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52 頁


是唇。 並沒有什麼讓她很難受的侵略感,只是唇與唇的碰觸,溫度交融,點到為止。 看著淺淺退開的他,方歆鬆了口氣。 這就是接吻嗎? 好像也沒那麼複雜,不過就另一種的肌膚相觸,至少他沒讓她吃到他的口水,也還好沒
作者:寄秋 / 頁數:(52 / 0)

「當……當然啊!」突然被問起,說不上來為什麼,還亂心虛一把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那我懂了。」
他探手按住她的肩,撥了撥她迎風而舞的俏麗短髮,溫淺眸光凝視着她。
幹麼這樣看她?看得她心頭小鹿撞成一團,他該不會是要……
她已經準備好做這樣的付出了嗎?老實說,她不知道,心裡的迷惘多過一切實質感受。
憑良心講,他長得還挺好看的,端雅俊秀,文質彬彬,也堪稱女孩們心目中的理想對象了,只不過比起言仲夏還差一大截就是……
唉呀!真是要命,怎麼又想起那個煩人的傢伙?若要論起溫柔厚道,言仲夏可連人家一根腳毛都比不上咧!
下定決心要將不受歡迎的想法踢出腦海,她命令自己不許妄動,等待着他溫潤的唇移靠過來,落在她光滑的額、眉、心、鼻尖,然後是唇。
並沒有什麼讓她很難受的侵略感,只是唇與唇的碰觸,溫度交融,點到為止。
看著淺淺退開的他,方歆鬆了口氣。
這就是接吻嗎?
好像也沒那麼複雜,不過就另一種的肌膚相觸,至少他沒讓她吃到他的口水,也還好沒有,不然她無法保證自己會不會因為覺得噁心,就反射動作地一掌劈去。

唉——

她在心底嘆上一口氣。
言家兄弟那番話,應該純屬玩笑性質,她不該老想些有的沒的。
就這樣了吧!既然都已經做下決定,認定眼前的男子,那就不要再節外生枝了。時尚書屋
第7章
『仲夏情方熾』今早,莊克群送她來上課時,在樹陰旁溫柔地親了親她,才與她分別。
上樓進到教室來,見言仲夏已端坐在靠窗的座位上,那一刻,她竟會沒來由地感到心虛。
他正低斂眼眉看書,平靜面容看不出異樣。
他——看見了嗎?
方歆輕咬着唇,慢吞吞地走向他。
「嗨!你來得真早。」

言仲夏隨意瞥她一眼,臉上沒什麼表情。「豬八戒,你又睡遲了。」

「哦!原來今天早上那封簡訊是你傳的!」她就說嘛!除了他,還有誰會大刺剌地傳來[還睡!豬八戒,該起床了!」的字樣來叫她起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言仲夏沒吭聲,停留在書本上的眼神很專注,不再理會她。
「好啦,你看書,我不吵你了。」
瞧他愛理不搭的態度,再有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
卻沒發現,在她轉身之後,微微抬眼的言仲夏,盯視着她的背影,神色複雜。
最後一堂課結束後,同學三三兩兩地作鳥獸散。
「欽,言仲夏,你晚上有沒有空?」
正收拾課本的方歆,聽見溫軟嬌嗓,悄悄投去一瞥。
如果她沒記錯,這名同學暗戀言仲夏很久了,多次央求她製造和言仲夏獨處的機會,只是她懶得當媒人婆,就全拒絶了。
言仲夏並沒失禮地馬上回絶,只是想了想,而後歉然一笑。「不好意思,我答應家人,要早點回去。」

[這樣啊!」女同學失望地垂下蟀首。「那明天——」
「請問有什麼事嗎?」他有禮地反問。
「呃?」喜歡他、想邀約他算不算有事?
一時答不上話來,只好窘澀答道:「也——沒什麼事啦!」
他挑挑眉,等待下文。
那神情代表:這不就得了嗎?
既然厚不起臉皮,只好挫折地離去。
方歆差點失禮地笑出聲來。
這言仲夏太懂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了,對不同的人,永遠有不同的拒絶方式,明知這類小家碧玉最怕羞了,要提出邀約是已經用盡一輩子的勇氣,哪說得出滿腔少女情懷,他偏用這招,有夠賊的!
見他收拾好課本,又打算一個人單獨離去,她也不曉得怎麼搞的,不絶大腦地脫口喊道:「言仲夏!」
他收住步伐,停在教室外偏頭看她。沒時間讓她思考,她匆匆拎了課本,三步並成兩步跑向他。
「你真的要早點回家嗎?」
「嗯哼?」言仲夏不予置評地淡哼。
「那……我是說,嗯!我的意思是,我們好像很久沒有一起吃飯了耶!」
「所以?」她又哪根神經不對了?
「那個……你知道的嘛,言大哥的手藝,吃了真的會讓人覺得此生無憾……」
爛藉口!她明明就不是為了吃……唉,好唾棄自己。
言仲夏要笑不笑地勾唇。「又想吃霸王餐了?」
「麥按呢講啦!大男人幹麼這麼計較。」
還真是亂不好意思的。
「不怕男朋友誤會了?」言仲夏淡瞥她一眼,讓人聽不出話中深意。
「呃……好哥兒們和男朋友是不同的,他不會那麼無聊的。」

「是、嗎?」他一字字說得特別慢,這讓方歆想起上回為了莊克群和他翻臉的事,心虛的紅暈爬滿臉。
「你到底給不給吃啦!」
「早知道你是餓死鬼投胎了,要來就來吧!」
話才剛說完,手機鈴聲響起,方歆順手接起。
「喂,克群啊,什麼事?晚、晚上?!可是——我晚上有事耶……也、也不是很重要的事啦……」
她看了一旁的言仲夏一眼,誰敢那麼好狗膽,囂張地告訴自己男朋友,說和另一個男人吃飯是天大地大的國家大事啊?又不是不想活了。
「啊?這樣啊——那,我再看看好不好?」沉默了下。「嗯,好,那拜拜。」

掛了電話,她為難地看了言仲夏一眼。
「莊克群說什麼?」言仲夏斜睇她。
「就——他說有幾個很重要的朋友,要介紹我認識……」
愈說愈小聲,羞愧至極,頭低得抬不起來。

沉默了半晌——

「去吧!」他主動開口,替她解決困擾。
「啊?」她錯愕仰首。
「人家都要把重要朋友引薦給你認識了,就是肯定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了,人家那麼真心誠意地對待你,你不賞臉說不過去。」
他沈靜分析,口氣很淡,淡得像是被放鴿子的人不是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