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51 頁


「不是,那個叫敏敏。」 「不懂。」言仲夏聽得一頭露水,現在的小孩到底在想什麼? 在一旁的言季秋,義務地解說:「很多男生喜歡敏敏,而小昭喜歡立冬,但是敏敏和小昭都對立冬志在必得。」 天!在拍武俠劇
作者:寄秋 / 頁數:(51 / 0)

某天整理課本時,發現他的筆記還在她這裡;努力回想,才恍然發現自己竟記不起上一回和言仲夏交談是在什麼時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像——從生日那天過後,他們就甚少有交集了……
她拿了筆記,匆匆來到言家,半途遇到正要回家的言孟春。
「來找仲夏?」
「是啊,言大哥。他在嗎?」
「如果沒和你一起,那應該就是在了。」

簡單的一句話,卻聽得她莫名揪心。
除了她,他還是不願與誰深交嗎?
接着,一串對話飄了出來。
[言立冬!今天和你一起回來的小女生是誰?」門都還沒打開,遠遠就聽到言仲夏的質問聲。
「噢,她叫小昭。」
言立冬隨口答。
「昨天那個好像不是她。」

「不是,那個叫敏敏。」

「不懂。」
言仲夏聽得一頭露水,現在的小孩到底在想什麼?
在一旁的言季秋,義務地解說:「很多男生喜歡敏敏,而小昭喜歡立冬,但是敏敏和小昭都對立冬志在必得。」

天!在拍武俠劇嗎?又是小昭,又是敏敏的,該不會剛好姓趙吧?
「那敢問無忌大俠,你到底喜歡哪一個?」
「都不喜歡。」
回得可酷了。
[人家那麼喜歡你耶,還為你拒絶了無數追求者,為什麼不喜歡?」他很好奇小弟的想法。
「就像你那麼喜歡方歆,為她而拒絶數不清的愛慕者,她還不是喜歡上別人了?」言立冬心直口快地回道,話一出口,才發現失言。
言仲夏臉色一沈,默不作聲地丟開手中的雜誌,起身上樓。
「都是你!哪壺不開提哪壺!」言季秋輕聲斥責。
「我又不是故意的,誰曉得他那麼沒種,眼睜睜看著心愛的女人被人追走,卻連吭都不吭一聲,真沒用。」

方歆僵在門外,這段無意間聽到的對話,帶給她太大的衝擊。
言仲夏……喜歡她?!開玩笑的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沒忘記,他罵起她來有多惡毒,和她打起架來,有多不留情……這算哪門子的喜歡法?
但,如果不是……他為什麼不否認?
是因為這笑話荒誕無稽到讓人連反駁都嫌浪費口水吧?
是這樣的,一定是這樣!
她根本不敢再想下去,腦子亂成一團,無法在這時面對他。
「這是言仲夏的筆記,麻煩你替我還給他。」
匆匆塞到言孟春手中,拔腿就跑。
言孟舂並沒喊住她。
他是故意讓她聽見弟弟們的對話,也許,明白仲夏的一番心意後,兩人還有一絲轉機。
他不相信歆歆對仲夏一點情意都沒有,說什麼都不信!
晚上,方歆與莊克群有約,但心情卻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快吃啊,別發獃。」
莊克群慇勤地替她挾菜。
看著被挾進碗中的滷蛋,不期然想起,這是言仲夏最愛吃的……
從認識到現在,都快數不清他搶劫了她多少顆滷蛋,害她每次吃飯時,只要有滷蛋,一定要躲起來。
坦白說,莊克群是個相當體貼的情人,無時無刻都會妥貼地照料到她,不像言仲夏那個惡質男人,只會和她搶食物吃,半點男人的風度都沒有。
「我的風度是給美女的。」
她記得他曾這麼回過她,最恨的是,他斜眼看人!
想起那個惡質男人,她就胃口盡失,不禁懶懶地放下筷子。
少了言仲夏的劫匪行徑,連食物都失去美味了嗎?
「怎麼不吃?」莊克群停下來看她。
「你吃吧,我減肥。」
她胡亂搪塞了個理由。
莊克群輕笑。「你已經夠瘦了。」

是嗎?有人就老罵她豬八戒,再吃早晚肥死……
唉呀,怎麼又想起他了!不想、不想!絶對不能再想起有關言仲夏的一切,一絲一毫都不行!
想想她親愛的男朋友吧!
「我們等一下去哪裡?」
「看夜景?」
「好啊、好啊!」只要和言仲夏無關,一切好商量。
可,人算不如天算,他居然什麼地點不選,居然好死不死的挑西子灣!
媽呀,今天被言仲夏搞得還不夠煩嗎?
她几乎要呻吟出聲了。
「方歆,你有心事哦!」
「唔……呃,啊!哪有?」她刻意避開生日那天,曾與言仲夏共同碰觸過的景物,可是回憶卻由不得她,那日嘻笑歡樂的情境,一幕幕在眼前跳躍——
「你今天真的很不一樣耶!」
「哪裡不一樣?」
「嗯——」莊克群想了一下。「話很少。」

「有嗎?」難道她以前很聒噪?
「聲音很小。」

「嗯哼。」
所以她以前很大嗓門。
「沒以前那麼活力充沛。」

所以結論是,她以前很聒噪、大嗓門兼舉止粗魯?
果然就像言仲夏所形容的,她是失敗版的女性範例,活該沒人要。
「你也覺得我很差勁嗎?」她沒什麼元氣地問。
「怎麼垂頭喪氣的呢?我早說過,那是你的特質啊!」莊克群笑笑地道,順手攬住她的肩,方歆一僵,几乎是未經思索地掙開。
兩人同時怔住。
「呃……對、對不起,我不習慣……所以……」
老天!她在做什麼啊!人家是她的男朋友,她卻連摟個肩都小器得不讓人碰,這未免太說不過去了。
可是,為什麼對言仲夏的碰觸,她卻可以很自然地接受?國中時期上體育課,有好幾次偷懶溜到後山坡去睡覺,他還會聰明地選擇方位,舒舒服服枕在她腿上,很賊的讓她替他擋太陽咧!
那時,她為什麼沒有想到要將他踹去撞壁?與他扭打成一團麻花辮,纏得喘不過氣的時候,她又為什麼沒想過男女之防?
女性矜持現在才復活,會不會晚了點?
「沒關係,我說過不勉強你的。」
莊克群牽強地笑了笑,但是方歆看得出來,他心裡其實是介意的。
他愈是體貼,她的罪惡感就愈重,像要輓回什麼,她亡羊補牢地勾住他的手
臂。「走吧!」
莊克群看了她一眼,舒緩眉頭。「你是真心要和我在一起的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