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54 頁


念他刻薄的毒嘴,至少,由當中她感受到了真心的關懷與擔憂。 聽著、聽著,又心酸得想哭了。 言仲夏一把將她拉進屋內,不由分說地翻出一套衣物塞進她手中。「去洗澡!我不和臟鬼說話。」臨去前喃喃咕噥。「水溫調高點,聽到沒
作者:寄秋 / 頁數:(54 / 0)

但,他絶對、絶對沒預料到,站在門外的會是這一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睡了嗎?」看了看他身上的睡衣,知道自己擾了他好眠。「那,你繼續睡好了,拜拜。」

「等一下!」言仲夏探手揪回退卻的她,他絶不相信她三更半夜來,只為了看他睡了沒!
一碰觸到她,才驚覺她雙手冰涼得離譜。「你一整晚都在外面?」
「嗯……」
聲音低不可聞。
「你知不知道現在很晚了!」
「我知道。」
她又不是故意吵他的,只是——突然很想看看他嘛!
「你這個笨蛋!」
「對不起……」
她已經快哭了。「我回去好了……」

言仲夏根本不理會她說了什麼,劈頭就罵:「你為什麼不早點來!三更半夜一個人在外面晃,你以為長一張「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臉孔,就不會有事了嗎?你腦袋裝草包啊!」
嗚……好懷念他刻薄的毒嘴,至少,由當中她感受到了真心的關懷與擔憂。
聽著、聽著,又心酸得想哭了。
言仲夏一把將她拉進屋內,不由分說地翻出一套衣物塞進她手中。「去洗澡!我不和臟鬼說話。」
臨去前喃喃咕噥。「水溫調高點,聽到沒有!」
這句話的另一個說法,應該是:「快去洗個熱水澡,免得生病了。」
只不過說的人是言仲夏,出口時變了調實屬正常。
簡單沖了個熱水澡,套上衣物,一股清雅乾爽的氣息迎麵包圍住她,那是屬於言仲夏的味道。
步出浴室,言仲夏已經泡好咖啡坐在床沿等她。
「喝掉。」

「不要」她皺鼻。
「我言某人還不曾為誰煮過咖啡,敢不喝,你就死定了。」
也不想想這是誰的地盤。
居然用恐嚇的,真差勁。「我會睡不着——」
「我陪你,通宵。」

人家都已經先喝為敬了,她能怎樣?只好拿它當酒,呼干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了,現在可以說說,到底怎麼回事了。」
言仲夏雙手環胸,十足「本少爺吃撐了等你」的架勢。
方歆一愣。「你看出來了……」

言仲夏賞她一記白眼。「我不是白痴。」

看出她心情很糟,還對她凶神惡煞的?![言仲夏,你這個人——」
「和莊克群吵架了?」
方歆臉色倏地垮了下來,就連聽到這個名字,都無法忍受。
果然沒錯。言仲夏嘆了口氣。[這男人是你選的,既然決定要在一起,就別動不動就閙意見,再深的感情,也禁不起這樣吵的。」

「我和你還不是這樣吵——」她不服地脫口反駁。
言仲夏微怔,乾笑道:「那不一樣,他是你的男朋友。」

「我不稀罕,我從來就沒稀罕過這個男朋友。」
總是這樣,每次她想投奔他的時候,他卻將她往外推,莊克群是她要的嗎?根本從一開始就不是!
言仲夏聽得眉頭深鎖。[你個性總是這麼衝動,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講?你就這樣任性的跑出來,他會擔心的——」
「他不會!沒有人會為我擔心,沒有了」她猛地背過身,緊咬着唇,倔強地不讓啜泣出口。
言仲夏盯住她微微顫動的肩。「你在哭嗎?」
「沒有!」她嘴硬地回他。
遲疑了會兒,他仍是將手搭上她的肩。「轉過頭來,我看看。」

「不要。」

「轉、過、來!不要逼我用強的。」

[言仲夏,你真的好討厭。」

「彼此、彼此。我數到三」
方歆再也隱忍不住,反身撲進他懷中。「嗚嗚……我討厭死你了,你只會欺負我……」

「方——」他嚇到了,心急地想察看。
「不要動,拜託,借我靠一下,一下下就好……」
嗚咽聲間歇由他胸膛傳出。
他低不可聞地嘆息。「好,你哭,哭完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我。」

「說了……嗚嗚!好讓你嘲笑我嗎?」她哭到連聲調都不穩了。
「由不得你。」

「算了,反正我也不在乎了,要笑就讓你笑,反正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個大笑話,錯把虛情假意的男人當成真心人,一心一意想付出,結果到頭來,這只是個不入流的惡作劇,他要的根本是方燕,我倒成了十足的大傻瓜……是啊!有方燕在的地方,有誰會看得到我的存在,我早該知道,早該覺悟的,為什麼還學不聰明,讓人整得那麼狼狽……」

東一句,西一句,亂無章法的陳述,神才有能耐理解;可相處久了,他早已摸清她無厘頭的說話方式,他理解得並不吃力。
「方燕?」言仲夏斂眉凝思。[一切只是騙局,他們聯手設計你?」
「對,就是這樣,你要笑就笑吧!」是她自己要來找他的,被嘲弄也認了。
但是她聽慣了的奚落言詞,並未如她所預期的出現。
「發生這種事,為什麼不立刻來找我?」她難道不知道,他想了她一晚,怎麼也睡不着?!
以為莊克群能給她快樂,放手讓她走,可是這混蛋竟讓方歆哭着來找他……
好極了,他們這筆帳算不完了!
「我……我太沮喪了嘛……」
嗚嗚!靠在這裡好舒服,怎麼從沒發現,他的胸膛這麼溫暖?安全得讓她不捨離開。
「我可不可以留下來?我現在真的很不想看見他們,除了你,我不知道我還能找誰……」

他很高興,她想到的人是他。
言仲夏任她像隻無尾熊似地攀纏着,垂眼瞥視她。「知道方燕為什麼要這樣對你嗎?」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哭累了,有他暖呼呼的氣息包圍,開始安適得想睡。
「不說清楚,不准你睡。」
他惡質地搖醒她。
「有什麼好說的?我寄人籬下嘛,怎樣都得忍了。」
她抿抿唇,不情願地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