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暴龍總裁 第 1 頁


、從來沒人敢動他一下的,而這個圓得像糯米丸的女生竟膽敢迎面給他一腳,好大的膽子!「這……這是比試,是、是你自己沒躲過的嘛……」穿著道服的六歲小女孩一臉無辜,不懂自己做錯了什麼?剛剛爸爸和凌伯伯明明說了,要她認真
作者:湛亮 / 頁數:(1 / 0)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顆「糯米丸」是嫌他工作不夠忙碌嗎?時尚書屋
好好的高雄不待,千里迢迢的跑來台北「拜訪」他,
害他還得充當臨時保母,分神照顧她的生活起居,
而這顆小煞星似乎嫌麻煩他不夠多,
借住他家的頭一天,就在他百萬裝潢的浴室裡滑一跤,
原本白白胖胖的臉頰,當場撞成青青紫紫的豬頭,
為了怕她那個惡霸老爸以為他「照顧不周」,殺上來砍人,
他只好收留她這只小米蟲,直到她頭好壯壯為止,
可他都犧牲這麼大、為她改變這麼多了,
她還是看不出他的心意嗎?時尚書屋
見她始終在狀況外,
他忍不住怒吼再怒吼,直接把她吼醒……

楔子

「你踢我的臉?」道館內,十歲小男孩單手捂着頰,惡霸小臉不敢置信有人敢當頭一腳踹他。時尚書屋
無論在家或在外,他永遠是小霸王,旁人只有寵溺、奉承的份,從來、從來沒人敢動他一下的,而這個圓得像糯米丸的女生竟膽敢迎面給他一腳,好大的膽子!
「這……這是比試,是、是你自己沒躲過的嘛……」
穿著道服的六歲小女孩一臉無辜,不懂自己做錯了什麼?時尚書屋
剛剛爸爸和凌伯伯明明說了,要她認真打,別客氣的啊!
「你是說我打不過你?」匆地,惡霸男孩老羞成怒,不承認自己打不過一個年紀比自己小的女生。時尚書屋
「我……我又沒說!」這會兒,小女孩更加無辜,不解他怎會這麼想,紅撲撲的圓臉滿是不知所措。時尚書屋
「你明明就是這個意思!」漲紅臉大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沒有啊……」
小女孩慌叫。時尚書屋
「你有!」怒聲指責,衝上去開打。「別以為我會輸你!」拳打腳踢,不管規則。時尚書屋
「哇——你這樣犯規……」
「打架還管什麼規則,看我的厲害……」
霎時,偌大的道場上,兩名小孩扭成一團,打得難分難解,戰況激烈異常,至于「爸爸」和「凌伯伯」呢?時尚書屋
就見兩名大人氣定神閒地坐在道場邊,邊看著場中快扭成麻花捲的孩子們,邊笑呵呵閒聊——
「志昂,我家那小霸王就拜託你了!」相貌俊朗的中年男人微笑託付。時尚書屋
「憑咱兄弟的交情,那有啥問題?」虎背熊腰的道館主人忙不迭拍胸脯保證,笑得很是凶殘。「小鬼頭只要落入我手中,包他乖得像隻貓!要知道我『閻王教頭』不是被叫假的。」
「我相信!」看著小女孩又一腳踹中兒子,擺明在這場架中占上風,俊朗男子不禁又笑。時尚書屋
至于戰得正火熱的小霸王,此刻正陷于打不贏小女孩的羞辱感中,絞盡腦汁想著該怎麼扳回一城,完全不知自己已被父親出賣,即將迎接羞辱不斷的淒慘未來……
第1章

嚇!

雙目暴瞠,凌揚猛地被噩夢驚醒,瞪着漆黑的天花板好一會兒後,他終於翻身坐起,下意識往額頭一抹,這才發現自己在空調運轉的舒適涼意下,竟然驚出一身的冷汗。時尚書屋
太可怕了!他已經許久不曾再夢見「慘綠童年」的往事,怎麼今夜無端又作起噩夢來?時尚書屋
事出必有因、凡事有徵兆,莫非……
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凌揚不敢再想下去,連忙起身開燈,看了看時間,才晚上十一點半而已。時尚書屋
「真見鬼了我!難得一天早早上床休息,卻淨作噩夢,莫非真的命賤,容不得閒……」
爬了爬頭髮,他邊嘀咕邊走進浴室,決定沖個熱水澡來洗去滿身冷汗與不由自主上竄的寒意。時尚書屋
約莫十五分鐘後,他套着浴袍來到寬闊的客廳,陽剛漂亮的臉龐滿是神清氣爽,兩手正拿着毛巾擦拭着還在滴水的黑亮髮絲之際——
「嘟嘟……嘟嘟……」
驀地,電話鈴聲響起。時尚書屋
誰啊?這個時間還打電話來煩他?皺起兩道漂亮濃眉,凌揚很快地伸手接起電話。時尚書屋
「喂?」口氣不是很好。時尚書屋
「凌、凌先生嗎?我這裡是警衛室,很抱歉這麼晚還來打擾你。」
很顯然的,保全先生強烈感受到他的不悅,是以飛快報出「深夜擾人」的原因。「樓下有位小姐堅持是你的朋友,一直說要上去找你,趕也趕不走,所以……所以……」
心知肚明自己心軟,不忍心見一個女孩子慘兮兮地在深夜遊蕩,因而破例幫她打電話問,是以到最後,聲音有點心虛。時尚書屋
「所以打電話上來問我要不要見她?」凌揚脾氣向來就不太好,如今聞言更是火大,忍不住吼了出來。「如果是我的朋友,早就自己打電話給我,還用你打來問我嗎?我每個月付住戶管理費請你們保全是要幹啥用的?如果每個自動巴上來的女人我都要見,就算給我一天四十八小時,我也見不完!」
這棟住滿政商名流的豪宅大樓不是標榜保全嚴謹嗎?他會花大錢購下其中一戶,也是為了這個原因,怎麼如今感覺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媽的!這個不盡忠職守的天兵保全下一次再有這種情形發生,他非要讓他保不住飯碗不可!
「對不起!對不起!凌先生,我馬上請那位小姐離開……」
心驚膽顫,連聲致歉,可憐的保全先生已顧不得悲慘女人會不會流落街頭,如今保住自己的飯碗才是正道。時尚書屋
「羊咩咩……是我啊……你怎麼可以趕我走……」
驀地,就在保全先生忙不迭致歉中,夾雜了女子的慌叫聲,透過話筒斷斷續續飄入凌揚耳裡,讓他登時一愣。時尚書屋
羊咩咩?會這麼叫他的,全天下只有一個人,莫非那個人上來台北了?時尚書屋
閉眼揉着眉心,凌揚禁不住渾身竄起一股惡寒,有種想馬上掛斷電話,當作自己聽錯的強烈衝動,可當他睜開眼,出口的卻是——
「把電話拿給那個女人聽!」
「啊?」還在擔心自己飯碗不保的保全先生被這突來的變化給搞傻了。時尚書屋
「把電話拿給那個女人聽!」再次怒吼,某位先生耐性極差。時尚書屋
「好、好的!」急忙應聲,不敢再延遲,飛快將手中話筒拿給在警衛室外站了很久的女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