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43 頁


見地板上糾纏得難分難捨的少男少女。 他嘆了口氣。「請問你們是在複習課業還是玩摔角?」 兩人同時止住動作。 「哼!」就連不屑地撇開頭的動作都很一致。 「起來吧,洗洗手,先吃完蜂蜜鬆餅再……呃,繼續。」言孟
作者:寄秋 / 頁數:(43 / 0)

言仲夏哼笑。「不錯嘛,你還知道什麼叫「欺世盜名」,那上回的國文模擬考,你為什麼寫不出來!」一掌更是不客氣地拍上她腦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惡!你就會欺壓我!」方歆卯上了,手腳並用地攻擊他。
由於動作太大,她一時重心不穩,索性惡劣地拉他一同跌下去,兩人在地上纏鬥成一團。
「看清楚,這才叫「欺壓」!」仗着高出她一個頭的優勢,言仲夏以身體壓制她,一點欺凌弱小的羞恥感都沒有。
「是、嗎?」她笑得很假,手肘狠狠地拐了他胸膛一記。
「唔!」言仲夏痛哼。「你這潑婦——」
端着剛烤好的餅乾進門的言孟春,一眼就看見地板上糾纏得難分難捨的少男少女。
他嘆了口氣。「請問你們是在複習課業還是玩摔角?」
兩人同時止住動作。
「哼!」就連不屑地撇開頭的動作都很一致。
「起來吧,洗洗手,先吃完蜂蜜鬆餅再……呃,繼續。」
言孟春說得很含蓄,實在很難預估他們是會繼續讀書,還是繼續打架。
一說到吃,方歆立刻精力充沛,一馬當先地衝上前去,一點都沒有作客的自覺。
「唔!真好吃,言大哥,我真是太愛慕你了。」
一口鬆餅、一口果汁,吃得不亦樂乎。
「濫情!」言仲夏悶哼着坐起身,隨手撈起掉落地面的講義。
言孟春笑笑地走上前去。「仲夏,你不吃嗎?」
「氣飽了。」
翻動筆記,一面在方歆的課本上做重點補充。
言孟春大致看了下他們的複習進度。[還可以嗎?」指的當然是方歆,以仲夏的程度而言,上一流的公立高中比吃飯睡覺還容易,從來都不需要他擔心。
他知道這個平日與他打打閙閙的女孩,在仲夏心目中的地位是特別的。這是他這個在人前總是溫和有禮、同時也保持距離的二弟頭一次帶同學回家;也是頭一回,在親人之外的人面前無拘無束,表露真性性——不論仲夏承不承認。
就不知……這女孩懂不懂得珍惜他的用心良苦了。
「那只豬腦袋瓜只裝得下吃而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言仲夏冷冷嘲諷。
「喂,姓言的,你在說誰?!」方歆聞言,氣咻咻地衝向他。
「那要看誰對號入座了。」
說完,順勢咬掉了她手中的餅乾,要不是她閃得快,現在五根手指已經成四根半了。
「吐出來!你這個土匪!」她撲上去掐住他的脖子,大有「老娘和你拚了」的氣勢,全然忘了先前被羞辱的不悅。
就像言仲夏曾經調侃她的——她腦細胞的結構堪堪比草履蟲強一些而已,都是單細胞生物,一次只能專注于一項事情。
言仲夏懶懶地朝兄長拋去「我就說吧」的眼神。
腦袋瓜不是隻裝得下吃的?!哼哼!言猶在耳呢,虧她有臉否認。

這對天生冤家啊——

言孟春好笑地搖搖頭,退了出去,挪出空間讓他們當戰場。
段考前幾天,言仲夏三令五申,命令她八科至少也要及格個四科。
說這話時,方歆正打着呵欠,研究地上螞蟻的龜行速度。
他又加上一句:「反正對你這顆豆腐腦,我也不敢要求太多了,能及格個四科對你來說已是極限。」

就是這句話,惹毛了方歆。
考前放溫書假的最後一天,她卯起來死K活背,發誓非要他將那句話吞回去不可。
再然後,到發考卷的那一天,無數老師跌破眼鏡,栽倒在地爬不起來。
「怎樣?」她囂張地揚了揚考卷。
及格了六科,正好構上及格邊緣,算不上好,但是已經比言仲夏預期的好上許多了,只除了數學、英文無法一蹴可幾。
他緩緩地勾起一抹淺笑。「我知道你辦得到的。」

一切全在他意料之中。她不笨,只是志不在此而已,要認真讀起書來,未必遜色。
方散愣了下。「我是不是中了某人的激將法?」
那個「某人」聳聳肩。他只是抓準她衝動起來便不顧一切的脾性罷了。
「你到底收了杜鵑鳥多少好處啊!」否則幹麼心思費盡,無所不用其極?
言仲夏一愣,而後輕笑。「我只是告訴他們,如果辦不到,我就要在訓導處前切腹自殺。」

有一瞬間,那記溫淺的笑容,迷眩了她的眼,心——無法解釋地狂悸了下。
從沒認真看過他,她頭一回發現,這傢伙笑起來還真是要命的好看!
「又魂遊到哪裡去了!表情好弱智!」八成又在想吃的了,瞧她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言仲夏惡意地伸手揉亂地清新利落的及肩短髮。
[言仲夏!」她哇哇叫地跳起來,滿屋子追殺他。
一直到好久、好久以後,她才想起自己忘了問:她辦到了,對他又有什麼好處?時尚書屋
第4章
『仲夏情方熾』若問,畢業之前最後一個重要的節日是什麼,依眼前的盛況來講,若回答[言仲夏的生日」,恐怕再貼切不過了。
一大早,才剛踏進校門,收不完的禮物便朝他蜂擁而來,想推都推不掉,只好一一往方歆身上塞。
就在兩人快被鮮花禮物淹沒之際,他總算擠進教室來。
看到座位上大大小小、堆積如山的精美包裝盒,她几乎腳軟。
方歆這才深切體驗到,言仲夏真的是公認的校園情人,魅力無法擋。
言仲夏似乎已是司空見慣,鎮定如昔地走向他的座位。
最後一堂的歷史課,他們的導師杜娟娟在做完最後的總複習之後,突然說:「再不久,大家就要畢業,走出這個校門,各奔前程,以後,就少有機會再同聚一堂,親愛的寶貝們,我知道你們一定會想念我……」

又在裝可愛了。方歆捧着虛弱的胸口,忍着不吐出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