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暴龍總裁 第 24 頁


即被自己的話給嚇得僵住。他、他怎會說出這麼詭異、曖昧的話,好似對她有着獨占心態?嗯……「獨占」這個詞不錯,感覺很好,他喜歡……慢着!慢着!他怎麼會有想獨占她的古怪念頭啊?越想越覺恐怖驚慌,凌揚已經搞不清自己的心思
作者:湛亮 / 頁數:(24 / 0)

「我、我為什麼要聽你的?」怒火攻心,夏予彤又氣又惱又羞地以食指猛戳他胸膛。「我高興和誰往來就和誰往來!李醫生說的沒錯,我就算找男人過夜也不關你的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敢?」聽到她要找男人過夜,理智瞬間被怒火給燒燬,凌揚狂叫大吼,眼射凶光。時尚書屋
「我有啥好不敢的?」正在火氣上,她也不怕地吼了回去。時尚書屋
「媽的!糯米丸,我絶對不會准許你去找男人!」他像一隻被踩了痛腳的熊,暴躁地搖着她大吼大叫。時尚書屋
「你憑什麼不許?」莫名其妙!今天是月圓嗎?怎麼她遇到的兩個男人都反常了?時尚書屋
「憑你是我的,其他男人休想沾!」怒到極點,他無暇多思地脫口雷吼,隨即被自己的話給嚇得僵住。時尚書屋
他、他怎會說出這麼詭異、曖昧的話,好似對她有着獨占心態?嗯……「獨占」這個詞不錯,感覺很好,他喜歡……慢着!慢着!他怎麼會有想獨占她的古怪念頭啊?時尚書屋
越想越覺恐怖驚慌,凌揚已經搞不清自己的心思了。時尚書屋
他、他在說什麼?什麼叫作「她是他的」羊咩咩怎會吼出這麼驚爆的話兒來?這、這到底是啥情況啊?今天的月亮特別圓,是不是?時尚書屋
同樣被嚇得僵住的夏予彤,一張圓臉呈現獃滯狀態,老半天說不出話來,氣氛頓時極為詭異。時尚書屋
就這樣,兩人同樣一瞼驚嚇地互瞪了許久,最後,她嘴巴開開合合了好幾回,才終於乾笑連連地打破沉默。時尚書屋
「那個……那個……你剛剛有說什麼嗎?」好不希冀地瞅着他,希望他說沒有,這樣大家彼此不尷尬,當作沒這回事。時尚書屋
「我說你是我的,其他男人休想沾!」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想打混過去,可凌揚卻不是那種縮頭烏龜,雖然一時還搞不清自己怎會冒出那種話,但他的個性當中沒有「逃避」這種基因在。時尚書屋
「哇——」驀地,夏予彤抱頭慘叫,悲憤指控,「你就當沒說就好,幹嘛要承認啊?你說那種話,我聽得鷄皮疙瘩都出來了啊……」
見她慌得抱頭團團轉,不知為何,凌揚竟然想笑,情緒反而鎮定了下來,甚至還有心情調侃。「怪了!剛剛我吻你,你都不冒鷄皮疙瘩了,怎麼我說那句話,你反而受不了?」莫非這糯米丸是崇尚「行動派」的不成?時尚書屋
「你吻我時,我是嚇到石化!你見過哪顆石頭會冒鷄皮疙瘩啊?」夏予彤依然處于抱頭亂竄的狀態,嘴裡卻不忘反駁。時尚書屋
喲!回嘴還能這麼機靈,可見沒嚇得多嚴重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凌揚暗忖,終於忍不住地笑出聲,卻馬上惹來她的責難控訴。時尚書屋
「你、你還有臉笑?羊咩咩,你今晚究竟是怎回事?怎麼會……怎麼會這麼古怪?」想到剛剛的事,圓臉忍不住又爆紅。時尚書屋
「我……」
俊臉浮現困惑之色,他遲疑道:「不知道!」
「不知道?」瞠大了眼,夏予彤不敢相信自己竟被他吻得「不知道」!嗚……好冤哪!
「所以……」
驀地,他拉長音調又開了口,若有所思地瞅着她。時尚書屋
「啊?」他要說什麼?時尚書屋
「我們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吧!」
☆☆☆四月天獨家製作☆☆☆☆☆☆

十五分鐘後——

手捧着咖啡杯坐在沙發上和某惡霸面對面,夏予彤依然搞不清楚他們原本尷尬、曖昧的緊張氣氛,為什麼可以在他的建議下暫停十五分鐘,先去煮來兩杯咖啡喝喝,然後氛圍轉為正常、平和地坐下來繼續「研究」十五分鐘前的事?時尚書屋
百思不得其解,她納悶地搔了搔頭,懶得費神苦思了。「咳……來吧!我們繼續剛纔的『討論』!」清了清喉嚨,憋不住地率先開口。時尚書屋
「行!」經過十五分鐘的沉澱,凌揚雖然還有些火,可已經能將脾氣控制住地冷靜質詢,「說!為什麼要騙我你是和女性朋友出去?」這讓他非常、非常不爽!
「呃……」
提到這個,夏予彤確實心虛,很努力想為自己脫罪。「因為你好像很討厭李醫生,只要和他有關的事,你都會很火大,所以……所以……」
「所以就乾脆騙我了?」冷笑。時尚書屋
「嘿嘿……」
一陣乾笑,算是預設,隨即想到自己可以反守為攻,當下也提出質詢。「那你呢?你今晚發啥瘋?」
「我、我哪有?」這下換他心虛了。時尚書屋
「哪沒有?」氣呼呼橫瞪一眼,想到自己被他占了好大便宜,夏予彤就覺得很吃虧。「你今晚很反常耶!莫名……莫名其妙的吻我,又莫名其妙的說那些話,你到底怎回事嘛?」故意凶巴巴的質問,可想到剛剛兩人的唇舌交纏,與他那些曖昧話語,她不由自主地漲紅了臉,神情既彆扭又羞赧。時尚書屋
見她白嫩臉皮泛起一層美麗櫻紅,一時間,凌揚心下一蕩,競有些怔忡失神……
「你、你瞧什麼啊?」等不到回答,卻得到他沉沉瞅凝,夏予彤臉上更加嫣紅,嗔惱叫道:「你到底是怎回事?別用那麼曖昧的眼神瞧人,好不好?」可惡!那種眼神會讓人誤會的啦!
恍然回神,他不自在地輕咳了聲,不答反道:「糯米丸,以後不許再和姓李的一起出去……不,不只是他,任何一個男人都不行!」
「你又在做無理的要求了!」她指控,非常忿忿不平。「若照你這樣做,那我一輩子都沒法交男朋友,更別說結婚了!」
「我不管!反正我不許你去勾搭其他男人!」橫眉豎眼,惡霸性格又起。時尚書屋
「究竟為什麼啊?」夏予彤哀叫。這男人會不會太莫名其妙、太惡霸了啊?時尚書屋
「因為我會很不爽!」霸道吼人。時尚書屋
「不爽?」夏予彤傻眼,不懂他在不爽什麼?時尚書屋
「對!就是不爽!」重重點頭,凌揚惱紅了臉,目泛凶光。「只要想到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我就會很火大、很不爽,就像剛剛看到你和姓李的在一起一樣,恨不得把他給五馬分屍、挫骨揚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