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8 頁


神聖的愛情,誰不希望自己的愛情長長久久,永恆長存。」我用嬌憨的語氣偏着頭說,眼神裡充滿對愛情的尊敬。 「愛情本就不可預料,以你的年紀尚未懂得愛情的真義,你該找比你年長許多的人談個成熟戀愛。」沒有愛情會長久,全是情
作者:寄秋 / 頁數:(8 / 0)

真是的,老是控制不住身體內那一半屬於于弄晴的基因,她的反叛全融入我的血液裡,不時搞怪地找我麻煩,沒一刻能安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于同學的論點叫人耳目一新,你相信愛情會死亡嗎?」阿塞克看的不是她,而是她身側的男孩。
玩陰的誰不會。「西班牙諺語有云:藍色的眼睛說:『愛我,否則我便自殺。』黑色的眼睛說:『愛我,否則我就殺了你。』試問金色的眼睛該如何回答?」
以問題回應問題是對他的宣戰,誰都不准有動我私有物的念頭,這世上只有我能欺壓衣仲文。
愣了一下,阿塞克領受到她的伶牙俐齒,心中有着奇異的感受。「你反應很靈敏,你不認為愛情會死嗎?」
「那是悲觀的說法,老師怎麼可以褻瀆神聖的愛情,誰不希望自己的愛情長長久久,永恆長存。」
我用嬌憨的語氣偏着頭說,眼神裡充滿對愛情的尊敬。
「愛情本就不可預料,以你的年紀尚未懂得愛情的真義,你該找比你年長許多的人談個成熟戀愛。」
沒有愛情會長久,全是情慾作祟。
愛情是騙人的玩意,男女結合的要素只有一個——性的吸引力。
我很生氣,他分明在暗示我和衣仲文的感情是在辦家家酒。「老師……」

「晴,算了,別惱了自己。」
衣仲文相信真愛不死,不需管別人的想法。
「我討厭他。」
我很小聲地向他埋怨,不甘心平白被人將了一軍。
「我們是我們,他是他,我們改變不了他,他也改變不了我們,何必讓他影響我們?」愛她便是他的決心。
短短幾句話讓我茅塞頓開,化散成一口氣。「衣仲文你好聰明哦,我以前都小看你了。」
原來他才是大智慧的人。
「課堂之上是來追求學問不是談情說愛的,你們未免太張狂了。」
冷着臉的阿塞克步下講台,站在兩人桌側。
「抱歉,我們失態了,是我的過錯請不要責怪晴。」
攬過並非頭一回,衣仲文習慣保護心愛的珍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晴?」他的笑容中不帶一絲暖意。「這位旁聽的同學,你認為自己夠成熟去愛人嗎?」
他這句話問錯了。
衣仲文本就是個早熟的男孩,打從十三歲起開始在流虹企業磨練,由基礎學起,一步步在有心人的引導下,逐漸展露領袖氣度。
現在雖然他只是個剛滿二十一歲的大學生,但是社會歷煉不遜于一個三十歲的主管人物,如今在公司管事的權限直逼總裁,有時總經理傑生·漢還會請益於他。
二十出頭的年紀,二十五歲男人沉穩的外表,三十歲成熟的智慧,他一向比同年男孩思考得透徹深遠。
愛情是沒有時間限制,一旦愛上就抽不了身,與年紀無關。
「愛一個人需要成熟嗎?」他不卑不亢的直視阿塞克,眼神正大光明,沒有一絲退縮。
我心裡生起了一股小小的虛榮,衣仲文不愧是我的擋箭牌。
他回頭看著我,目光裡儘是輕柔眷寵。「我無法選擇愛情,是愛情選擇了我,我只是卑微的順從。」

此話一出,全堂喧嘩,所有的女孩都為之動容地羡慕着為他所愛的人,而男生不是取笑便是贊同的鼓掌叫好,誠心祝福他的愛情順順利利,永遠不會走到盡頭。
「你……」

下課的鐘聲阻斷阿塞克的蔑語,眾人也收拾起東西準備離去,無視他鐵青的臉色。
哲學系的學生本就是一群怪人,非常自我和懶散,別指望他們會尊師重道,等待老師一聲「下課」。
「不好意思哦,老師,我們走了。」
魯炮擺擺手,踩着破功夫鞋往外走。
而我和衣仲文當然也要走人,誰要留下來聽訓,又不是腦袋壞掉。
收拾好書本和垃圾,我們居然是最後離開教室的人,這些懶人倒是溜得快,好歹幫忙關窗關門嘛!一群沒良心的傢伙。
「等一下,于問晴同學請留下。」

哼!誰理你。「老師還有事?」
嘴巴說著,我依然目中無人的拉著衣仲文的手往外走,一道緊跟的足音就在身後。
「單獨的,我和你。」
阿塞克的口氣是全然的命令,狂妄而霸道。
我像無知的小白兔嗎?「老師,金色的眼睛說:『愛我,否則我就摧毀你所愛的一切。』毀滅是很可怕的事,我不夠勇敢。」

「你……」
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居然能一眼看穿他的企圖?
「獅子或許是威猛強悍,慣于狩獵,但是請挑對獵物,有毒的花花草草還是少碰得好。」

管他金眸是否一直追逐着我們的背影,我設定好的人生,絶不容許他人破壞,必要時,我是魔鬼。
而魔是不懂留情的。
他最好別做愚蠢的嘗試,否則我會挖出他的金眸當裝飾品,肚子塞滿石頭要他沉入海底去,永不見天日。
我是具有魔性的天使,來自天堂與地獄的交界點,名為黑暗地帶,在暗魔的統禦下我是絶對的壞,不過我偽裝得無懈可擊。
天使,有時是致命的陷阱。
第3章
「衣仲文,我們去流浪好不好?」
三分鐘後,我發現自己在對牛彈琴,我們坐捷運到淡水邊吃小吃邊賞海景。
都怪那首「流浪到淡水」讓我此刻湧起想去浪跡天涯的豪,他會聽不懂也不奇怪,要他猜測我稀奇古怪的腦中廢物着實難,他不像我一肚子壞水老在打不良主意,正直的學不會拐彎角。若是同樣和我鬼靈精怪的左慧文肯定會罵我神經病,最好浪到天國省得我糟蹋一個大好青年。
我一直不清楚衣仲文到底喜歡我哪一點,為何如此死心塌的戀着我,再美的女孩在他面前搔首弄姿他都無動于衷,彷彿入定的老僧波瀾不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