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傲君馭心 第 11 頁


我明天一早就會還你!」 「這麼有個性。」他挪揄她。 「難道你當我是什麼乞丐還是騙子?」錢借到手了,她的態度也強悍了些。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我並不瞭解你!」他淡惔應道,對這個女孩椝?悶嫘氖?恪?/P>
作者:林曉筠 / 頁數:(11 / 0)

「我的卡刷爆了,而且身上的現金又不夠,附近也找不到提款機,現在服務生又盯着我怕我落跑似的,所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很少有這種向人低聲下氣的時候,但是該放下身段,祝小笛還是得放下。
他笑問:「多少?」
「六千元,我會加利息還你。」

「算了!」杜凱傑隨囗道。「我的錢一旦借出去,就沒有要回來的意思。」

「我一定會還!」
杜凱傑從皮夾裡拿出了一疊千元新鈔,數都沒有數一下就交給了她,好像錢在他的眼中只是一堆紙而已。
「我只要六千元!」祝小笛數了六張鈔票之後,其餘的又都塞還給他。「而且我又不是要你施捨我,我明天一早就會還你!」
「這麼有個性。」
他挪揄她。
「難道你當我是什麼乞丐還是騙子?」錢借到手了,她的態度也強悍了些。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我並不瞭解你!」他淡惔應道,對這個女孩椝?悶嫘氖?恪?/P>
「你也不需要瞭解。」
為了證明自己的言而有信,祝小笛突然摘下那條鑽石項鏈,然後很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到了杜凱傑的手裡。
「押給你!」她豪氣的說。
「這是……」

「這是真的鑽石項鏈,我媽的遺物,如果你識貨,你就知道這不是假的。」
祝小笛坦然的瞅視着他。
「你不需要這麼做。」
手裡握著項鏈,杜凱傑發現自己完全不瞭解這個女孩。「祝小笛,我沒有不相信你,你把項鏈拿回去吧!」
「不!這是抵押物。」

「我真的不在乎。」

「你還是快點回去座位吧,你的女伴已經在『噴火』了。」
她瞄了瞄他那張桌子,那個原本看起來很美的女人,現在可一點都不美了。
「你真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杜凱傑無法形容這個女孩,本來他還以為自己已經很瞭解女人,也很清楚女人想要什麼,想從他的身上得到什麼,可是這個祝小笛,她真是讓他迷惑極了,她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女孩?”
「不必擔心,我知道怎麼找你。」

「我可以給你地址。」

「我問管理伯伯就好了。」

「真的不必……」
手中的那條項鏈令杜凱傑心中有些沉甸甸的。「祝小笛,我相信你。」

「隨便,反正我得去結帳了!」就是沒有拿回項鏈的意思,祝小笛不再浪費時間的轉身離開。

「祝小笛棥?/P>

「謝了!」
楚威知道自己不該在這種時候找唐鷹出來混,因為此一時彼一時,現在的唐鷹是個幸福的男人,尤其是在和倪蓓蓓有二次機會之後,他真希望自己和祝小晴也有這種機會。
對照了唐鷹的滿面春風,楚威這時只能用「苦酒滿杯」來形容自己的感受,他自認他已經很努力、很謙卑,連男人的自尊都放在腳下踩,一次又一次去碰祝小晴的釘子,結果呢?
唐鷹看著他的生死之交,心中雖然有些不忍,可是以他自己目前這種走路有風,作夢都會笑醒的情形看來,他什麼都不能多說。
「為什麼?」吐了個煙圈,表情有些陰鬱,楚威緩緩開囗,他酒是喝得不多,但煙卻抽得很凶。
「你問的是什麼?」唐鷹沒有弄懂。
「甘潔有單皓國……」

「然後呢?」
「你有倪蓓蓓。」

「哦棥?/P>

「我呢?我有什麼?」
「你有事業,你是天王歌手……」

「我要祝小晴。」

「那就拚嘛!」唐鷹也只能這麼安慰他。「而且胡琦到現在也還沒有對象,你算……和她做個伴不要讓她的失落感太重。」

「但至少胡琦不會痛苦,她的心不會被扯裂,而我呢?」楚威又吐了一個煙圈出來。「我現在就好像是一把刀刺在心上,拔出來怕血流如注,不拔出來也是死路一條
「楚威,不要絶望!」
「她真的是一點點甜頭都不給我。」

「女人嘛……」

「她應該是對我還有情份的。」

唐鷹正色的問:「你確定嗎?」
「你是說……」
楚威一驚。
「如果她現在已經有了別的男人……」

「不可能!」楚威立即強烈反應,他把煙捻熄。「祝小晴的父親早逝,她媽媽是那種傳統、堅貞的女人,所以她臨死前的遺言是要兩個女兒絶不能『亂來』,她要她的兩個女兒終其一生都只能有一個男人!」
「不會吧?!」唐鷹真是大開耳界。「現在還有這種女人.這種媽媽?」
「有!」楚威很肯定。「所以雖然我和祝小晴離了婚,但是我相信她……」

「楚威,現在是二○○○年耶!」唐鷹不敢嘲弄,但是要在這種時代再如此的要求一個女人,未免太……太不人道了,「貞節牌坊」早就已經沒有女人要了。「你真的認為你的前妻會……」

「她一定會!」楚威必須這麼告訴自己。
「那我只有祝福你們了!」
覺得自己好像才剛躺下而已,但是陣陣的門鈴聲卻不放過杜凱傑,他就算意識還不是那麼的清醒,但他起碼知道今天是星期天,而且是一早六點多而已,會在此時此刻按別人的門鈴的人,最好是真的有千萬火急的理由。
只穿了件睡褲,一臉的怒容,杜凱傑決定就算是天皇老子站在他的面前,他也絶對會好好的「伺候」對方,連星期天都不讓人好好睡一覺的人,實在該被痛打四十大板。
用力的拉開了幾道鎖,當他見到門外站着的是昨晚向他借了六千元的祝小笛時,不知為啥,他居然沒有辦法對她發脾氣。
「吵醒你了?」祝小笛似乎是有備而來,存心要這麼做。「不好意思!」
「你是一向都早起還是整夜沒有睡?」雖然沒對她發火,但是他也幽默不起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