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暴龍總裁 第 27 頁


裡不斷尖叫,「哇——你這只色狼,只會想到那種事……」「拜託!這樣就色?我讓你見識見識啥叫作色!」淫邪大笑,惡狼撲豐。「哇——」尖叫一聲,夏予彤警覺大事不妙,想逃時已是來不及,淒慘地被某隻惡狼給壓在沙發上,紅唇逃
作者:湛亮 / 頁數:(27 / 0)

嗚……可惡,他還真沒說錯!若是別人當她的男朋友,她可能會很羞愧自己身上的好幾層游泳圈,打死也不敢給對方瞧見;可若是他的話……嗚~~對於一個從小看著她的肥肉長大、小時候還一起洗過澡的男人,她還怕什麼?她身上哪塊肥肉「追隨」她多少年,這惡霸搞不好還比她自己清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凌揚沒把她的嗔罵聽進耳,逕自邪笑道:「糯米丸,快把我剛剛提出的那一項列上去,那可是最大、最關鍵的優點啊!」男女交往嘛!最後總免不了會卿卿我我,而他,可是完全不介意抱著一團白嫩嫩的肥肉上床,畢竟……很溫暖嘛!
聽出他的未臻之意,夏予彤全身熱燙,臉紅得快燒起來,嘴裡不斷尖叫,「哇——你這只色狼,只會想到那種事……」
「拜託!這樣就色?我讓你見識見識啥叫作色!」淫邪大笑,惡狼撲豐。時尚書屋
「哇——」尖叫一聲,夏予彤警覺大事不妙,想逃時已是來不及,淒慘地被某隻惡狼給壓在沙發上,紅唇逃也沒得逃地被他的炙熱唇舌給封住,尖叫轉為咿咿唔唔,最後終至沒了聲響。時尚書屋
良久、良久,當凌揚以着極為煽情、邪惡的吻法將她「蹂躪」徹底後,這才氣息微喘地離開紅唇,以額頂額,黑眸湛亮緊瞅着她矇矓眼眸。時尚書屋
「糯米丸,瞧!你對我不是沒感覺的,是不?」從火熱交纏的過程中,他很肯定,她也沉醉在剛剛的激情裡。時尚書屋
粉臉艷紅、朱唇紅腫、眼生媚波,夏予彤神情迷蒙瞅着他許久,最後認命地輕喃嘆氣。「好吧!我承認,我很喜歡你的吻。」
酥酥麻麻的,總讓她忍不住想蜷起腳趾頭。時尚書屋
「所以?」他滿足輕笑,帥氣濃眉微挑。時尚書屋
「試試看吧!」夏予彤微笑。「看我們能從青梅竹馬的階段走到什麼程度?」
呵!以他的條件,都不介意夾一顆肥肉多多的糯米丸去配了,難道她還怕他這只不時被雷公附身的羊咩咩?嘿嘿!誰占誰便宜,那可難說囉!
第9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什麼?你和夏叔在烏來泡溫泉泡不過癮,還連袂殺到知本去泡啊……好好好!我知道,我會好好照應糯米丸的……芩姨?她打電話跟你哭訴了嗎……那你要我怎麼做?別告訴我,要再把孫大小姐給請來上班,不然我絶對登報跟你斷絶父子關係……哦……你已經跟芩姨警告過了啊……那就好!順便要她沒事別來惹我煩……就這樣了!好,沒事了,拜!」
結束和父親的通話,凌揚心情愉快的不得了,嘴角不自覺往上揚,吹着口哨低頭又看了幾份企畫,直到肚皮開始「咕嚕咕嚕」的大合唱,他才丟下手中的企畫書,大步邁出書房,往飯廳餐桌前一坐,朝廚房方向大聲呼喊——
「糯米丸,好了沒啊?肚子餓斃了啦!」叫囂的態度,當真是個過慣了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少爺。時尚書屋
「光會吼啊你?要吃就來端菜,別賴在椅子上當大爺!」炒菜聲作響的廚房內,竄出一道笑斥嗔罵。時尚書屋
凌揚摸摸鼻子,乖乖進了廚房,馬上就被還站在鍋前奮戰的夏予彤塞來一盤熱騰騰的糖醋排骨。時尚書屋
「好香!」那香噴噴、誘人食指大動的味道一竄入鼻腔,勾得凌揚滿肚子饞蟲全跑出來,當下忍不住偷拿一塊塞進嘴裡。時尚書屋
「沒規炬!」見狀,夏予彤手上的大湯匙立刻往他頭上招呼去,連聲笑罵教訓。「又不是小孩子,拿碗筷到餐桌上去吃,別在這兒礙手礙腳!」
「糯米丸,你越來越大膽了喔!」腦門被敲得發疼,凌揚睨眼表達不滿。這糯米丸該不會以為他們往情人階段發展,他就捨不得對她下「毒手」吧?哼!若讓他不爽,照樣捏頰神功伺候。時尚書屋
「你還要不要吃飯啊?」手拿鍋鏟當武器,夏予彤此刻可是威風赫赫。嘿嘿!進了廚房就是她的天下,除非羊咩咩不想享用晚餐了,否則最好識相點。時尚書屋
「當然……要!」凌揚是不會與自己肚皮過不去的,馬上換上諂媚笑容,端着糖醋排骨飛快退出某顆糯米丸的地盤。時尚書屋
「欠罵!」噗哧笑了出來,她繼續揮舞鍋鏟燒菜去。時尚書屋
很快的,在凌揚進進出出廚房四、五次端菜後,最後一道蘿蔔排骨湯由掌廚者親自端上餐桌了。時尚書屋
「你先吃吧!」卸下圍巾,夏予彤對已經捧起碗準備「大開殺戒」的凌揚說道,轉身住自己房裡走。時尚書屋
「你不吃?」凌揚一愣,開動的動作定住。幹啥啊?辛辛苦苦煮這一大桌,燒菜的人卻不捧自己的場,反而要放他一人自己吃不成?一個人吃飯很孤單的耶!
「要啦!只是先去洗一下臉,全身油膩膩的。」
夏予彤頭也不回的應聲,飛快閃進房裡去,還特地把房門關了起來。時尚書屋

洗個臉幹嘛還要關門?

凌揚疑心大起,放下碗筷,躡手躡腳來到她房門外,將耳朵貼了上去……
「……嗯嗯……我最近被看守的很緊,抽不開身,不能過去教你了……」
刻意壓低的嗓音斷斷續續從門內傳出,聽得凌揚不由得擰眉沉思……她打電話給誰?有啥電話當着他的面不能打,非要躲到房裡偷偷講?莫非……她是打給姓李的?時尚書屋
可惡!下午才答應要和他試着邁向情人的階段,晚上就忙着勾搭姓李的,糯米丸想學別人搞劈腿啊?時尚書屋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凌揚沸點極低的火氣馬上飆了起來,大掌往門把一旋,發現沒鎖,當下立刻怒髮衝冠開門撞了進去,雷聲隆隆地對夏予彤吼了起來。時尚書屋
「糯米丸,你躲起來和誰講電話?姓李的是不是?我警告你,本大爺醋勁很大,你若敢給我招蜂引蝶、勾搭男人,我非把你剖成兩半,扭成麻花捲不可!」
被他雷霆萬鈞的氣勢給嚇愣了三秒種,隨即,她回神,忍不住好氣又好笑地指責。「你怎麼可以偷聽人家講電話?」堂堂一個大男人貼在門板上偷聽,像話嗎?光想那個畫面就覺得好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