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豪門恩怨  花無痕 第 14 頁


大媽是下定決心要讓女兒風風光光的出嫁了,只那些陪嫁的頭面就不下萬金。 我淡淡一笑,「皮草好像少了點,咱們這樣的人家若只陪嫁這麼幾件只怕過去了也讓那邊的人笑話。」大媽頗感意外,於是接過帖子又看了看,點點頭,「是少
作者:花無痕  / 頁數:(14 / 0)

真金盤龍鐲一對,蝦須金絲鐲一對,翡翠鐲子一對,鑲玉鐲子一對,珍珠首飾一套,紅寶首飾一套,金剛鑽戒一個,藍寶戒子一個,翠玉戒子一個,紅瑪瑙戒子一個,翠玉別針一枚,藍寶別針一枚,瑪瑙項鏈一掛,黃水晶項鏈一掛,綠松石項鏈一掛,粉珍珠項鏈一掛,翠玉耳墜一副,珊瑚鑲銀耳墜一副,黃玉耳墜一副,紫水晶耳墜一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如意一個,玉如意兩個,金帳鈎一對,銀帳勾一對;
大銀瓶一對,鑲銀漆盤一套,銀燭台一對,山水風景銀杯一套;
棕黃色玉筆筒一個,白玉印一顆,紅玉印一顆,白玉扇子兩柄;
金派可筆一對,金手錶兩塊;
十個金元寶,五十個銀元寶;
銀狐的皮大衣一件,黑水貂毛的一件,銀鼠一件,灰鼠一件;
新式皮鞋20雙,各式衣裳12箱,絲綢被縟12床;
另有傢具器皿古玩若干。時尚書屋
看來大媽是下定決心要讓女兒風風光光的出嫁了,只那些陪嫁的頭面就不下萬金。
我淡淡一笑,「皮草好像少了點,咱們這樣的人家若只陪嫁這麼幾件只怕過去了也讓那邊的人笑話。」
大媽頗感意外,於是接過帖子又看了看,點點頭,「是少了點。也罷,」接着喚周媽,「我記得我箱子裡只怕舊年的皮草還不少呢,怎麼不給小姐包起來?」
我忙攔住,「且不忙包起來,現在只怕那些樣式已經過時了,不如先拿裁縫那裡去改了新樣子。」
大媽連連點頭,「果然,周媽你快點去打點一下。一定要趕在月末以前做好。」
周媽忙答應着,急急忙忙的去了。時尚書屋
大媽重新打量了番我,說道「你坐吧,別在那裡乾站著。」
我謝罷坐了下來。洛琳仍是一臉的不忿。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母親做什麼去了?我打發丫頭去請,丫頭說她一早就出門了。」
大媽語氣有點不善。時尚書屋
我微微一笑,「百貨公司說新到了好些衣裳料子,母親說下個月就是大喜的日子了,要給家裡上上下下都做身新衣裳,也圖個喜慶。」
大媽露出點嘲諷的笑容,「難得你母親想的周到。這幾年也虧她里奇外外的忙個不停,我可是省心的很了。」
我知道這是大媽醋母親掌握的家中的實權,讓她這個正室夫人反而退了一射之地。時尚書屋
「母親其實也想躲懶,把家事都交給大媽來料理,只是父親說大媽您身體嬌弱,又不時有個小病小災的,難免母親就要多受點累了。」
我這番話將父親抬了出來,點明了是父親讓母親來掌管家事的,也好讓她無話可說。時尚書屋
果然大媽冷冷一笑,「他可是好心!」我淡淡一笑,不語。時尚書屋
「這會子我這裡忙亂的很,你們幾個姐妹且回去。」
幾個人忙站了起來,施個禮退了出去。時尚書屋
洛欣怨氣重生「這個大太太也太喜怒無常了,她自己特特的把咱們叫來,這會子又嫌咱們礙眼!」
洛妍安撫道「她這會子不自在呢,咱們出來也好,省得她又拿我們出氣。」
「誰怕她?!我又不是她的奴才,幹嗎要受她的氣!」洛欣一甩手,扭身回房去了。洛妍忙跟了過去。時尚書屋
我不禁一笑,轉身先去雪姨那裡和她說了番話才回去。時尚書屋
婚禮臨近,家中日益忙亂起來。陳家不時的打發人過來請大媽母親去議事。或是擬訂婚禮宴請的客人的名單,或是商定席面的菜單,總之大大小小的事情把眾人忙了個四腳朝天。時尚書屋
照家裡的規矩,小姐是不理事的,因此除了洛琳以外,我們三個姐妹仍是悠閒的很。只是我們三個姐妹平時並不談的來,我又是一個人獨來獨往的慣了,閒暇也不過是看看書,寫寫字,或者是到外面散散步,每當這個時候,便是寶蓮也不帶在身邊。獨自享受一個人的安寧。時尚書屋
豪門貴族的生活便是如此,一家上下誰不看父親的臉色過日子?即便我是他最寵愛的女兒也要處處小心,步步為營,生怕一個疏忽大意惹的父親雷霆大怒,畢竟父親這個人是不好相與的。時尚書屋
家中其他的孩子莫不是一門心思討父親的歡心,以求得日後的榮華富貴。我也是討父親的歡心,可是這只是權宜之計。我無可選則,誰讓我只有14歲,倘若我再大一點,定要飛出這個家,再不受他們的約束。只是現在還不能,我只能等待,也只能忍耐。時尚書屋
十二月的天氣真的是涼了。時尚書屋
我輕輕裹緊風衣,心中卻突然湧起一種異樣的感覺,於是腳步就不覺的停了下來。慢慢的轉過身去,對上一雙清澈的眼睛。時尚書屋
他慢慢走過來,把自己的圍巾圍在我的脖子上。時尚書屋
「好久不見了。」
我慢慢垂下頭,是好久不見了,自上次訂婚宴後已經是足足有一個半月了。定住了紛亂的心緒才抬起頭來,他依舊清秀瀟灑。時尚書屋
「近來可順利?」我淡淡的問道。時尚書屋
他微微一笑,「父親把兩家廠子交給我來管理,倒也沒有什麼難的。」
我斜着眼睛看著他,似笑非笑的問道,「難道大少他沒有給你出點難題?他怎麼會那麼好心?」
他笑了,「他的那點伎倆還不在我的眼裡。」
「我倒是覺得大勢已去,你要及早做打算。」
他低頭沉吟了片刻,「這個道理我也明白,這幾年父親讓他幫着打理生意,他趁機擴展自己的勢力,現在他手裡已經控制了陳家大半的生意。我在國外幾年,如今回來只是頂了個二少的帽子。當然要是一定要爭的話也不是沒有機會,老大雖然不足為懼,不過你父親可不是簡單的人物,爭到最後只怕也是頭破血流,兩敗俱傷。」
說著凝神注視着我,眼中閃耀的熠熠的光芒。「繼承祖業不如開創自己的事業。這個就是我的想法。你可願助我一臂之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