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61 頁


若不走,那就他留! 當年能為她放棄一流高中,沒理由如今辦不到。 「啊?」她錯愕地仰首。「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去了,我留在台灣。」留在她身邊! 「可……可是……這樣好可惜……」這是那麼多人的夢想,而
作者:寄秋 / 頁數:(61 / 0)

「你要是走了,沒人陪我打架,沒人拉拉雜雜的在我耳邊唸經,我一定會無聊死的啦!」她悶聲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言仲夏拉回視線瞅視她。「我會交代大哥他們照顧你的。」

「有什麼用?那又不是你。」

他,才是獨一無二的。
讀出了這樣的訊息,言仲夏張臂將她摟進懷中。
方歆攀住他,臉龐埋入溫暖胸壑,不捨再放。
好想叫他不要走……這樣的念頭連她都覺得羞恥,他有他的理想抱負,她在無理取閙什麼?
可是……只要一想到有好長一段時間,看不到這張欠扁的嘴臉,心就悶悶地泛疼。
「我不去了。」
言仲夏冒出一句。早就做好這樣的抉擇,近來看她如此,更是堅定了信念。
她若不走,那就他留!
當年能為她放棄一流高中,沒理由如今辦不到。
「啊?」她錯愕地仰首。「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去了,我留在台灣。」
留在她身邊!
「可……可是……這樣好可惜……」
這是那麼多人的夢想,而他,明明是人中龍鳳,他可以活得傲視群倫的。
「沒什麼好可惜的。」
比起她的清粲笑顏,其它都不重要了。
「為什麼突然不去了?」卸下沉沉壓在心中的大石,鬱悶了許久的情緒豁然開朗,眼兒眉尖都含着笑。
「我會想家。」
他面不改色。
「哈!都這麼大個人了還想家,你丟不丟臉啊!」方歆踢了踢他,樂得逮着機會糗他。[小朋友,你斷奶了沒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纏鬥多年,言仲夏早已練就一身絶藝,抬腿避過,傾身欺向她。[還沒呢!」迎面吻上她,密密環扣住嬌軀,一手覆上她胸前的柔軟,曖昧地啃吮着她的下唇低問:「你要滿足我的需求嗎?」
方歆倒吸了口氣,驚呼聲被全數吞沒在唇齒纏綿之間。

良久、良久——

「是不是我的手太大了?唉——」言仲夏有感而發地冒出一句感嘆,方歆楞了半天才領悟。
「沒人要你屈就,死男人!」她恨恨地咬他一記。「外面多得是等你垂憐的女人,環肥燕瘦,各種菜色都有,保證讓你只恨自己的手太小!」
她就這麼愛看他擁抱別的女人嗎?難道還不明白他的「屈就」所為何來?
「笨蛋歆!」
又罵她笨蛋!「你才是混蛋咧!」附贈臨別一腳,氣呼呼地走人。
「那個……雙蛋二人組,你們飯還沒吃完,要去哪裡?」言孟春遲疑地喊住他們,不曉得在那兒看多久了。
「氣飽了!」兩人異口同聲,一路纏鬥出去。
柔柔的月色,將兩人身後的影子拖得長長的,交疊合一——
第10章
『仲夏情方熾』二十歲那年,他們由五專畢業。言仲夏入伍去當大頭兵,方歆則正式踏入社會。
自從搬離方家後,方歆倒也累積了不少打工經驗,所以一畢業,就在一家待遇還算不錯的兒童書籍出版公司擔任美工插圖的工作,反正她從以前就很有美術天分,倒也適得其所。
而當兵退伍之後,言仲夏則不意外地走知性路線,在知名廣播節目中擔任節目主持人,具有磁性而優雅的男中音,不曉得迷死了多少女性聽眾,要是大家知道,他的外貌與聲音一樣俊雅迷人,受到的愛慕程度恐怕還不只這樣。
流泉般溫潤和煦的音色,言之有物、充滿內涵的談吐,以及臨危不亂,鎮靜沉着的應對能力,使他在短時間內,便一躍成為電台最受歡迎的主持人。
除此之外,仗恃着過人的卓絶外貌,他在空檔應了一家知名服裝公司的邀約,為他們所推出的新裝擔任代言人。他是天生的衣架子,再不起眼的衣服套在他身上,也能讓他穿出高雅不俗的個人風格。
在最忙的時候,為了走幾場秀,言仲夏也常世界各國來回奔波,曾經還有過數月未曾與家人見上一面的記錄。
有時看他疲憊的神態,方歆會忍不住問他:[這麼拚命做什麼?你又不缺錢。」

「你以為人人都如你嗎?醉生夢死混日子。」
他不客氣地吐槽。
像她這樣又有什麼不好?過一天是一天,他呀!從認識的時候就是這樣,凡事嚴謹認真得讓人受不了。
翻了翻日曆,發現他們又好一陣子沒見面,怪懷念他那張刻薄的毒嘴。撐着下巴盯住桌面上的物品發獃,好一會兒,她丟開桌歷,爬到茶几上撥電話。
「喂,我言仲夏。」

「是我啦!」她難得用軟軟嗲嗲的聲音撒嬌。
「誰?」另一頭愣了一下。
可惡!才幾個月不見,連她的聲音都認不出來了。
「你祖奶奶啦!」她沒好氣地啐道。
另一方靜默了三秒!暢聲大笑。「我的方祖奶奶,有何貴幹?」
「你現在人在哪裡?」
[台北。有場秀要趕,有話快說。」

「我——」她正想說什麼,另一頭傳來模糊的催促聲,隱約聽得出:言大少爺,都快來不及了,你還有閒情逸致講電話之類的。
她趕緊說:「你現在住在哪裡?」
言仲夏匆匆報了個飯店名,她立刻說:「那我——」
沒等她說完,他急促道:「真的不能跟你聊了,我晚點再打給你。」

「喂、喂!」另一端只剩嘟嘟聲。「什麼嘛!」她拋下電話,看了看牆上的鐘。[八點半……嗯,應該來得及。」

她迅速換了套衣服,抄起桌面的物品,旋風般捲了出去。

午夜十一點,言仲夏忙完所有的事,一回到飯店,立刻將疲累的身軀拋進沙發當中,來不及喘口氣,第1個冒出腦海的,是深刻思念的清甜笑顏。
他強打起精神,移到電話座旁,流利地撥下一組再熟悉不過的號碼。
[您撥的號碼,現在無人接聽,請在嘟一聲之後留言……」
言仲夏皺起眉頭。這只豬不會睡死到手機響那麼久都吵不醒她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