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暴龍總裁 第 29 頁


」「噗」地一聲,被才剛喝進嘴裡的拿鐵給嗆着,夏予彤邊咳邊笑。「咳咳……咳……虧他……虧他說得出口……咳咳……」尷尬漲紅臉,何夜瀾糗極了。「他不知道靖庭就在不遠的地方,他那番話全被靖庭給聽去了。老實說,那些話也是
作者:湛亮 / 頁數:(29 / 0)

「難怪你會說李醫生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奸險小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夏予彤喃喃道,沒想到有人可以記恨這麼久的!最重要的是,被記恨的那個人,從頭到尾都很無辜。時尚書屋
「靖庭這人很恐怖的,也只有我能忍受他這麼久!」哀聲嘆氣,感嘆自鄰。時尚書屋
見她一副自憐自艾樣,夏予彤失笑出聲,隨即捺不下旺盛的好奇心,忙不迭又問:「你強吻凌揚後,他是啥反應?」該不會覺得飛來艷福,樂得很吧?時尚書屋
「火大了!」想到當時的狀況,何夜瀾忍不住頭皮發麻。「他當場抓着我怒吼,並問旁人我是誰。」
「然後呢?」嘿!那惡霸的反應果然很有自己的風格哪!
「別人告訴他,我是靖庭的女友後,他馬上撂下話了——」裝出凶殘橫臉樣,何夜瀾以着唯妙唯肖的口吻模仿,「轉告姓李的,威而剛多吃些,別讓自己的女人慾求不滿跑出來強暴男人!」
「噗」地一聲,被才剛喝進嘴裡的拿鐵給嗆着,夏予彤邊咳邊笑。「咳咳……咳……虧他……虧他說得出口……咳咳……」
尷尬漲紅臉,何夜瀾糗極了。「他不知道靖庭就在不遠的地方,他那番話全被靖庭給聽去了。老實說,那些話也是讓靖庭特別記恨的原因之一。」
聞言,夏予彤受不了地直搖頭。「男人!」
「可不是!男人。」
何夜瀾跟着晃起腦袋,也是一瞼的受不了。時尚書屋
當下,兩個女人開始熱烈討論起男人來了!
☆☆☆四月天獨家製作☆☆☆☆☆☆

一小時後——

當某顆糯米丸和某個罪魁禍首的女人研討完男人後,飛快又奔回凌氏企業大樓,偷偷摸摸地縮在總裁室門外,正想悄悄打開一條門縫,瞧瞧某位惡霸由會議室回來了沒,驀地——
啪!地一聲響,一記當頭棒喝毫不客氣地從她腦門敲下。時尚書屋
「哇——」夏予彤萬萬沒料到某惡霸會從背後出現,當下嚇得跳了起來,連忙擠出笑臉轉身相迎。時尚書屋
無端心虛驚惶,肯定有鬼!
凌揚眯起眼,橫臉惡問:「糯米丸,說,你做了啥虧心事?」
「哪、哪有?」心虛否認,顧左右而言他。「你剛開完會回來?」老天保佑,最好是剛回來啊!不然她又要被他抓包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嗯。」
睨覷一眼,他下顎往裡頭一點,示意她進去,隨即自己也進了辦公室。時尚書屋
「你剛縮在門前幹什麼?」一關上門,馬上進行質詢。時尚書屋
「沒有啊!我是要進去啦!結果你剛好就回來。」
裝出純真無辜瞼。時尚書屋
「是嗎?」有些懷疑,卻也找不到啥異處,當下狀若不經意問:「剛剛溜去哪兒了?」
「到處晃晃嘛!」兵來將擋、水來上掩,順便埋怨抗議。「你簡直像牢頭,我整天都被悶在你的辦公室內,快發霉了啦!」她是無業游民,可不是監獄囚犯。時尚書屋
「牢頭?敢說我是牢頭?找死!」二話不說,捲成桶狀的企畫書又往她腦門敲去。時尚書屋
「喂!會痛的耶!」凶險閃過「奇襲」,她嗔怒抗議。時尚書屋
「會痛才好!」他咧嘴而笑,一擊不成,馬上又換了個角度朝她揮去,其勢又凶又猛。時尚書屋

啪!

又是一聲清響,這回某顆糯米丸沒逃過,嫩白額頭受到重擊,馬上紅了一片,痛得她差點滴下兩顆英雌淚,而某惡霸則因襲擊成功而得意大笑。時尚書屋
「喂!你這人怎麼這麼野蠻,一點都不會疼惜女友的啊?」夏予彤翻瞼,只覺他好惡劣。時尚書屋
「我怎不『疼』你了?我『疼』到心坎裡啊!」凌揚大笑,魔爪一伸,又掐起她粉頰嫩肉好好「疼愛」一番。時尚書屋
「痛、痛啦……放手……」
哀哀慘叫,夏予彤猛力拍打着他魔爪,淒厲哀嚎求他鬆手。時尚書屋
「那你說,我『疼』不『疼』你啊?」他笑得好俊朗,問得好低柔。時尚書屋
「疼、疼、疼……」
夏予彤淒厲哀叫,也不知是在回答他的逼問,還是在喊痛。時尚書屋
「疼就好!」緩緩鬆手,凌揚滿意極了。時尚書屋
感到臉上劇痛一減,她揉着發紅頰肉飛快閃離他的「勢力範圍」,眼含怨恨,「你動不動就凌虐我,我要控訴家暴!」
聞言,凌揚爆笑。「你都還沒嫁我,算啥家暴啊?」
嫩頰一紅,她惱叫,「那、那改成傷害罪總成了吧!」
「傷害?」眉一挑,凌揚又笑。「傷害在哪兒了?除了臉稍紅之外,連瘀青都沒有,你若要去驗傷,請記得通知我一聲,我會準時前去看笑話的。」
「你、你、你就不會讓我一下啊?」氣到說話結巴,夏予彤後悔了。「可惡!你只會把我吃得死死的,我若和你在一起,豈不一輩子被你『壓落底』?哇~~這種自毀前程的事我不幹!切、切、切,我們分手!大家重新做朋友,我決定不和你當情人!不當了!」越想越覺得自己損失慘重,她決定反悔。時尚書屋
「你以為玩辦家家酒,說不要就不要啊?」凌揚忍俊不禁嗤笑,隨即大步一跨,大手一撈,將她給重新納入懷裡,低頭就封住紅唇,對她展開一記令人臉紅心跳、體溫直飆的煽情辣吻。時尚書屋
良久饜足後,他才氣息微喘地退開,黑眸晶亮笑凝她迷蒙的迷醉臉龐。時尚書屋
「糯米丸……」
驀地,他含笑低喃。時尚書屋
「嗯……」
全身酥麻顫慄,神情矇矓,還處在腦袋變成一團漿糊的狀態中。時尚書屋
「你若不想一直當被『壓落底』的一方也沒關係,我想,我偶爾也會想換換口味,讓你來把我『壓落底』的。」
咧開極為邪惡曖昧的微笑,他話中隱含濃濃情色。「這事,等時候到了,我們再來實際演練演練。」
「你怎滿腦子黃色廢料啊?」聽出他意有所指的帶色言論,夏予彤臉色通紅尖叫,原本有些惱火的情緒被他這一番刺激,當下蒸發了個不見蹤影,只剩下又羞又赧又想笑的奇異感覺。時尚書屋
「什麼黃色廢料?我只是想做一下『肥油研究』!」好惡毒的揶揄。時尚書屋
「說我肥油?我還怕被排骨頂到咧!」不甘心,馬上還以顏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