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早熟家家酒 第 9 頁


來他也得養家活口,這個權高薪高樓梯高的工作就讓給他,與其受人使喚吃暗虧,能使喚人不是更好。 所以說我對他好得超乎朋友的界線,凡事為他設想周到,別說我為自己的惡行脫罪,他也是樂在其中。 瞧他笑得多獃,吃着我咬了一口
作者:寄秋 / 頁數:(9 / 65)

可我只要一靠近,他馬上面紅耳赤地慌了手腳,為了討我歡反而頻頻出錯,一頭汗地不知所措。在我面前他是可愛的,不設防的將自己表現給我看,我可以是瞭解他最深的人,但他並不明白我是雙面人,盲目地只當我是愛玩的女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媽說我是前世燒好香拉到他的,老爸不避諱地直誇我盡他真傳,爪子一撲就不放手逮到個好人才,而我卻覺得自己有小人,不夠真誠。在大家眼中是他付出得多,我只是在享受而已,像個少心少肺任性娃兒長不大。
不過他們都錯了,其實我對衣仲文是很好很好的,我讓他牽我的手漫步夕陽下,給他我的初吻,還允許他擁抱我,以我不和人肌膚相觸的怪癖而言,他真該要欣喜若狂。
要說利用不如說是他甘于任重道遠,企業管理也是一門功課,反正將來他也得養家活口,這個權高薪高樓梯高的工作就讓給他,與其受人使喚吃暗虧,能使喚人不是更好。
所以說我對他好得超乎朋友的界線,凡事為他設想周到,別說我為自己的惡行脫罪,他也是樂在其中。
瞧他笑得多獃,吃着我咬了一口的阿婆鐵蛋,分食我的淡水魚丸,一臉傻乎乎地捧着我吃不完的魷魚羹大快朵頤。
基於行善心態,對於這種瀕臨絶種的稀世物種當要善加保護,此等偉大任務捨我其誰,我有天空一般大的胸襟容納他的傻智
「晴,想去關渡大橋賞鳥嗎?」無視自己一頭汗,衣仲文關注地用乾淨的手帕為我拭汗。
關渡?我比較喜歡烤小鳥。「不要,我吃得太撐走不動。」

「我可以抱你走一段,你太瘦了。」
她很挑嘴,不愛吃的東西絶不沾口。
「五十公斤還算瘦,你對母豬有特別癖好呀!」這人真不會說話。
「抱起來很輕呀!我會覺得沒好好照顧你。」
以她一百六十七公分的身高而言,五十公斤真的輕了一點。
我朝天翻翻白眼,用力抱住他精瘦的腰桿。「人家要當趙飛燕嘛!一身輕如燕,一飛衝天。」

咻!白光一道入雲霄,底下的人類全是一捧泥。
「不行,我會心疼。」
唯有此刻他才會略顯大男人的霸氣。
「小仲仲,我今天有沒有說過你很帥,帥得沉魚落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撒嬌地蹭着他的胸口,看他俊朝一點一點的染上紅煙。
還發着燙呢!他一向受不了我的柔情攻擊。
「咳,女人才用沉魚落雁來形容,我……我很普通。」
擁有她,他就像擁有全世界的幸福。
他知道她和左慧文老在背後笑他獃,可是他從小就好喜歡和她親近,看著她一嘟嘴、一擠眼的頑皮嬌態,心口就暖呼呼地直泛笑意。
她有少女的嬌俏和天真,有時故意流露女人的風情嫵媚,她很懂得如何讓自己發光,飛揚的眼神載滿對世界的熱愛。
很真,很靈性,很淨美,她不會讓自己流于庸俗,偶爾的淘氣是為博君一笑,不曾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她只是討厭靜止不動。
雖然她老說自己很懶,但他很清楚她有着活躍的靈魂,即使睡眠時也不見得就安分。
她想飛他就讓她飛,她想要多刺的玫瑰他也會紮了滿手血的摘給她,只要她開心他就會很滿足,她是他生命中最燦爛的一道彩虹,霸佔整個天空和他的心。
喜歡不足以說盡他對她的感情,他是貪心的,願以日月星辰換取她的朝夕相伴。
「才不呢!你哪裡普通,有好多女生暗戀你,看得我好想飲一缸醋。」
一缸可能不夠,要一湖醋。
我善妒嘛!
衣仲文緊張的澄清,「我沒有勾引任何人也沒有對她們笑,我連理都沒理過她們。」

「可是你每天都收到好多情書和禮物,你不會想翻牆嗎?」我好像是不稱職的女朋友,沒給過他半點值得紀念的小東西。
這點我承認是失敗了些,但是我會補過嘛!他生日快到了。
「為什麼要,她們哪有你可愛甜美,你是絶無僅有的人間太陽。何況我一收到情書和禮物全交給你處理了。」

要不是晴事先交代過他,他連收都不肯收吶!
一堆麻煩。
我吐了吐舌拉著他的手直甩。「萬一出現個比我更可愛甜美、令你情不自禁的女孩,你難道不心動?」
「我的眼裡、心裡只有你,我早就心動了。」
他用半埋怨、半惱竟的眼神直瞅着她,責怪她滿口的胡說八道。
心只有一顆,一旦給了她就不會為其他人悸動,再美的女子也不及她在他心頭的一半牽掛,他只為她淪陷。
「衣仲文,你在嘴上抹了蜜是不?我嘗一口看看。」
很壞心地,我踮起腳尖往他來不及回應的唇上一啄。
男人喔!絶對是感官動物,我不過輕輕地一碰,他反應極為激烈的雙手一摟,反被動為主動的侵略我紅艷香唇,一口一口地像是饑餓難民般啃咬着。
微痛,卻有一絲甜蜜。
他的接吻技巧越來越高明,也益發貪婪,每一回不吸乾我肺部的空氣不罷休,害我老是快喘不過氣想喊sos———求救訊號。
外表沉穩內斂,內在火熱不覊,他是我經心調教的衣仲文,屬於于問晴專有,他身上只能有我的味道……
咦?等等,這根挑染的紅髮是誰的?
推開他,我用嚴厲的雷達眼掃他一眼,表面裝做漠不經心地比量他手指的長度,我的舉止無聊又幼稚,可是他無二話的縱容。
「怎麼了?你鼻翼張了一下。」
低下頭,他無法忽視我鼻下微張的紅唇,忍不住誘惑地湊近摩挲。
他果然瞭解我的小動作。「你,還是處男嗎?」
看得出來,他明顯被我的突發語嚇得手足無措,滑動的喉結上下起伏、猛嚥口水,好像我不該問他這個問題。
「是不是處男你最清楚,我尊重你的意願。」
心跳加速,他是渴望她的,不管是心靈或是身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