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暴龍總裁 第 19 頁


媒婆吧?」自覺有點受到侮辱,馬上激烈抗議。「況且,再怎麼說我們也是老交情了,你都說對那位小姐沒興趣了,我怎會鼓吹你沒興趣的人來纏你,對吧?」「以你的『資質』,打扮成媒婆是挺適合的。」瞄她圓滾滾的身材一眼,想像她如古
作者:湛亮 / 頁數:(19 / 0)

「奸、好啦!算有好不好?」戒備盯着那動來動去的修長手指,夏予彤屈打成招地認下所有的罪過,可嘴裡卻不甘心地小聲嘀咕,「好女不與男鬥!看你被我摔傷還沒復元的份上,就讓讓你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說什麼?」喝問。時尚書屋
「沒、沒有!」用力搖頭,急忙想逃離魔掌。「那個……人我已經看過了,好奇心也滿足了,先閃人了,拜!」
「慢着!」長指勾住某顆想竄逃的糯米丸的後衣領,凌揚警告,「不准去外頭安慰那朵溫室小花,順帶揚風點火的加上幾句‘鼓勵‘言詞,知道沒?」
「知道啦!我又不是閒閒沒事幹。」
她沒那麼無聊,好不好?時尚書屋
「你現在失業中,確實閒閒沒事幹!」嘲諷指出。時尚書屋
「喂!就算我失業,也不代表我想客串媒婆吧?」自覺有點受到侮辱,馬上激烈抗議。「況且,再怎麼說我們也是老交情了,你都說對那位小姐沒興趣了,我怎會鼓吹你沒興趣的人來纏你,對吧?」
「以你的『資質』,打扮成媒婆是挺適合的。」
瞄她圓滾滾的身材一眼,想像她如古裝劇中誇張的媒婆扮相,忍不住噴笑出來。時尚書屋
「把你腦中的畫面給我抹掉!」用膝蓋想也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夏予彤嗔聲叫罵,覺得他實在很壞。時尚書屋
然而,某惡霸卻不如她願,依然笑得很誇張。時尚書屋
「我、我懶得理你,再見!」眼見制止不了,夏予彤乾脆眼不見為淨,自己走人比較乾脆。時尚書屋
「慢着!」再次把她勾住。時尚書屋
「幹嘛啦?」有事怎不一次講完?他大總裁的時間不是很寶貴嗎?時尚書屋
「上次我給你的那些錢用完沒?」想到這些日她時常買菜回去料理,算一算,那些錢應該也花得差不多了。時尚書屋
「呃……差不多了!」搔搔頭,她有些尷尬。唉……和他比起來,她真是窮得可憐。時尚書屋
「喏!這些拿去。」
掏出皮夾,連數也不數,直接抽出一疊塞進她手心。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要啦!這樣我的債台又多建了一層樓耶!」想到自己已不知欠他多少,夏予彤就覺得好悲慘,連忙又把錢給推回去。時尚書屋
「這是讓你買菜回家煮給我吃的,是家用錢,不算是你借的。」
不給拒絶,直接把錢塞進她褲子的口袋裏。時尚書屋
家用?好吧!既然他這麼說,那就收下好了,只是……
「羊咩咩,不要說家用錢啦!好像我是你老婆似的,真怪異!」忍不住搓搓手臂,夏予彤起了一身的鷄皮疙瘩。時尚書屋
見她一副好似當他老婆是什麼羞辱似的,凌揚心中那把無名火又熊熊燃起,馬上又變臉地捏住她臉頰。時尚書屋
「好,不說家用錢!那說是幫佣錢,這樣你滿意嗎?」凶狠惡笑,翻臉像翻書一樣迅速。時尚書屋
「哇!你幹嘛又掐我?我又做錯了什麼啊……」
實在不懂自己又哪兒惹到他,某顆糯米丸不斷淒厲喊冤。時尚書屋
嗚……明明前一秒鐘還好好的啊!究竟是怎回事啦?嗚嗚……她好慘啊……
☆☆☆四月天獨家製作☆☆☆☆☆☆

兩日後——

「一份這麼簡單明了的估價單,你也能多打上兩個零?孫小姐,你要不要乾脆回去彈古箏算了!」驚天雷吼第N次從總裁辦公室內傳出,某惡霸的火力在這兩天達到最高峰。時尚書屋
就見咆哮一起,不到半分鐘,一道嬌滴滴的纖細身影一如前兩日那般,馬上掩面奔出,哭成令人心憐的淚人兒。時尚書屋
然而,噴火惡霸還不打算饒人,馬上從裡頭追出又吼,「哭哭哭?做錯事了,你就只會哭嗎?若是這樣,你不要再來了,免得給我們添麻煩!」
媽的!這位大小姐難道真相信「女人的眼淚是最大的武器」這類的屁話,以為她掉個幾滴眼淚,他就不好意思罵人嗎?想來公司工作,最好皮給他繃緊一點,凌氏企業可不是大小姐的遊樂園。時尚書屋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低垂着頭流淚,孫雪凝驚惶哽咽致歉。時尚書屋
嗚……她是暗戀着凌大哥沒錯,可從來不知道在他身邊工作竟是如此的恐怖!早知道她就不答應姑姑的提議,來這裡挨轟了。時尚書屋
「不是故意就能這樣,若是故意,那還得了?」凌揚怒火勃發的繼續吼,一點也不打算放過她。時尚書屋
一旁,陳秘書眼看這種情況不斷周而複始地上演,不由得連連嘆氣搖頭。時尚書屋
唉……老實說,這位敏感纖細的「御賜助理秘書」真的不適合到一般企業上班,她適合的是藝術方面的工作,所以被放到這兒來,對她來說實在是場大災難哪!
心中既同情又好笑,陳秘書正想出聲幫忙解圍時,忽地——
「這是怎麼回事?凌揚,我家雪凝可不是來這兒讓你罵的。」
一道憤怒嗓音乍起,氣急敗壞找某惡霸理論。時尚書屋
孫紅芩本想來探望一下侄女在公司的工作情形如何,卻怎麼也沒料到,才一出電梯門,就看見凌揚在厲聲吼罵,而自個兒疼如親生女兒的侄女卻哭成了淚人兒,當下想也不想,馬上衝上前維護。時尚書屋
「姑姑,哇——」一見親人,孫雪凝馬上投入親愛姑姑的懷裡痛哭。時尚書屋
「別哭!別哭!有啥委屈,儘管告訴姑姑!」連忙拍哄安慰,孫紅芩心疼極了,扭頭就對一瞼怒氣的惡霸喊道:「凌揚,雪凝是哪兒不對了,你要這般欺負她?」
一見孫紅芩,凌揚就兩眼翻白,覺得頭大了。「芩姨,你怎來了?」媽的!面對她,他多少還是要保持一定的尊重。時尚書屋
「我不來,還真不知雪凝要被你怎麼欺負呢!」孫紅芩臉色難看嘲諷。時尚書屋
他欺負她?這樣吼一吼就算欺負?拜託!已經很剋制好不好?他吼那些部門經理們的話,可是比吼她的還難聽咧!
「芩姨,我不覺得我在欺負人。」
凌揚表情也不怎麼好看。時尚書屋
「你都把她罵哭了,還不算欺負人嗎?」孫紅芩尖聲叫道。時尚書屋
「那我只能說她抗壓性太低!」雙臂抱胸,他冷諷道:「若是沒法適應我的風格,那你還是趁早把她領回去,免得在我這兒受欺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