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暴龍總裁 第 11 頁


何夜瀾俏臉漲得通紅。眼看這對情人親匿抬杠,夏予彤也覺得好笑,開心地又和他們聊了許久後,才依依不捨的表明要先走一步。「不多聊一會兒嗎?」何夜瀾有些不捨。難得她們一見如故,聊得挺契合的。「我還有事!」不好意思地婉
作者:湛亮 / 頁數:(11 / 0)

「對!就是你!拜託!」連忙點頭請求,何夜瀾越想越覺這主意可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被這麼一拜託,夏予彤也不好意思拒絶,只好點頭答應了。時尚書屋
「予彤,謝謝你!」興高采烈道謝,何夜瀾馬上把家裡的地址和電話抄給她。「我晚上都在家,你有空就可以過來教我喔!」
「哦!」點點頭,將寫有地址的小紙張收好,隨即夏予彤想到啥似的,急忙把話說在前頭。「先說好,我會做的都是一些家常菜,可不會啥漂亮的水果雕花之類的。」
「當然、當然!我就是要學實用的家常菜。」
點頭如搗蒜。時尚書屋
「你太看得起她了!水果雕花?她啃水果比較快啦!」笑睨一眼,李靖庭挺愛揶揄親密愛人的。時尚書屋
「喂!你幹嘛一直拆我台啊?」恨恨捶出第3記粉拳,何夜瀾俏臉漲得通紅。時尚書屋
眼看這對情人親匿抬杠,夏予彤也覺得好笑,開心地又和他們聊了許久後,才依依不捨的表明要先走一步。時尚書屋
「不多聊一會兒嗎?」何夜瀾有些不捨。難得她們一見如故,聊得挺契合的。時尚書屋
「我還有事!」不好意思地婉拒,夏予彤想到某惡霸說過想吃梅子鷄,打算現在到生鮮超市去買材料,早點回去料理,或許還趕得及在晚餐上桌。時尚書屋
「那好吧!」不好再留人,何夜瀾笑着提醒,「記得要來教我做菜喔!」
「沒問題!」起身笑着道再見,夏予彤心情甚好的離開餐廳,朝不遠處的生鮮超市進攻。時尚書屋

呵呵!買鷄去!

☆☆☆四月天獨家製作☆☆☆☆☆☆
媽的!吃個飯能吃三個小時嗎?糯米丸和姓李的究竟又幹啥去了?時尚書屋
臉色鐵青瞪着時鐘上的短針明明白白指向3,凌揚不想承認自己在等人,但是……該死的,他確實在等人!等那顆一出去就不知要回來的糯米丸!
去他媽媽的糯米丸,最好就不要回來,否則肯定把她蹂躪成麻花捲!
陰惻惻暗自發誓,凌揚久等不到人回來,眸底風暴隨着時間流逝越形擴大,陰霾黑臉也越拉越長……
「鈴……鈴……」
驀地,電話鈴聲驟響,他飛快伸手接起。時尚書屋
「誰?自己報上名來,老子現在心情很不爽,最好別讓我猜!」心情極端惡劣,也不管對方是誰,一開口就打雷吼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電話綫那端沉默了三秒鐘,就在某惡霸不爽地想再打第2次雷時,沉穩清朗的嗓音終於傳了過來。「兒子,你的電話禮貌有待改進。」
「爸?」驚聲大喊,凌揚萬分詫異下,不由得揚眉哼問:「不是環遊世界逍遙去了?還記得打電話來關心你兒子啊?」哼!說來他這個父親也挺沒良心的,丟下偌大的企業給兒子操勞,自己樂得世界各國享樂去,真過分!
輕輕揚笑,沉穩嗓音又傳了過來。「兒子,我不只打電話來關心你,我還要來看你呢!」
「你回台灣了?」眯眼。時尚書屋
「可不是!」
「自己一個人?」
「不是!」
「芩姨?」
「答對了!」
「……」
靜默五秒,不帶任何希望又問:「除了芩姨外,還有誰和你在一起?」
「還會有誰呢?」沉穩的嗓音隱含無奈與笑意。時尚書屋
「……」
這回靜默了更久。時尚書屋
「別打着想逃的主意,因為我們已經來到你樓下了。」
「該死!」
霎時,一連串惡聲詛咒源源不絶傾泄而出,某惡霸陰霾的臉色在樓下警衛來電通知有客拜訪時,黑到只有墨汁可堪比擬。時尚書屋
☆☆☆四月天獨家製作☆☆☆☆☆☆
舒適的手工訂製沙發上,相貌俊朗、體態修長,氣質沉穩淡定、極富中年男子魅力的凌雲一臉愜意,嘴角噙笑睇覷獨坐在單人沙發上、臉臭到不行的兒子。時尚書屋
至于一旁則坐著兩名五官精緻漂亮,長得有些相似的女子。年紀較大的那個年約五十來歲,名叫孫紅芩,與凌雲雖無婚姻之名,但跟着他已有二十年之久,年輕的那個名叫孫雪凝,約莫二十出頭,是孫紅芩視為親身女兒般從小疼愛的侄女。時尚書屋
「你的手怎麼了?」視線落到兒子的石膏手臂,凌雲開口第1句話就關切詢問。時尚書屋
「骨頭迸裂,沒事!」臭臉回答。時尚書屋
「骨頭迸裂怎會沒事?看醫生沒?我知道幾個不錯的骨科醫生,要不要幫你掛診……」
一連串太過熱切的關心言語從孫紅芩口中吐出。時尚書屋
若沒看過醫生,石膏是誰打的啊?時尚書屋
強忍下几乎要衝出口的雷吼,礙於對方是長輩,凌揚硬是按下火爆脾氣,意思意思的撇了下嘴角當作微笑。「多謝芩姨關心,我看過醫生了。」
「凌、凌大哥,醫生怎麼說?嚴不嚴重?痛不痛?」五官精緻漂亮宛如洋娃娃、神情羞澀的孫雪凝亦忙不迭關心探問,一汪水眸閃着戀慕光彩,任何人一瞧便知曉她一顆芳心全系在某惡霸身上。時尚書屋
誰骨頭裂傷不會痛的啊?問這是啥廢話?時尚書屋
差點沒翻白眼,凌揚難得還能壓下脾氣,勉強回應。「我很好,沒事!」靠!如果這位嬌柔小姐能把愛戀眼光從他身上移開,他絶對會更好。時尚書屋
忍不住暗自嘲諷,他目光掃到自家老爸身上,直接轉移話題。「怎回來了?」
「你媽的忌日快到了。」
輕聲淺笑,凌雲的理由很簡單。時尚書屋
「嗯!到時我們一起去。」
點了點頭,凌揚很快回答。時尚書屋
老實說,他三歲喪母,對早逝的母親並沒啥印象,不過從小父親就常對他訴說母親的好,回憶起母親時,臉上怔忡溫柔的神情讓他清楚明白就算母親已逝,父親心中的摯愛、永遠只有母親一人,每年母親的忌日,無論父親人在何處也一定會趕回來。時尚書屋
若說母親是父親永遠的摯愛,那麼孫紅芩嘛……只是個可憐的女人罷了!輕輕掃了那二十年來不斷討好他、討好父親,從未放棄企圖入主凌家的女人一眼,凌揚不免有些同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