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53 頁


—機車的死男人!」她氣呼呼地衝了出去,不想再笨得留下來讓他要弄着玩。 一待她消失在眼界,言仲夏收住笑,一手撫上垂掛襟內的物品,緩緩地揪握住,沈斂起的眼瞳,覆去眸底那抹迷離幽光。 莊克群電話中告訴她,在方家碰面。
作者:寄秋 / 頁數:(53 / 0)

「可是你——」這樣好嗎?總覺得好對不起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不重要,不是嗎?」
[言仲夏——」他在生氣嗎?因為她說他不重要?!
誰知,他竟笑了出來。[幹麼呀?少吃我大哥一頓飯會怎樣?擺那什麼臉,大不了改天我請我大哥準備一桌滿漢全席招待你,這總成了吧?反正兩邊都有得吃,你又沒損失,莊克群要敢拿餿水苦毒你,你再來告訴我,我替你扁他。」

什麼嘛,說得好像她除了知道吃,就沒別的了。
[言仲夏,不要怪我沒警告你,你再用把我當母豬的態度對待我,我早晚扁死你!」
「哈哈!你終於覺悟了。」
暗示了幾年,她就今天最聰明,不枉他這些年努力表態。
「你——機車的死男人!」她氣呼呼地衝了出去,不想再笨得留下來讓他要弄着玩。
一待她消失在眼界,言仲夏收住笑,一手撫上垂掛襟內的物品,緩緩地揪握住,沈斂起的眼瞳,覆去眸底那抹迷離幽光。
莊克群電話中告訴她,在方家碰面。
記得交往期間,莊克群從沒到過她住的地方,就連她生日那天都沒有,雖然心裡覺得奇怪!但還是在約定的時間內趕了回去。
門還沒開,就聽到裡頭笑語不斷,一室閙烘烘的。
「咦?歆歆,你回來啦!克群在等你了呢!」
方燕也在?大致瀏覽過客廳,還有不少方燕的朋友。
她狐疑地望向莊克群,發現他竟然在閃避她的目光。
這下,她更覺不對勁了。
陰謀意味太濃厚,她警戒地瞅住方燕。
要是別人她就不敢說,但是隻要有方燕在場,再單純的事都會變得不尋常,相識多年,她太瞭解方燕了。
「你們不是男女朋友嗎?怎麼站得那麼遠,快呀,歆歆,你坐克群旁邊。」
方燕招呼着,熱情得可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燕,你——」莊克群蹙眉,像要說什麼。
方燕一陣槍白。「別說你不喜歡歆歆哦!我們家歆歆可純情得很,這是她第1次交男朋友呢,你得好好對待她,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燕,你明知道——」
燕?!他們幾時這麼熟了?她怎麼不知道?
方歆盯住明顯坐立難安的莊克群。「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沒告訴我?」
「咦?你不知道嗎?」方燕狀似訝異。
「我該知道什麼?」
「唉,克群,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既然要在一起,就得坦誠相對嘛,其實這也沒什麼,就是克群曾經追過我而已,誰沒有過去?我相信歆歆不會在意的。」

「是這樣嗎?」陰謀意味已不言自明了。他追過任何人都不算什麼,可那個人是方燕,那就另當別論。
她心整個都沈了下來。「莊克群,你怎麼說?」
「我……對不起,方歆,我……」

「不會吧!」方燕狀似訝異地道。「難道你到現在還在喜歡我?那你追我們歆飲……該不會,你把我那天的玩笑話當真了吧?」
方歆眯起眼。「什麼玩笑?」
「燕——」
莊克群試圖阻止,但她沒理會,自顧自地說:「就是克群向我表白的那天,我開玩笑地告訴他,如果他有辦法追到你,那我就考慮接受他。歆歆的眼光一向很好嘛,如果連歆歆都接受他,那就表示他真的很好。可是,克群,你怎麼可以這樣玩弄歆歆的感情?她頭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你卻是為了我才接近她,這樣她會很傷心的——」
「夠了!」一搭一唱的,當她白痴嗎?
「莊克群,我沒想到你會這樣對我!」在她打定主意,要全心全意對他,努力讓自己愛上他,以免辜負了他時,才發現這一切不過是個可笑的騙局?!
[還有你,方燕!你比莊克群更讓我傷心!」她的堂妹,竟以羞辱她為樂,呵,這算什麼?這到底算什麼?
再也無法忍受在場一雙雙同情悲憫的眼光,她旋身奪門而出。
屋外的夜,漆黑一片,几乎將她吞噬,她不知道該去哪裡,只是無意識地狂奔。夜冷,她的心更冷!
多可笑啊!原來這些時日,她竟一直被人當白痴耍弄而不自知,而她卻還在一逕的愧疚着自己付出得太少,深覺愧對他……
結果呢?這一切不過是場荒謬透頂的閙劇!
太痛的感覺切割着胸口,她想笑,陣陣熱浪卻衝擊着眼眶……
她閉上眼,硬是止住了傾跌的水氣。
她不哭!這種男人,不值得她哭!
說穿了,她也不是真的有多愛他,只是太多複雜的情況將她推向他,騎虎難下罷了。比起感情遭受欺騙的衝擊,其實最痛的是被徹底踩在腳底下、尊嚴蕩然無存的悲辱。
在這種時刻,她真的沒辦法面對方燕,否則她不敢保證,她會做出什麼事。
可是——不回去,她又還能去哪?
在這最無助的時刻,言仲夏的形影毫無預警地浮現腦海。
以前是巴不得能離他愈遠愈好,可是當她真的成功逃開他後,受了委屈,唯一想到的人卻是他!
一直到現在,她總算弄清楚他和方燕哪裡不一樣了。言仲夏只是壞在嘴巴上而已,從未做過真正傷害地的事;甚至從很多事當中,都可看出他是真的關心她,否則他又不是吃飽撐着,何必管她能不能順利畢業?何必看著她個位數的英文考卷,氣得想掐死她了事?何必理會她和人打架會不會受傷?何必每次把她罵得體無完膚後,總還記得替她上藥?
他和方燕根本是不一樣的,拿他們相提並論,簡直就是在侮辱他。
而她,居然為了一個虛情假意的男人,推開真正對她好的言仲夏,方歆哪方歆,你究竟在想什麼?!
難怪他老罵她腦袋瓜比豬還蠢,她的確是做了件連她都無法原諒自己的蠢事!
這一次,她放任自己哭了出來,為的是言仲夏。
門鈴聲按得太急促,言仲夏怕吵醒已入睡的兄弟,加快步伐前去開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