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暴龍總裁 第 7 頁


嘴巴這麼壞,一定沒女人能在你方圓十公尺內出沒!」氣都被氣死了!「哦~~」怪里怪氣地拖着老長的音調,他反將一罩。「認識這麼久,我今天才知道原來你男扮女裝!」這顆糯米丸不就坐在他前方一公尺遠嗎?那肯定不是女人了!.「
作者:湛亮 / 頁數:(7 / 0)

沸點很低的某惡霸滿心不爽,立刻橫去一記怒瞪,正想找她好好「溝通」之際;忽地,他像發現什麼似的,大掌猛然一探,牢牢捏住她圓潤下巴轉來轉去,嚴苛的審視目光像在市場挑水果似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干、幹啥啦?」打掉魔爪,夏予彤直搓着被他捏紅的下巴。可惡!這男人會不會控制力道的輕重啊?很痛耶!
「你總算從豬頭回覆成糯米丸了!」看著她臉上的腫脹瘀血已消褪,只剩額頭縫了十來針的傷口還需要抹藥復元,凌揚不由得滿意點頭,只是由他嘴巴出來的話還是難聽到會氣壞人。時尚書屋
「從你嘴裡就吐不出一句人話嗎?」嗔怒橫瞪,夏予彤不介意他說她是糯米丸,但說是豬頭就太過分了。也不想想,她是在他的地盤上摔得鼻青臉腫,竟然還好意思笑她。時尚書屋
「我句句是人話,除非聽話的不是人。」
所以才聽不懂他說的是人話。時尚書屋
聞言,夏予彤氣結。「羊咩咩,你嘴巴這麼壞,一定沒女人能在你方圓十公尺內出沒!」氣都被氣死了!
「哦~~」怪里怪氣地拖着老長的音調,他反將一罩。「認識這麼久,我今天才知道原來你男扮女裝!」這顆糯米丸不就坐在他前方一公尺遠嗎?那肯定不是女人了!.
「……」
沉默良久,夏予彤終於發難。「你今天很閒?」
「還好!公司還有事要處理。」
慢條斯理喝粥。時尚書屋
「那你怎麼不快滾去公司,幹嘛還留在這兒故意氣我?」吃飽太閒啊?時尚書屋
喝掉碗中最後一口粥,確定鍋內已經清潔溜溜後,凌揚這才有些不捨的放下碗筷,笑露出一排閃亮亮的白牙。「人生苦短,總得找些樂子嘛!」
「樂子?」眯起本來就不大的眼睛,夏予彤怒火攻心,眸底閃爍凶光。「我是你的樂子?」
不知危險將至,某人毫無防備點頭。時尚書屋
「很好!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樂子!」話落,眨眼間越過餐桌,就在凌揚還來不及反應之下,肥手已經抓住他,猛力一個過肩摔,淒厲慘叫伴隨着重物落地聲同時降臨人間。時尚書屋
「夏、予、彤!」一陣天旋地轉過後,痛楚難當的驚天怒吼在廚房內咆哮起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唉……一大清早,就見一名身強體壯、身材高大的男人被一個圓圓肥肥的女人給撂倒在地、老半天爬不起來的悲慘戲碼在某間豪宅內活生生上演,真是……慘不忍睹!
第3章

「……手骨雖沒斷,不過X光照片上顯示有裂傷,所以還是得打上石膏保護,至于頭部則有輕微的腦震盪現象,需要住院觀察個幾天,這些天最好不要亂動,靜心修養……」
醫院單人病房內,身為醫生、同時也是某惡霸大學時期的「情敵」——李靖庭端正俊秀的臉龐綻露斯文淺笑,語調溫和地對某個心虛的「加害人」談論病情,並吩咐所有該注意的事項。時尚書屋
而加害人——夏予彤則滿臉愧疚地直點頭應是,只差沒拿紙筆記下重點。時尚書屋
「凌揚,多年不見,沒想到今天我們會在醫院碰頭,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哪!」盡完醫生該盡的義務後,李靖庭露出人畜無害的微笑,興味的眼神不斷在凌揚和夏予彤身上來來回回打量,頗為好奇這兩人的關係。時尚書屋
「李大醫師,你吠夠了沒?若吠夠了就滾吧!身為病人的我很需要休息!」心情爛到極點,凌揚拒絶給「故人」任何敘舊時間,一張陽剛俊臉臭到不行,毫不客氣地下了逐客令。時尚書屋
聞言,李靖庭早聽說眼前這壞脾氣的惡霸向來我行我素,只顧自己的脾性,是以不以為意地笑了笑。「確實是該休息!你好好保重,我明天會再來巡房。」
話落,向一臉尷尬的夏予彤微微頷首示意,隨即步出病房。時尚書屋
一見他離開,凌揚馬上嗆聲,「我要轉院!立刻給我辦轉院!」若早知道主治醫生是那個姓李的,打死他,他也不要來這家醫院。哼!誰曉得姓李的會不會藉行醫之便,暗中動手腳來整他,畢竟他們兩人有一段莫名其妙的「恩怨情仇」。時尚書屋
「神經!這家醫院好好的,幹嘛要轉院?」嗔聲罵人,夏予彤白眼瞪他。「受傷就乖乖養傷,別無理取閙!」
「我受傷是誰造成的?你說啊!說啊!」她不提,凌揚還沒那麼火,可一提及,怒氣就全往上衝。時尚書屋
「嘿嘿……」
一陣乾笑,夏予彤心虛得不敢接腔,眼光四處亂飄,不敢對上他控訴的眼神。時尚書屋
見狀,凌揚氣到無力,打着石膏的手臂隱隱泛疼,一顆頭則不時像有大卡車在撞擊,兩痛夾殺之下,他實在身心俱疲,沒體力找她算帳,累得忍不住闔起眼……
「羊咩咩……」
久等不到他下一波的炮轟,夏予彤不由得愧疚輕喚。時尚書屋
「……」
「對不起啦……」
見他依舊閉眼不理,她急忙認錯道歉。糟!羊咩咩都不理她,難不成真的生氣了?時尚書屋
「我不是故意的,原諒我……」
「……」
依然沉凝不應。時尚書屋
「你、你真的生氣了嗎?」有些心慌,忍不住出手搖晃他。時尚書屋
「糯米丸,你再搖我,我就真的跟你翻臉!」驀地,兩眼暴瞠怒瞪,凌揚簡直想殺人地咆哮大吼。時尚書屋
媽的!她是故意的是不是?他一顆頭現在正處于像被人「千錘百煉」那般,隨便一個晃動都會痛到想嘔吐,她還搖得這麼起勁,真和他有仇啊?時尚書屋
飛快縮回手,夏予彤想到剛剛醫生交代沒事不要亂動,免得引起頭疼的注意事項,一張圓臉立刻滿佈內疚。「對……對不起啦……」
嗚……她不是故意要「落井下石」的,千萬別記她仇啊!
火紅着眼橫瞪許久,最後,某惡霸只能悲壯狂吼,「為什麼?為什麼老天要讓我認識你?」他順遂無比的惡霸生涯,一碰上這顆糯米丸就遭殃,她肯定是他命中的災星!
尷尬乾笑,夏予彤吶吶不敢接腔,深怕又引來他另一波悲嚎。時尚書屋
「自暴自棄」地哀嚎了個夠,最後,他終於口水分泌不足,睨眼橫人。「口渴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