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50 頁


辦。 「好嘛!」她閉上眼,慎重地許了三個願望,然後吹熄臘燭。 「許了什麼願?」 「第1,我希望我的成績有一天能超越你。」別老被他損得無地自容。 言仲夏哼笑。「小姐,這不叫願望,這叫奢望。」 她當成
作者:寄秋 / 頁數:(50 / 0)

今年的生日,將與眾不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等我一下。」
半途中,言仲夏跳下機車,找了家已經要打烊的店家,發揮他所向披靡,無往不利的男性魅力,總算說服老闆及時現做了個小蛋糕給他。
將蛋糕丟給后座的她,一路狂飄到西子灣。
常聽人說,入了夜的中山大學很美,一對對濃情蜜意的愛侶,會教人鬱卒到吐血,形單影隻的失意人最好別來觸景傷情。
方歆從沒來過,並不清楚,可是如今看來,還真不假。
放眼望去,全是相倚相偎的情侶,親密互擁着低唱情話。
言仲夏取出蛋糕,點上臘燭湊上她面前。[這才是屬於你的生日,許願吧!」
哇!是她最愛的草莓蛋糕耶!光看口水就快流下來了……
「我叫你許願,不是叫你幻想它有多好吃。」
言仲夏白她一眼,真不知道該拿這個貪吃鬼怎麼辦。
「好嘛!」她閉上眼,慎重地許了三個願望,然後吹熄臘燭。
「許了什麼願?」
「第1,我希望我的成績有一天能超越你。」
別老被他損得無地自容。
言仲夏哼笑。「小姐,這不叫願望,這叫奢望。」

她當成沒聽到。「第2我希望燕燕能成熟點。」

言仲夏不予置評地聳聳肩。「那第3呢?」
「第3個要放在心中,不能說出來,不然會不准。」

「想不到你那麼迷信。」

「你管我!」食指挖了蛇奶油,報復性地往他俊帥的臉抹去。
「恩將仇報的女人!」他不甘示弱,以牙還牙。
早料準他卑劣性格的方歆尖叫避開,差點一頭栽下海裡。
「喂,不要命啦!」言仲夏拉她一把,同時——也順道附送那團奶油。
「可惡,我是壽星耶!」居然這樣欺負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方歆不甘願地還以顏色,拿臘燭丟他,兩人纏閙成一團。
「好不好吃?」你一口,我一口,邊喂對方吃,也不忘順便替他上點白色彩妝,一個蛋糕,玩掉的比吃進去的還多。
「好吃得不得了。」
言仲夏也捻起有草莓的那一角湊向她,她都已經張着嘴等待了,入口前,他又臨時拐了個彎,往自己嘴裡送。
他當然知道她最愛吃草莓了,嘔死她,哈哈!
「啊,人家的草莓——」果不其然,她心痛地哇哇叫,湊上前要搶,只可惜他動作太快,迅速丟進嘴裡,方歆收不住跌勢,失了平衡的身體朝他栽去,不偏不倚地印上他的唇。
意外來得太突然,兩人都獃住了。
呃呃呃?這——什麼情形?
方歆驚惶地退開,窘得想挖洞鑽進去。
天!居然花痴地強吻了他!
娘呀,爹呀,方家的祖宗十八代呀,她不要做人了啦!
言仲夏尷尬地扯了扯唇角,乾笑道:「不必愛吃成這樣吧?我怕莊克群砍死我。」

「只要你不多嘴,誰會知道!」她已經胡言亂語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言仲夏僵了僵,他知道自己笑得多勉強。「放心,全天下除了我,不會有第2個人知道你為了一顆草莓,丟了初吻。」

方歆不解地抬頭。為什麼她會覺得,他這句話說得很諷刺?
有好長一段時間,他們只是背靠着背,看海浪一波波拍來,數着天上的星星,誰也沒再開口。

長長的一陣靜默過後——

[言仲夏,你還欠我一句生日快樂。」
她可是很介意的。
「對不快樂的人說生日快樂,是很諷刺的一件事。」

方歆愣住。
他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快樂嗎?!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沒對她說生日快樂?
她恍然頓悟,這世上若有誰最懂他,那便是身邊這個雖然嘴上老是得理不饒人,骨子裡卻比誰都關心她的男人!
就在這一刻,她衝動地想告訴他——如果他真的不喜歡她和莊克群交往,那她分手好不好?別為了莊克群而疏遠她,她懷念從前與他打打閙閙的日子……
「笨蛋歆。」
他早了她一步開口。
「幹麼?」她沒好氣地應聲。他就不能叫好聽一點嗎?
「好好把握你的幸福,既然這麼喜歡莊克群,就抓牢他,別讓他跑了,知道嗎?不然,我會狠狠地嘲笑你的愚蠢的。」

來不及出口的話,卡在喉間,默默嚥回。
原來他並不在乎,是她想太多了。
是啊,她想太多了,男友和朋友,終究是不一樣的,哪能相提並論?
還好她還沒說出口,不然,又要讓他嘲弄了。
「我當然會!那還用得着你說?!」不知是失望還是賭氣,她衝口而出。
「那就好,那就好……」
聲音低不可聞,不知在說給誰聽。
西子灣的夜,愈晚愈熱閙,然而,環繞在他們周遭的,卻是揮之不去的寂寥
方家有門禁,言仲夏趕在十二點之前,將她送回。
進門前,他俯低頭,在她耳邊低喃了句:「生日快樂。」

她錯愕仰首。
她不快樂,所以他不說,那他現在說了——是因為他認為現在的她是快樂的?
這獃樣,令他習慣性地又敲了她的頭一記,輕嘲:「笨蛋歆!」
在他離開前,她忽然想到什麼,揚聲問:「你到底跟蛋糕店的老闆說了什麼?」不然人家哪肯大費周章?
言仲夏聳聳肩,丟回一句:「你猜?」
賣什麼關子啊!方歆踢了踢石子,沒好氣地轉身進屋。
身後的言仲夏仰望星空,低低嘆出了只有他才知道的幽寂惆悵。
我想給女朋友一個最難忘的生日……
她想聽的,是這一句嗎?
一句連他都覺得可笑的謊言,有何好說?
既然言仲夏要她好好把握莊克群,方歆決定善盡當人女朋友的義務,全心全意的和莊克群交往,她才不要讓他給看扁了。
所以這些時候,她天天都和莊克群膩在一起,出雙人對,几乎沒人不知道他們的關係,和言仲夏,也就自然而然地疏遠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