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55 頁


全的苦情女主角,可是你為了怕奪去方燕的光芒,刻意在遮掩屬於你的風華,成績不敢太耀眼,對外貌不敢太費心,內心脆弱,卻偏要以大而化之的假象武裝自己,這不是委曲求全是什麼?這樣的你,不矛盾嗎?」 「哪、哪有,我本來就爛嘛…
作者:寄秋 / 頁數:(55 / 0)

「她是天之驕女,擁有所有人全然的疼寵,但是我的出現,瓜分了她獨享的一切,她會惶恐、會有不安全感,所以用盡心力,想爭取旁人的注目。這些我都可以理解,我只是……只是不敢相信,她會用這麼傷人的方式來對我,我並沒有做什麼對不起她的事啊,我不過……不小心介入了她的世界,如果我也有我的家、有讓我棲息的地方,我也不想這樣啊!我已經那麼努力的不去奪走她的光芒了,她還要我怎樣嘛!」愈說愈委屈,淚光又在眼眶打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笨蛋!」他低斥,話中充斥着不知名的濃烈情緒。是什麼呢?她一時無法解析,卻知道,他將她抱得好緊。
「對啦,我就是笨……」
都這節骨眼了,他不安慰她就算了,還罵她,真是誤交損友。
「你不止笨,而且矛盾。還說你不是小說中委曲求全的苦情女主角,可是你為了怕奪去方燕的光芒,刻意在遮掩屬於你的風華,成績不敢太耀眼,對外貌不敢太費心,內心脆弱,卻偏要以大而化之的假象武裝自己,這不是委曲求全是什麼?這樣的你,不矛盾嗎?」
「哪、哪有,我本來就爛嘛……」
教過她的老師,沒一個不說她是扶不起的阿斗。
「我肯教,你肯聽,課業有爛到哪裡去嗎?」她如果有心一較高下,又會比方燕差到哪裡去?「把頭髮留長,化點淡妝,不要再和男人比粗魯,我賭追你的人不比方燕少,讓瞎了狗眼的莊克群去氣死。」

「我又不是虛榮的方燕,要那麼多人追我做什麼……」
她悶悶咕噥。難道他就很希望看到一群男人追着她跑,少來煩他嗎?
「你難道不想報復他們?」言仲夏反問。
「才不要。」
打了個阿欠,在他懷中挪好最理想的位置,打定主意不再搭理他。
「你真是笨得不可救藥。」
俯視胸懷中安穩入眠的女孩,他淺淺嘆息。時尚書屋
第8章
『仲夏情方熾』隔天,方歆醒來後,已不見言仲夏的人。
換回已洗好晾乾的衣物,下樓來只見到言孟春。
[言大哥早安。」

「歆歆早。」
言孟春由報紙中抬頭,隨口交代。「早餐在桌上,你自己拿來吃。」

走言家像在走自家廚房的方歆,自然也沒跟他客套,咬了口草莓吐司,另一手抄來鮮奶往嘴裡灌,口齒不清地問:[言仲夏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正奇怪平時早上有課,他都會傳簡訊轟她起床,今天她人就在他家,他反而任她睡。
「噢,他先到學校去了,說是早上沒什麼重要的課,讓你多睡一會兒,反正,嗯——」言孟春停了下,似在猶豫接下來的話是否要逐字不漏地轉述。
早知由言仲夏口中出來的不會有什麼好話,方歆已有心理準備。[言大哥,你直說沒關係。」

「他說,嗯——你臉皮厚得很,抄他的筆記抄習慣了,也沒見你不好意思過。」

沒關係,反正是事實,沒必要費神抗議。
她早看破了,這人不就這樣,一張嘴缺德得要死,可是遇到事情時,最挺她的人卻是他,由昨天的事看來,她是欠了他的人情。
莽莽撞撞地跑來找他,擾人清夢地吐了一堆心情垃圾給他,然後又自顧自地呼呼大睡……她沒忘記他那時和她幹了一整杯的黑咖啡,並不是人人都如她,好吃好睡,像隻豬似的,他一定失眠了。
不想還好,一想就更覺良心不安,連眼前美味的食物都不能吸引她的垂憐。
「對了,仲夏還要我轉告你,如果你真的不想回去,那就暫時先住這裡好了,別委屈自己。」

她敢拿她方氏歷任祖先的聲譽打賭,這麼溫柔的話絶對不會是言仲夏說的,他頂多只會告訴她:「早知你想死賴着不走了,算我倒霉了,不然還能怎樣?」
不過,那不是她目前研究的重點。
[這樣好嗎?」言家又沒多餘的客房。
「無妨的,我們一家上下都很歡迎你。這是仲夏做的決定,你不要想太多。」

「可是……」

「如果你是煩惱住的問題,仲夏說他可以和立冬一起睡,你就安心住下來好了。」

這不是鳩占鵲巢,乞丐趕廟公嗎?
這下,她欠他的更多了。
方歆無意識地啃着吐司,好一陣子,她沒頭沒腦地開口:[言大哥,你教我做菜好不好?」
「你想學做菜?」仲夏不是說,她懶到只要有得吃就好,沒得吃也寧願餓死都不下廚的人嗎?怎會突然有這樣的念頭。
看出言孟春的疑惑,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想煮一桌菜答謝言仲夏,言大哥,你知道他喜歡吃什麼,教我好不好?」
言孟春恍然一笑。「那有什麼問題!」看來——歆歆也沒二弟說得那麼糟嘛,至少目前看來,還挺有當賢妻良母的用心。
以跑百米般的速度衝進教室,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先問鄰座的同學:[言仲夏呢?」
「噢,他啊!剛纔你堂妹來找他,他們一起出去了哦!」
慘了,言仲夏該不會是要質問方燕昨天的事吧?
深怕他們起衝突,她急忙追問:「知道他們去哪裡嗎?」
[怎麼,懂得要緊張了?你不是說和言仲夏只是哥兒們,一點好感都沒有?」
「去你的!到底說不說?」
「ㄏㄡ——你又說髒話,我要告訴言仲夏!」
「去你的哪是髒話?!在我的尺度上還算小兒科咧!」
「你那把尺真寬。」
非常寬。
「到底說不說!不說我還可以讓你見識更寬的。」
耐性流失,開始吼人了。
「好啦,看你急成一這樣。」
同學指了個方向。「往那裡去了。」

方歆沒多停留一秒,旋風般衝了出去。
一路找來,發現他們就在前頭的樹陰下,張口正要喚他,卻瞧見方燕不曉得說了什麼,言仲夏低笑出聲,顯然聊得很愉快。
看來是她多慮了,人家場面可融洽得很。她自嘲地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