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早熟家家酒 第 7 頁


的競爭性已然挑起。 何德何能呀!我于問睛可不想成為情殺事件中的女主角,愛情對我而言還是門高深的學問,學習中尚未拿到畢業證書,我該任自己放縱一回嗎? 「衣仲文,我餓了。」唉!我還是選擇了這個獃瓜,他讓我安心。
作者:寄秋 / 頁數:(7 / 65)

「心不動哪來的移情,我是清純小百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喝!好小子,敢做出反胃的表情。
「我還純潔衛生紙呢!說真的啦,衣學長和阿塞克老師你認為哪一個比較帥?」
真的並非存心地一瞟,阿塞克老師一臉自負,凝神地等着我的偏心。「帥的定義為何?」
聽到我的回答,他明顯有着惱意,看來我要小心了。
魯炮非要油裡煎魚地撥弄一下。「看誰比較順你眼咯!」
「呵……」
我輕笑地扶了扶眼鏡。「去問衣仲文。」

「我上哪去問……呃,衣學長好,你來陪于同學呀!」真好,還有奶昔和火腿三明治。
一個大三男孩和我們這位新任講師眼波在空中交會,我的嘴角忍不住往上揚,彷彿看見兩頭公牛在對峙。
渾然天成的霸氣和沉穩卓爾的鋭氣,兩股氣流相互試探比較,大有一觸即發之勢,男人的競爭性已然挑起。
何德何能呀!我于問睛可不想成為情殺事件中的女主角,愛情對我而言還是門高深的學問,學習中尚未拿到畢業證書,我該任自己放縱一回嗎?
「衣仲文,我餓了。」
唉!我還是選擇了這個獃瓜,他讓我安心。
衣仲文暫時先忽略這個令他有威脅感的講師。「晴,你先吃三明治,晚上我再烤你愛吃的牛小排和清燉鮮魚。」

「牛小排……清燉鮮魚……」
口水快流出來了,我的饞相一定很難看。「要加很多味噌哦!」
一談到吃,我的心智就會快速退化到只知要奶喝的孩童撒着嬌,而他總是縱容地隨我的喜樂起舞。
「好,回去的時候順道去菊本屋買一些,家裡的味噌快用完了。」
他說得自然,聽的人可多心了。
瞧他倆的口氣多像對恩愛的小夫妻,魯炮和謝水芽看得掉了下巴,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倒是年紀稍長的阿塞克沉着了些,不先下定論地直瞅着兩人瞧,一抹冷得發寒的光芒流轉在金色瞳眸中,狂霸之色藏在淺笑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這位同學該離開了,我要準備上課了。」
不該留的障礙他會一一掃除。
衣仲文抬起頭不帶溫度的道:「我準備旁聽。」

+++++++++++++++++++++++++++++++++++
很老套,第1堂課便以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起頭,講着貴族千金的求愛之路,三流演員、妖精一堆有趣的人物陸續登場。
課還算講解得生動有趣,一口英式英文聽起來高貴優雅,講台下的學生聽得全神貫注,如痴如醉的盯着舉手投足流露出貴族氣質的講師。
說句公道話,阿塞克是教得有模有樣值得推祟,可是我不喜歡他別有用心地點我回答一些令人臉紅的問題。
他問我對愛情的看法,我回一句「冷暖自知」,我沒有必要將自己的愛情捧在眾人面前吧!何況才上第1節課,他像是質問的問法有些踰越。
「累了?」
溫柔的聲音就在耳邊,我看了看讓我靠着的衣仲文。「我好像選錯課了。」

「沒關係,先適應看看,不成再退掉。」
加退選的時間是三星期後。
「你明天早上有課嗎?」又要出賣他了,我是個壞女孩。
「沒有。」
不過她有兩節課。
我儘量做出不關我事的表情。「老爸說最近有個集團似乎想併購流虹企業,他要你去幫忙穩定公司。」

「事情閙得很嚴重嗎?」他平常就在流虹企業打工,需要他幫忙自是義不容辭。
「我哪曉得,你又不是不曉得我老爸有多狡詐,我閃他都來不及了,哪會自投羅網去報到。」
我是小孩子,不管大人的事。
老爸的卑鄙事不只一、兩件,自從知道我遺傳到他的聰明才智之後,他一心要培育我當繼承人,完全無視我姓于不姓鄭,他該找的人是鄭問潮,我的小弟。
而我老媽更是不像話,從星雨服裝造型公司併入流虹企業開始,她和我奶奶形同水火,死也不肯讓我認祖歸宗,連帶著要把姓鄭的產業搶來給姓于的好氣死老妖婆……呃,就是奶奶啦。
因此我被犧牲了,誰叫我姓于。
道雖高,魔還有一招,我的暗棋正是這個身邊人,只要公司事者不姓鄭,我媽就會有報仇的快感。找了個替死鬼這件事就決了。
倒霉的衣仲文不知道介入我家的兩代戰爭之中,他是我心目中理想的祭品,老爸滿意,老媽不嫌棄,其他閒雜人等的意見就不用算數,包括我老爸的媽。
本來公司有外敵這件重大事老爸是往我頭上一扔,可我精得很,哪會讓他得逞,荼毒我十年夠本了,太過分我也會有火氣的。
再說衣仲文代表我嘛!他去等於我去,我們不分彼此,愛上我的代價就是成為超人,說什麼我都不會同情他。我是個超級自私的人。
有苦他去嘗,甜昧全是我的,我們約法三章過了,他是沒有反悔的餘地,我很聰明對不對?
「你喔!偶爾也幫幫伯父的忙。你隨便出個主意勝過我們絞盡腦汁窮摸索。」
她就是懶得動腦,像是無尾熊地不愛動。
「拜託,別叫那麼親熱,你叫他老頭我聽得順耳些,反正他也不在意這些繁文縟節。」
被我媽帶壞了。
我老爸他根本是悶騷、愛裝酷,私底下三八得要命,害我每回作文課遇到「我的父親」這題目就羞愧交加,怕人家發現我掉了一地的鷄皮疙瘩。
他好笑地揉揉她長及腰的發。「晴,你不要教壞我。」

「我哪有教壞……」
啊!慘了,挨瞪了。
「于問晴同學,你是不是不認同我的教學方式?」唷,聲量大到有回音哩。
我是不認同你,可是我能說出口嗎?「這個故事老師講解得令我感動,所以我在偷偷拭淚。」

「感動?!」阿塞克嘴角微微抽動。「我教的是仲夏夜之夢而非羅密歐與茱麗葉,這是一出喜劇。」

「沒人規定喜劇不能笑到落淚吧!」糟糕,我在挑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