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47 頁


開言仲夏的視線,方歆抽回手,退開一步。 「很抱歉利用了你,還有,謝謝你的配合。」 「不客氣。不是要去看電影嗎?」他笑笑地娣凝她。 「呃……」方歌以為他在調侃她。 老實說,半路認男友實在是很丟臉的一件事
作者:寄秋 / 頁數:(47 / 0)

方歆這才注意到,她手氣還真不是蓋的,這順手拉來的路人甲長得還不錯耶,文質彬彬的,尤其笑起來的溫柔神情,真的很好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因為太訝異自己百年難得一次的好運道,一時反應不過來,只會傻呼呼地盯着人家瞧,以至于沒瞧見言仲夏剎那間的怔愣。
從沒見過她用這麼痴迷的眼神瞧過誰,難道……她是認真的,不是在說笑?
「不是說要去看電影嗎?再不走來不及嘍!」男孩拍拍她的臉,提醒道。
咦?這傢伙挺上道的耶!
衝著地讓她扳回一城,難得占了上風的分上,她毫不吝惜地賞給他一記甜笑,主動勾住他的手臂。「那還不快走?」
看著相偎遠去的身影,言仲夏失神站在原地,伸出去的手,又僵硬地收回——
一直到離開言仲夏的視線,方歆抽回手,退開一步。
「很抱歉利用了你,還有,謝謝你的配合。」

「不客氣。不是要去看電影嗎?」他笑笑地娣凝她。
「呃……」
方歌以為他在調侃她。
老實說,半路認男友實在是很丟臉的一件事,剛纔太火大,只顧着在言仲夏面前爭一口氣,現在才想到要羞愧。
「我、我還有事……」
先落跑了。
「不問問我過去找你,有什麼事嗎?」他冷不防冒出一句。
咦?她不解地回過頭。
「你不是路過?」然後剛好倒霉被她逮到?
「不是。」
他愉快地勾唇。「巧得很,我正準備去找你面試。」

「面什麼試?」
「應徵男友一職啊!沒想到我都還沒開口,你就迫不及待告訴我,我錄取了,着實教我受寵若驚。」

不、不會吧?
她運氣向來是衰得連上帝都為她哭泣,要不然怎會倒霉得招惹到方燕與言仲夏這兩尊瘟神,害地幾度氣短壽命?
難道說,老天爺終於也看不過去,難得垂憐了一下這個倒霉得空前絶後的女人?
「你、你認識我?!」他們明明沒見過面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時有耳聞。」
他答得很保留。
但長期在言仲夏的「訓練」之下,她已經學得很有自知之明了。她近乎自暴自棄地道:「是胡作非為出了名吧?」
男孩輕笑,柔聲道:「那也是別人無法取代的珍貴特質啊!」
這算褒還是貶?
「是哦!至少你再也找不到比我更會闖禍的女人了,對吧?」
算他聰明,選擇了不予置評。
「我是國貿三乙的莊克群、諸多指教,方學妹。」

「呃,我……」
習慣了和言仲夏拳來腳去,從沒被異性這麼彬彬有禮地對待過,她一時不知怎麼回應。
「會很為難嗎?原諒我順水推舟的卑鄙,我是認為,既然我們都聯手合演一齣戲了,那麼不如就演到底,我並不會逼你接受我,只是想請你給我一個機會,試着和我交往看看,如果真的不行,我尊重你的決定。」

人家都說成這樣了,她還能怎麼辦?
想到能從此擺脫言仲夏,嗯……光這一點就值得一賭了。
晚上七點整,言家的開飯時間。
言孟春將最後一道菜端上餐桌,言仲夏正好由外頭回來,順手將書本丟向茶几,紙袋中的餅乾則正好砸到啃了一地瓜子殻的言立冬。
[言仲夏,你吃了炸葯啦!」言立冬放下蹺高的腿,一臉莫名其妙。
添好飯走出來的言孟舂,看見小弟正打開餅乾啃着。
「咦?那不是你早上要我做給歆歆吃的嗎?你沒交給她?!」
言仲夏不發一語,神情陰鬱地起身上樓。
「哎——要吃飯了,你——」
「你們吃,我先去洗澡。」

下樓來的言季秋,恰好與他擦身而過。
「二哥」
言仲夏沒吭聲,直接進房。
「二哥今天怪怪的。」

「誰知道!八成月事不順。」
言立冬咕噥,一包餅乾已經被啃了一半。
「呃!那個……立冬,二哥是男孩子,不會有這方面困擾的,等你再大一點,自然就會……」
稱職的好大哥,自認有義務擔負教育之責。
言季秋在一旁悶笑。
大哥大概還不知道,他們家小弟早熟得有多不像話!
在一般小孩都還在包尿布、搶着吃乖乖時,立冬的初戀就已經在幼稚園時期如火如荼地展開,懂得怎樣泡馬子,橫刀奪愛了。
「先別研究二哥的月事問題,大哥,你知不知道他今天到底怎麼回事?」
言孟春看了眼小弟手中快要見底的餅乾,嘆氣。「可能和歆歆有關吧!」
「為什麼他的情緒會和方歆有關?」
言孟春沈吟了好半晌。
[還記得——仲夏那年的聯考失常嗎?」
「當然記得。」
那讓言家上下扼腕抱憾了好久,哪有那麼輕易淡忘。
「其實,仲夏早在聯考之前,申請保送甄試就已經通過了。」

也就是說,不管有沒有那場病,他都可以上一流的公立高中,根本不必抱病去參加聯考!
乍聞真相,大受打擊的兩人張着嘴,連蚊子飛過都忘了要合上。
「大、大哥,你開玩笑的吧?」言季秋笑得陰風慘慘,聲音嚴重顫抖。
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們這些時日替人懊惱地捶心肝捶到快要內傷的手足情深,又將情何以堪?!
回過神後,言立冬用了最快的速度衝去翻桌歷。「今天好像不是愚人節。」

「我是認真的!以仲夏的能力,都有本事把歆歆慘不忍睹的成績給拗到有這所不算差的五專可讀,自己又怎麼可能失常到這種地步?!姑且不論考出這樣的分數是不是蓄意,歆歆的成績是他一手拉上來的,他相當清楚她的程度到哪裡,要考出和她相去不遠的分數絶對不成問題。」

「拷!和方歆一樣的分數怎樣?有糖吃嗎?!」言立冬踢踢桌腳,強烈產生想扁人的慾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