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44 頁


「哇,咱們的壽星來了!」 同學們蜂擁而」。「仲夏,生日快樂——」 「謝謝。」環顧拓開的室內空間,沒見着那道熟悉的陽光身影,言仲夏的眸光瞬間略微一黯。 「仲夏學長,畢業以後,有空要回來看我們哦!」想到以後,
作者:寄秋 / 頁數:(44 / 0)

「所以——」嗯心巴拉念一串,重點終於來了。「老師和康樂股長一個星期前就策劃好了,趁着言仲夏生日的這一天,放學後,我們來為他辦個慶生宴,同時也是最後一次歡聚,為國中生涯划下美好的句點。不勉強,大家自由參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原來今天是你生日。」
方歆淡瞥他一眼。
「你會來嗎?」他反問。
「看你賣弄風騷?哼哼,我沒那麼閒。」
就算有那麼閒,她也情願去抓蚊子來玩。
放學前,消息已傳了開來,原本單純的班級聚會,在各班的「共襄盛舉」之下,成了熱閙滾滾的「送舊會」。
茶會地點,在學校鄰近的一家茶坊。
守時,是言仲夏為人所稱道的優點之一。準七點,言仲夏出現在茶坊門口。
「哇,咱們的壽星來了!」
同學們蜂擁而」。「仲夏,生日快樂——」
「謝謝。」
環顧拓開的室內空間,沒見着那道熟悉的陽光身影,言仲夏的眸光瞬間略微一黯。
「仲夏學長,畢業以後,有空要回來看我們哦!」想到以後,再也沒有他俊逸清雅的身形伴她們走過枯燥無味的求學生涯,一群純情學妹都快心痛死了。
「會的。」
由頭至尾,他始終維持着溫文得宜的笑容,耐心傾聽每一句話,溫柔而體貼地關照每一個人。舉手投足間,自然地展現出風雅氣質,迷得一串少女芳心痴醉不已。
杜娟娟老師所安排的節目非常精采,過程中全無冷場,直到八點過後,方歆才旋風似地衝了進來。
停住步伐,人還在喘,目光就先梭巡言仲夏的所在地。
這並不困難,他永遠都是人群中的焦點,或者說,他本身就是個出色耀眼的發光體。
被包圍在數不盡的熱情之中,有如眾星拱月,照理說,他該是快樂的,可是為何那抹笑,看在她眼中,卻覺有一絲清寂?
他——也會寂寞?
不會吧?他嫌圍繞在他身邊愛慕的人還不夠氾濫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心有靈犀嗎?交談中的言仲夏忽然朝她所在的方向望去,不知跟對方說了什麼,而後快步朝她走來。
「笨蛋歆,你有沒有點時間觀念啊!」迎頭就給了她一記爆慄。
她仍是一身輕便的襯衫和一條洗舊的牛仔褲,一頭短髮亂得不能看。
她總是這樣,來去匆匆,沒一刻靜得下來,到現在人都還在喘氣呢!
「注意形象啊,大眾情人,別忘了現在有N雙眼睛在看你。」
習慣了他打招呼的方式,方歆已不會再蠢得被他的惡劣態度給惹惱。
「形象不會讓我忘了你遲到一個小時又八分二十七秒的事實。」

「吱!我有說要來嗎?」還遲到咧,沒有不到就不錯了。「閃啦,我渴得要死。」
繞過他,逕自找喝的去了。
言仲夏張口正要說些什麼,她頓了頓步伐,沒回頭,只朝後頭丟了只小禮盒給他。「拿去!」
言仲夏看了下手中「足以五手掌握」的不明物。
「送得這麼寒酸,笨蛋歆,你實在不是一個「摳」字能形容的。」
他涼涼諷刺。
方歆當作沒聽到。
反正是事實嘛,比起那堆小山高的生日禮物,她的禮物確實是渺小得可憐,還怕他講啊?
要不是看在所有八竿子打得着邊的人都送了,而「據說」交情與他好到「師公仔聖交」的她,不送禮好像有點說不過去的話,她姑娘才懶得管他幾十大壽咧!
是錯覺嗎?她感覺言仲夏的活力又回來了,拚命地削她、貶她,嘲弄她……看來,他的愉快是建築在損她的樂趣上,缺德的傢伙!
「喂,拜託你口下留情好不好?老闆已經在瞪你了。」
就算這裡的消費是采自助式的,她也沒必要撈老本似的拚命吃吧?
在心底一一倒帶,細數曾丟進她肚裡的食物,愈數就愈覺丟臉。「如果可以,我實在很不想承認我認識你。」

「沒人要你跟在我旁邊。」

「若不好好盯着,怕你連盤子都給啃了。」
說歸說,看見她最愛的草莓蛋糕,還是順手撈來放入她盤中。
這副看起來細細瘦瘦的身軀,到底東西都塞到哪兒去了?認識一年多,他從來都沒理解過。
而埋頭苦吃的方歆,自然也沒發現言仲夏撐着下顎,凝視着她的專注神情——
壁上的鐘,敲出一聲清亮聲響,也將沈浸在回憶中的方歆敲回現實。
凌晨一點了。
枕邊人的呼吸依舊輕淺均勻,她忽然童心一起,撈起一綫髮絲,往他沈靜俊雅的面容撩逗。
也許真是累壞了,言仲夏僅是翻了個身,隨手一撥,睡夢中下意識地扯來柔荑往腰際擺放,她一個沒防備,跌入他胸懷,熨貼赤裸肌膚——
他身上的氣息與溫度,她已經很熟悉了,真的。
不需有任何比較,也不需要什麼證明,她就是知道,這輩子,她再也找不到第2個能如此契合她的男人了。
挪了挪方位,在他懷中找到最舒適的角落,方歆安安穩穩地枕在他的肩窩處,指尖順着赤裸的胸膛,撫玩他頸上的銀鏈。
十三年了,銀鏈早已褪了色,可他仍然掛着它。每回歡愛時,總見它斑剝的光芒在她眼前垂晃,而她,也總是在激情難抑的極致瞬間,忘形地咬住上頭的銀墜。
如果她沒記錯,這條歷史悠久的銀鏈,正是十五歲那年,她送他的第1項生日禮物。
猶記送他時,他一臉滿不在乎的淡諷神情,可是在形形色色的精緻禮品中,獨獨這條不起眼的銀鏈,讓他保留了十三年。
回想起聯考前那段日子,簡直是活在地獄。
天天揪着她寒窗苦讀,K起人來毫不留情,那些個日子最大的收穫,除了課業上的外,就是肯定他的腳夠長,踹起人來也很痛。

他總是這樣啊——

對她不假辭色,出口從沒好話,一張毒嘴損起人來殺人不見血,非得把她削到無地自容才罷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