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暴龍總裁 第 10 頁


糯米丸終於肯甩掉死人臉,願意擠出假笑給他,應該算是釋懷了吧?心下暗自猜測,凌揚小心翼翼測試。「糯米丸,這魚湯……是甜的!」「怎麼?甜的不好喝?」假笑。「好喝!當然好喝!」謹慎對應,大膽試探,「只是我個人更喜歡
作者:湛亮 / 頁數:(10 / 0)

「不然你想怎樣嘛?糯米丸,難道你真要和我繼續冷戰下去?」心中想得凶狠,吐出口的卻好軟弱討好,還帶著一點懺悔的成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豈敢!」面無表情,夏予彤依然背對他,冷冷嘲諷。「你在喝魚湯嘛!我怕讓你反胃了。」
好!他確定這顆糯米丸真的很會記仇。時尚書屋
再次抹了抹臉,凌揚拉下臉認錯了。「好啦!糯米丸,我不該那麼說,是我的錯,我道歉,行了吧?你不會真和我計較吧?」
「說對不起!」千請萬請下,夏予彤終於轉身面對他,只是圓臉依然繃著。時尚書屋
「對不起!」馬上從善如流。時尚書屋
點了點頭,擠出假笑,算是原諒他了。時尚書屋
嗯……雖然笑得不挺真心,但糯米丸終於肯甩掉死人臉,願意擠出假笑給他,應該算是釋懷了吧?時尚書屋
心下暗自猜測,凌揚小心翼翼測試。「糯米丸,這魚湯……是甜的!」
「怎麼?甜的不好喝?」假笑。時尚書屋
「好喝!當然好喝!」謹慎對應,大膽試探,「只是我個人更喜歡你煮的鹹魚湯。」
唉……為何人稱惡霸的他,碰上這顆糯米丸,竟會孬種成這樣?傳出去可怎麼得了!
「今天沒有了!」
那意思就是明天有,是不是?今天過後,他不會再吃到變味的餐點了,是吧?時尚書屋
自行將她的話解釋成自己想要的意思,凌揚暗暗感到慶幸不已,馬上厚着臉皮點菜。「明天我想吃梅子鷄。」
他還好意思點菜啊?橫睨一眼,夏予彤不得不佩服他,同時提醒一下,「先生,你還想在醫院用餐啊?你忘了明天就要出院了嗎?」
「出院了更好!你在家煮完就直接上桌,這下更方便了!」呵呵!要出院了!以後糯米丸就不用多備一份吃的給那個姓李的,太好了!
哼哼!這三天,他只能吃着變味菜色,卻眼睜睜看著她拿美味的家常菜給李靖庭吃、心中那個悶啊!真不是筆墨能形容的。時尚書屋
「明天沒空!」誰知夏予彤卻不如他所願,一句話粉碎他的美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空?」愣了愣,直覺反問:「為什麼?」
「有人請我吃飯。」
「誰?」眯起眼,凌揚心中響趄警鈴。怪了!她在台北沒啥朋友,究竟會是誰要請她吃飯?時尚書屋
「李醫生!」眯起笑眼,開心公佈答案。時尚書屋

又是姓李的!

和解的俊朗臉色霎時轉為鐵青,無名火氣直竄腦門,積習難改地又破口大吼,「姓李的做啥要請你?他肯定有企圖!糯米丸,你千萬不要上當……」
耶!怪了!為啥一涉及李醫生,他的火氣就會飆高?時尚書屋
被吼到耳膜生痛,夏予彤白眼一翻,不輕不重冷刺,「放心!我這長相醜到讓人想反胃,李醫生怎會有興緻對我有企圖,你說是不是啊?」
吼聲瞬間窒凝,這下凌揚說是也不是,說不是也不是,第1次深刻覺悟什麼叫作「各人造業各人擔」。時尚書屋
啊——可惡!糯米丸不是原諒他了嗎?他那次的失言,她是不是準備記恨一輩子啊?人家不都說心寬體胖的嗎?怎麼她胖歸胖,卻完全沒這優點?簡直是胖假的嘛!
第4章

翌日。時尚書屋
正午時分,氣氛優雅的西餐廳內,二女一男同坐一桌,歡顏暢笑聊得可愉快了。時尚書屋
「這幾天,我一直聽靖庭提起你,他帶回來那些好吃的菜,原來都是你做的,真是太謝謝你了!」長相俏麗,渾身散髮着甜美嬌酣氣息的何夜瀾熱情笑道,對眼前這個圓圓潤潤,有開朗、舒服笑容的女子有着強烈好感。時尚書屋
「哪裡!是你們不嫌棄啦!」搔着一頭短髮,夏予彤開心綻笑。「只是幾道普通家常菜而已,還讓你們破費請我吃飯,真不好意思。」
「別這麼說!」李靖庭輕笑,看著親密女友的俊眸盈滿寵溺與調侃。「你送的那些菜,我帶回去後,夜瀾直呼好吃,差點兒都把舌頭也給吞下了。」
「就是!就是!」極力贊同親親男友的話,何夜瀾連連點頭。時尚書屋
「是嗎?你們喜歡就好!」手藝受到稱讚,夏予彤可高興了。時尚書屋
「別說只有我愛吃,靖庭還會和我搶呢!」冷不防的,何夜瀾糗男友。時尚書屋
「沒辦法!誰教我女友燒得一手爛菜,我時常要在焦黑的菜裡尋找能下肚的東西,當有正常食物出現在家中的餐桌上,我只能說自己是『見獵心喜』了。」
不徐不緩地泄女友的底,李靖庭也不是啥好易與的角色。時尚書屋
「喂!」漲紅臉捶他一記,何夜瀾羞憤惱叫,「我、我也很努力了啊!下廚這種事也是……也是要看天分的嘛!」而她的基因細胞裡,偏偏就沒這種天分,有啥辦法啊?時尚書屋
看這對親匿的愛人,你一言、我一句的鬥來鬥去,夏予彤忍俊不禁笑了出來,當下惹得何夜瀾更加尷尬。時尚書屋
「不是每個女人都適合下廚的啦!」有些泄氣,為自己找藉口。時尚書屋
「別灰心!別灰心!」連忙安慰,圓臉滿是鼓勵。「其實一些簡單的家常菜,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學會的。」
「是嗎?」何夜瀾非常懷疑,畢竟她也嘗試過去烹飪教室學做菜,可只上了一次課,老師就把學費退還,求她不要再去了。時尚書屋
「夜瀾有過一次慘烈的失敗經驗。」
李靖庭笑着為女友的質疑加上註解。時尚書屋
「喂!」恨恨再捶一記,何夜瀾羞惱嗔叫,「你會不會話太多了?」真要出盡她的洋相,他才會高興嗎?時尚書屋
馬上高舉雙手做出投降狀,李靖庭識相求饒,隨即轉而瞅着一臉笑意地看著他們的夏予彤,開口提議——
「夜瀾,你乾脆向予彤拜師學藝算了。」
斯文笑痕隱含着陰謀意圖。時尚書屋
「這倒是個好建議!」聞言,何夜瀾十分贊成,滿心希冀地請求,「予彤,我雖然對做菜沒啥天分,但你願意指導我這匹劣馬嗎?我不求多!只要在靖庭同事來家理玩時,能讓我做出唬人的五菜一湯來,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愣愣地指着自己,夏予彤也不知該不該答應。唉……她又不是傅培梅,做的也都只是些家常菜,哪有資格像大廚一樣教人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