉上那抹陽光燦笑看在他眼裡,竟覺有些不真實,就像他總以溫文儒雅的表象示人,那只是一種保護色……
放學後,想當然耳,方歆是被言仲夏給揪着一同走出校門的。
一整個下午,言仲夏出奇靜默,只會用一雙研究白老鼠的眼神看她,任她再會搞笑耍寶,久了也會沒勁兒。
過了前頭的十字路口,兩人就要分道揚鑣了。一等前頭的號誌燈由紅轉綠,她跨出步伐,言仲夏突然由身後握住她的手腕。
「如果你真的那麼在乎——」他沈吟了數秒。「我收回那句話。」

也不等她有所反應,他放開了她,轉身往反方向走。
留下方歆微張着嘴,像個獃瓜杵在原地,回不了神。
他——這算道歉嗎?
這麼自負自傲的男孩,也會向她道歉?
在那之後,兩人同進同出,校裡校外都可見兩人纏斗的身影。
她不是沒想過要落跑,可是很遺憾的,最後還是被逮個正着。
久而久之,她也懶得抗議了。反正,她要真有心惹事,哪是他盯得住的?
經過她強力的宣告後,總算將「方歆死纏倒追言仲夏」的裴言流語,硬拗成「方歆和言仲夏是好哥兒們」的版本。
然後,她又好笑地發現,她成了女人堆中炙手可熱,爭相巴結的對象。
正所謂暴政之下必有反民,長久處於言仲夏的暴政欺壓之下,她也學聰明了,懂得遠到機會,就由他身上揩點油水,例如——
「嘆,方歆,你知不知道言仲夏喜歡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巧克力、甜點、蛋糕!」她想也沒想,說了一串甜食。
「是嗎?」同學滿臉的懷疑,男生也喜歡吃甜食?
「是你自己問我的,信不信由你嘍!」她滿不在乎地轉身走人。
沒有意外的,她所列的那串清單,在放學前便傳遍各班級,然後隔天,那些東西會一一出現在言仲夏的座位,並且在放學前,全進了方歆的肚子。
於是乎,全校都知道言仲夏愛吃甜食,情人節那天,言仲夏收到的巧克力多不勝數。
時光,就在這樣似敵亦友,對立卻也相互照顧的笑閙情誼中流逝,三百六十多個日子過去,言仲夏沒有意外的年年連任模範生,段考從未拿過全年級榜首之外的名次,榮譽榜時時有他為校爭光的傑出表現,赫赫功跡,讓人想忽略都難。
而另一方的黑名單,打架閙事她也從不缺席,方歆二字所代表的,是全校師生眼中的頭痛人物,恨不能早早掃出校門。
相形之下,怎不教人感觸良多?
偏偏,他們又老愛廝混在一起,古聖先賢不都說物以類聚嗎?任誰也想不通,出色優異的言仲夏,為什麼偏偏只與方歆這個不安分的闖禍精親近深交?還形影不離咧!
每回聽到類似的評論,方歆總會很不屑地嗤之以鼻。
誰不曉得這傢伙是在利用她來襯托天堂與地獄的分別,她愈差勁,就更能彰顯他的出眾不凡。
至少,他一直不遺餘力地在告訴她這一點。
自卑嗎?哼哼!在他長期的訓練之下,她早就練就金剛不壞之身了,要不,她哪還能活到現在?不早早被「氣死驗無傷」了。
不過,話是這麼說,每回考完試,經過中廊,視線還是會毫無道理地飄向榮譽榜,直覺地將目光往上移,在全年級總成績統計的排行榜首位找到熟悉的名字那瞬間,唇畔不自覺地露出淺笑。

而另一方的言仲夏——

「又一個小過。」
他嘆了口氣。「姓方的,你幾時又給我跑去校外和人鬼混?還飆車?!」最不可原諒的,是遜斃得讓大肚魚給逮個正着,智障啊!
「那不能怪我,是那群人太囂張,我看不過去,才——」
「你還有理!」他不客氣地一指往地額頭戳去。「看看你這回考的是什麼成績,除了國文,沒有一科及格,數學還給我抱鴨蛋,說到蹺課、打架,你倒很在行,姓方的!你到底想不想畢業?!」真是愈想愈氣。
她哪有那麼不可救藥?
「我、我有很努力了,至少英文——」方歆努力反駁,洗刷冤屈。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英文之所以還有個位數可拿,是因為有選擇題讓你給蒙到。」
不提還好,說到這個更火!
方歆被堵了個啞口無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誰教她考英文時,用銅板擲交被他給看到。
「那也是我做人成功,老天才有保佑——」她小聲咕噥。
很不幸的,他又聽到了。
「是哦,保佑你得六分!」算一算,不過才拗對三題而已,她做人還真是「成功」!
什麼嘛,訓人訓得這麼順暢流利,「好聽擱抹跳針」,他以為他是她的誰呀!

方歆不爽地正要回嘴——

[三年五班,言仲夏同學,請到訓導處來一趟。」

廣播器適時傳來的深情召喚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去吧、去吧,模範生,大肚魚在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了,和我鬼混沒什麼好前途的。」
她解脫地揮手趕人,去吧、去吧,千山請獨行,她絶不相送。
八成是為了保送甄試的細節,這群師長倒是很關心他的升學狀況。
「別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算了!」他白她一眼,先前往訓導處,打算稍後再議。
「誰理你啊!」方歆在他背後猛扮鬼臉。
還好熬過這學期就可以擺脫他了,沒見過有男生比他更龜毛的,再讓他管東管西下去,她就快抓狂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