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42 頁


道的。 說得再明白一點,就是利用人家的純情少女心,行敲詐之實。 天曉得,他根本不愛吃甜食,最後那些點心,還不都是入了她的口。 他伸了伸腰桿往後仰躺,枕着她的玉腿,舒舒服服閉上了眼。 在她面前,他可以隨興自
作者:寄秋 / 頁數:(42 / 0)

下一堂是體育課,離開訓導處後的言仲夏,沒在球場上找到她的人,便直接到教師停車場後的那片山坡地,果然見她懶洋洋地靠坐在樹底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順手將那盒剛收到的黑森林蛋糕迎面拋去,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怎麼沒去打球?」
「等我的下午茶啊!」肚子好餓,哪有精力打球?
她不客氣地當着他的面,品嚐起精緻蛋糕。
[真懷疑你前世是什麼動物!」沒見過食量比她更大的女人,有夠能吃的,而且超愛吃甜食,可偏偏就是怎麼吃都吃不胖。
她根本打一開始就居心不良,當全校師生都知道他愛吃甜食時,他居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說得再明白一點,就是利用人家的純情少女心,行敲詐之實。
天曉得,他根本不愛吃甜食,最後那些點心,還不都是入了她的口。
他伸了伸腰桿往後仰躺,枕着她的玉腿,舒舒服服閉上了眼。
在她面前,他可以隨興自在,全不設防。
[怎麼不說話?」他低問。
「嗯——」將最後一口蛋糕送進嘴裡,才道:「在想明天的菜單。」

她只要放出風聲,說言仲夏想吃什麼,明天絶對會毫無意外地送到她眼前,言仲夏就這點最夠意思,有好料的,絶對少不了她一份。
言仲夏撐起眼皮,沒好氣地瞥她。「你一點都不會羞愧耶!」
還擬菜單咧!他真的覺得他的「美色」被賤賣得很徹底。
羞愧?那會比杏仁酥更重要嗎?
思考了三秒,還是決定要杏仁酥。
「好,就這樣決定了,明天吃杏仁酥。」

「吃你個頭啦!」言仲夏拍她大腿一記,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死到臨頭了還不自知。「放學後到我家來,不要再想吃的事了!」
「要幹麼?」她興緻缺缺,還不給面子地打了個呵欠。
「我幫你溫習課業,下回給我考像樣點的成績,別老拿那種連孔老夫子都想死給你看的分數。」

「不要!」這回更囂張,直接往另一個方向倒頭睡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起來,不要裝死。」
他坐起身,推了推她。
死性堅強,不理他。
「方、歆!你給我起來!」他欺上前,兩手揉麵團似的,毫不憐香惜玉地捏她臉頰。
「不要壓在我身上,你很重耶!」痛到不行,她護着被捏紅的臉頰,死命推他。
「那你去不去?」
「你又不是我的誰,我為什麼要聽你的?」笑話,叫她去就去,太沒原則了。
「非常好!」修長的手移到她頸上。「我直接掐死你,免得你丟盡學校的臉,把師長們氣得集體自殺!」
還真掐下去了?
[言仲夏!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你幹麼一定要跟我過不去?」看她日子愜意,他眼紅嫉妒嗎?
「對,我就是看不慣你浪費生命的人生態度,怎樣?」
「幹你什麼事了?鷄婆!」方歆拍掉他的手。「走開啦,你知不知道你很討厭!」
「彼此、彼此!反正我看你也沒多順眼。」

方歆踹他一腳。「那還不滾?」反正她從沒奢望過任何人來喜歡她。既然相看兩相厭,那更好,一拍兩散嘛,何樂而不為?
言仲夏吃痛地悶哼一聲。「你這番婆!」
「我還有更番的,你要不要見識見識?」
在她有下一波暴力行為之前,有了前車之鑒的言仲夏曲起修長的腿壓制她。「我警告你,別想放技重施。」

「你去死!」一旦她火起來,是完全失去理智的,想也沒想就一拳揮出去。
一直到刺痛感由臉頰泛開,他都還不敢相信發生了什麼事。
她、她真的給他打下去了?!
長這麼大以來,她是第1個敢打他的女人。
是錯愕、憤怒,還是其它,他分不出來。
「好、極、了!姓方的,就為了你這一拳,我們這輩子扯不完了!」
「那不然你能把我怎樣?」一雙黑眸充滿不馴地回視他。
不曉得是不是被她給氣過頭,他居然低低笑了起來,笑得——令她髮毛。
他坐起身,沈思般地支着額,好半晌才不着邊際地冒出一句:「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大哥做點心的手藝是一流的,不輸給五星級的師傅?」
「那又如何?」反正又吃不到。
「就當是條件交換吧!你到我家來,乖乖陪我複習功課,我請我大哥做點心招待你,要是你覺得難吃,歡迎你連着盤子一起砸到我頭上。」

脅迫不成換利誘,他還真不死心。
可是……這對他又有什麼好處?就因為看不慣她醉生夢死當廢人?他以為他是救世主啊?
不過……聽起來挺誘人的。
「要是——我仍然不屑呢?」很好奇他還有什麼手段沒使出來。
「如果你還想順利畢業,最好不要和我辯!」他沈聲警告。
答案出來了,是威嚇。
方歆承認,她是真的很沒志氣。
因為,她最後還是敗在美食的手上了。
言仲夏沒唬爛她,言大哥的手藝真是好得沒話講,讓她甘心為了吃一盤美味點心而拋頭顱灑熱血,更何況如今只是坐著聽言仲夏的催眠曲。
「姓方的,你敢給我睡着,咱們就走着瞧。」
老規矩,一本厚重講義招呼上她昏昏欲睡的後腦勺,再有天大的瞌睡蟲,也全跑光了。
他就這點最不可愛,老敲她的頭,再聰明的腦袋瓜也被他打笨了。
她不爽地揮出拳頭。[言仲夏,你明不明白什麼叫愛的教育?」
習慣了她動不動就訴諸暴力的惡行,要再被暗算,那也只能算他蠢了,而他言仲夏一向都是聰明人,而且適應能力極好。
他反應迅速地偏頭避開,同時扣住那只犯案中的手。「對你只適合用鐵的紀律,野蠻人!」
「誰像你,老拿一張溫文無害的面具欺世盜名,雙面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