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62 頁


「你這個——」言仲夏聽得差點掄拳揍人。 等會兒!要教訓沒腦袋的蠢蛋是等會兒關上房門的事! 捺着火氣掏出錢來付了車資,並道過謝後,回頭發現櫃抬小姐饒富興味的打量眼光,他很忍耐地吸上一口氣。「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作者:寄秋 / 頁數:(62 / 0)

改撥她家中的電話,同樣也是無人接聽的命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到底野到哪裡去了?看了看落地窗外暗沈的天色,暗時多雨的台北,今日又是陰雨綿綿,連帶他的心情也飛揚不起來。
「嘟嘟——」飯店的內線閃起紅燈,他順手接起。
[言先生您好,服務台有位訪客找您,要請她直接上去嗎?」服務小姐甜美的嗓音透過話筒傳來,他不解地蹙眉凝思。
「訪客?」
「是一位姓方的小姐,她說——」話沒說完,言仲夏已丟下話筒,火速往外衝。
還沒決定該有什麼樣的反應,衝出電梯之後,看見她一身濕淋淋,狼狽地站在服務台前,一腔火氣狂飆而出。
「笨蛋!你究竟在搞什麼?!」
「呃……要抓狂等一下再說好不好?」留意到四周投射而來的注目禮,饒是神經忒粗的方歆,也很難不困窘。「我皮包被搶了,你先幫我付計程車錢。」

「你這個——」言仲夏聽得差點掄拳揍人。
等會兒!要教訓沒腦袋的蠢蛋是等會兒關上房門的事!
捺着火氣掏出錢來付了車資,並道過謝後,回頭發現櫃抬小姐饒富興味的打量眼光,他很忍耐地吸上一口氣。「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這個沒帶腦袋出門的女人是我未婚妻。」

說完,他直接拉她進電梯,關上門前,還隱約聽得見她哇哇叫地抗議:「喂,言仲夏,你說誰沒帶腦袋出門?」只顧着抗議他的侮辱,倒忘了反駁那句「未婚妻」。
「三更半夜在治安不佳的大台北地區亂晃,還不叫沒腦袋?」言仲夏粗魯地將她丟進房內。想起他們最後一次通電話,她人都還在高雄,居然短短四、五個小時內,大半夜的飆來台北,她做事真是氣死人的衝動,完全不用腦子思考。
「被搶又不是我願意的,我已經很倒霉了耶!」方歆吼得比他更大聲。「也不想想,我為了追回東西都受傷了耶……」

不說還好,一說他更火大。「他要給他就好了,你一個女人,幹麼去和人拚命?」
「可是——」她直覺抱牢手中的盒子,言仲夏沒留意到她的動作,抽掉她懷抱中的物品隨意往床上拋,塞了套衣服給她。
「限你十分鐘之內給我洗好。」

什麼嘛,人家專程上來找他,態度居然這麼惡劣,嫌她礙眼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方歆氣憤不平,故意拖拖拉拉了近半小時才走出浴室。
「過來。」
言仲夏已經準備好藥品在一旁等地。「傷到哪裡,自己露出來,反正沒什麼看頭,我都摸到不要摸了。]
什、麼、話!有夠藐視人!
方歆被激怒,忿忿然脫掉長褲,露出光潔修長的玉腿,除了過長的襯衫略略遮掩春光外,底下空無片縷。
[怎樣?」她昂首挑釁。
言仲夏懶懶挑眉。「不怎麼樣。」

比起她的身體,膝蓋上頭那片瘀青還比較能引起他的興趣。
挖來一坨藥膏,他很有先見之明的背出陳年老辭:「不許用腳踢我、踹我,也不許用手捶我、揍我,總之不許有任何暴力攻擊的罪行發生,其餘的,隨你要吼、要叫,就算喊到讓全飯店的人以為這裡發生兇殺案都無妨。以上言論,有沒有異議?」
不等她回答,荼毒的右掌按了下去。
果然,推揉不到五秒,由方大姑娘口中發出了一陣比殺豬更驚人的魔音穿腦,不知該往何處揮的手猛捶沙發。
「哇——要死了!言仲夏,你謀殺啊!」他在公報私仇,一定是!
言仲夏不理她,手中的動作沒有停下來的打算。要不及早解決,他的耳朵就要被震聾了。
「哇,救命啊!嗚……不要這麼用力啦,你就不能溫柔一點嗎?好痛哦……等、等一下啦,停一下下就好,讓我喘息一下,啊——我快要死了——」近似呻吟的煽情音調,擺明了存心搗蛋。
要想不嘆息實在不太可能。他抬眼很無力地看她。「拜託你,別引用這麼語焉不詳的詞句好不好?」不曉得這家飯店的隔音設備如何?他實在很怕今晚之後,走出這道門,全飯店的人都拿有色眼光來看他,他還想做人呢!
「本、本來就很痛嘛,你粗魯得要死……」

還玩?!
「我知道很痛,不是我粗魯,長痛不如短痛嘛,聽話好不好?乖乖的哦,不要亂動,我會小力一點,你忍一會兒就不痛了……」
他皮笑肉不笑,學着她的口氣反擊,看誰狠!
「你說的哦?」
[嗯哼!」指尖輕畫她受傷的膝蓋,壓低了嗓音,魅惑輕喃:[這樣舒不舒服?」
「嗯,好,那你溫柔一點,慢慢來……想速戰速決也得顧慮我的感受嘛!」
這女人A片看多了是不是?
臉皮沒她厚,言仲夏徹底投降,一掌重重拍上她受傷的部位。「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就把你的腿鋸了!」
講輸人家就這樣,真沒品。
方歆吐吐舌,沒再閙他。
處理好傷口,方歆半靠在床前,看見拋在床邊的紙盒,她趕緊拿起。[言仲夏——」
「幹麼?」他沒回頭,洗完手順手抽了張紙巾擦拭。
「又老一歲了,老男人。」

言仲夏愣住,錯愕回身。
今天是他的生日嗎?最近太忙,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難不成,她就是為了這個,專程北上?
唉!早知道的,年輕時會從高雄頭飆到高雄尾,年紀一把後更瘋狂,居然由台灣尾飆到台灣頭。
「小小薄禮,不成敬意。」

看著被塞進懷中的紙盒,他譫聲道:「你哪一回送的禮不薄?」
方歆沒與他挑剔的嘴巴計較,喜孜孜地等着他拆開紙盒。
她送的是一對老公公與老婆婆的陶瓷人偶,拄着枴杖的老公公,輓住老婆婆的手,很有紳士風範的優雅神韻,讓她想起了他。
在街上看到時,她有股衝動,連想都沒有想就買下來送他。
紙盒一打開,方歆的笑容完全僵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