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竹馬弄青梅 第 12 頁


好嘛,她承認,要不是有陳允瑞的幫忙,憑她自己可能也趕不走言尉常那死纏爛打的傢伙。他還算挺有大腦的嘛! 不過,要她說出「謝謝」兩個字是不可能的!想都別想!哼! 陳允瑞看了她一眼,將手收回時,有意無意地撫過她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0)

「佑雯,這是開玩笑的吧?」言尉常瞪了陳允瑞一眼,看向田佑雯求證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田佑雯反應快速地依著陳允瑞的劇本演下去。「不好意思,這都是真的,讓言大少您這樣自貶身價來找我,真讓我受寵若驚了。」

「應該不用跟他多說了吧?」
說完,陳允瑞摟著她轉身,不打算再將時間浪費在這個沒大腦的人類身上。
但此時陳允瑞原本嘲弄的眼,卻因為突然聯想起什麼而危險地略微一眯,原本冰冷的臉,如今鋪上一抹警戒的神色。
「佑雯,你想清楚啊!能夠給你好日子過的男人,除了我之外,還有誰呢?」言尉常仍在後頭不死心的嚷嚷著。
但兩人仍是頭也不回的漸漸遠去。
「嗤!」隨即回到工作室的田佑雯冷笑了聲,然後注意到仍然掛在她腰上的大掌。「好了啦!閙劇結束,可以放開了。」

好嘛,她承認,要不是有陳允瑞的幫忙,憑她自己可能也趕不走言尉常那死纏爛打的傢伙。他還算挺有大腦的嘛!
不過,要她說出「謝謝」兩個字是不可能的!想都別想!哼!
陳允瑞看了她一眼,將手收回時,有意無意地撫過她的腰間,她敏感地一震,立刻閃躲。
原來……她怕癢。
他不可察地揚起笑容,突然覺得言尉常這個傢伙也不是多討厭嘛!至少他讓自己今天能夠光明正大地吃她豆腐。
那小小的身軀摟在胸懷間,感覺還真是不錯……
叩、叩——敲門聲突然響起,田佑雯和陳允瑞兩人一同轉向門口,只見單遠手中拿著一大疊檔案,臉上有著淡淡的關心。
「佑雯,沒事吧?」單遠一臉認真的問道。
「沒事啦,你不是要看他們練習嗎?」田佑雯揮了揮手,示意他去忙去。
「我聽說有奇怪的人來找你,不太放心……」
單遠說著,有意無意地睞向陳允瑞,看著他不悅的瞪視,發現自己真是玩上癮了。
陳允瑞這人太過深沉,不逼他一下,恐怕不會有什麼太激烈的作為。
單遠心想,若自己不「鞭策」陳允瑞一下,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看到他們倆有所進展呢!
滿肚子壞水的單遠,又暗自在心裡盤算著……

第4章

十分鐘了,陳允瑞的眼神始終有毅力的、直直的射向田佑雯桌上那杯咖啡,像是兩道寒冰般冷冽。
在他為田佑雯送上紅茶的時候,那杯咖啡早已安置在她桌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已經不是第1次了,這禮拜至少發生了四次!
他持續瞪著那杯咖啡,恨不得用灼熱的視線將它焚盡。
咖啡到底是誰送的?該不會是……
田佑雯手邊的工作暫告一個段落,伸了伸懶腰,無意間瞥到這幾天來一直不太對勁的陳允瑞,雖然從他臉臭的程度看不出跟平常的他有啥特別的不同,不過她感覺到他似乎十分不悅。
不知是不是老是跟在她身邊,讓他悶壞了?
「佑雯。」
路過工作室的單遠從門邊探出頭,指了指她桌上的咖啡。「快點喝掉,冷了就不好喝了。」

果然是他!
陳允瑞肚裡的火正熊熊燃著、爆出一堆火花,臉上的寒冰又多了幾層。
「好,謝了。」
田佑雯點頭應道。
「我要去看他們排練上次的練習劇,你要不要一起來看?說不定能夠激出一點靈感。」

她搖頭拒絶。「不了,我得查些資料。」

「好吧,別盯著電腦太久,工作到個段落一定要休息一下。」

「好啦,你是老太婆喔?這麼囉唆。」

單遠一臉笑笑的離開之後,田佑雯將視線緩緩調到身旁那個始終散髮著殺氣的男人。
她望了眼蹺著腿、環著手的陳允瑞,隨意問了聲。「喂,你要不要去看他們排戲,一直待在這裡沒事做,難道不悶嘛?」
話才說完,她便有些後悔了。
唉呀,幹嘛叫他?他待在這裡任她使喚是理所當然的,她還怕他無聊咧!這麼為他著想做啥?
自從上次他幫了大忙以後,她發現自己對他漸漸不再那麼挑剔了。
是因為已經習慣他的臭臉和莫名其妙的怪脾氣嗎?若真如此,習慣還真是個可怕的東西,竟讓她對他稍微和顏悅色起來。
唉,糟糕了,最近是怎麼一回事,她怎麼對他愈來愈沒有原則了?
陳允瑞沒回她的話,只是默默地揚起一邊濃眉做為回應,明白表示他的不悅。
「不要就算了嘛!你這什麼態度?呿!」她不滿地瞪他。
本以為又會是自己一個人唱獨角戲,但意外地,陳允瑞竟然緩緩開口、一字一句清楚的發聲——「我待在這裡很好。」

田佑雯一臉怪異的看向他。
今天的他果然很不對勁!她沒想到他竟然願意開尊口和她抬杠,而且還是用一種很不以為然的口氣。
她微微皺了下眉,覺得這人真是有夠難溝通。「算了,你高興就好。你這種奇怪的性格我也不是第1次看到了。」

「我怪?」像聽到什麼人間奇聞般,陳允瑞一臉詫異又不解的應著。
他很奇怪嗎?
她瞪起明亮的眼睛,像看到怪物一般瞧他。「你、你難道不覺得你怪嗎?老是臭著一張臉……」

「我笑又不好看。」

「又老是不說話。」
被打斷了沒關係,他錯的地方可多了,田佑雯抬高聲調,繼續數落他的罪狀。
「要我說什麼?」他再度環起手,提問。
唷?卯上了,要吵架是不是?
田佑雯一臉氣怒的轉向他。「你可以跟人家打聲招呼啊!我沒叫你到處去套交情,可你不知道簡單的問候也是很重要的嗎?你現在是在一個團體裡耶!」
「除了你,我不想跟任何人打交道。」

這次他說話的速度加快了,但卻一字不露地跑進她耳朵裡。
田佑雯愣住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應答……
他……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