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豪門恩怨  花無痕 第 20 頁


吧。」「謝謝小姐!寶蓮一輩子都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寶蓮一連叩了好幾個頭,這才站起來歡歡喜喜的繼續收拾東西。多加一個人對父親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他見我一再堅持也就應允了。寶蓮遂了她的心願,也歡喜的張羅起來。其他
作者:花無痕  / 頁數:(20 / 0)

我凝神看著她,「你真的是這麼想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蓮身子輕輕抖了一下,「小姐明鑒!寶蓮確實有一分私心,我想著小姐這一走至少是三四年,寶蓮只是一個丫頭,凡事都做不了什麼主,現在有小姐照看,小姐一旦走了,寶蓮只怕就是任人宰割了!求小姐看在這幾年寶蓮一心伺候您的分上,您就帶上我吧!」說著伏在地上痛哭。時尚書屋
我心下暗暗感慨。寶蓮已經十七了,只怕我走後用不了兩年,母親就會把她許配給哪個小子,她自然是不願意自己一輩子就這樣過下去的。跟着我,也許將來還能有轉機,她賭的就是自己的命運,而賭注就完全押在了我的身上。時尚書屋
我思慮了一下,身邊有個靠得住的人還是好的,想罷說道:「行了,你起來吧。」
「小姐可是答應我了?」寶蓮一臉期待的望着我。時尚書屋
我點點頭,「我會對老爺說的,你先起來吧。」
「謝謝小姐!寶蓮一輩子都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寶蓮一連叩了好幾個頭,這才站起來歡歡喜喜的繼續收拾東西。時尚書屋
多加一個人對父親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他見我一再堅持也就應允了。寶蓮遂了她的心願,也歡喜的張羅起來。其他丫鬟聽說我出國要帶上寶蓮,登時對她是又羡慕又嫉妒。寶蓮也不理會她們,每天開心的象小鳥,連走路的時候都哼着小調。時尚書屋
我看著也不覺好笑,對我而言不過是個輕而易舉的事情,然而對於她來說就是關係著一生命運的轉折。丫鬟命薄!然而她以後若是忠心服侍我,我自然不會辜負她。時尚書屋
去美國走的是海路,行程不短,路上有個人照顧正是好。臨行前一天父親特地將我和啟文叫去書房,深深的看了我們幾眼。從抽屜裡拿出兩疊厚厚的美鈔英鎊,分別交給我和啟文,「拿着路上用。美國那邊有房子,裡面伺候的人也都是現成的。時尚書屋
學校那邊都已經安排好了,開學就可以去上學。」
父親嘆了口氣,「家裡的幾個孩子裡面你們兩個是最讓我得意的,嫵媚雖然是女孩,可是處處都不比男孩差,論起聰明機智別人都不如她。啟文也是個讓人放心的孩子,不過到底不如嫵媚沉穩,在外面要是有什麼事情,啟文你要聽嫵媚的話。要是你惹出來什麼差錯,我可不能饒了你!」
啟文恭謹的答道:「是。」
「啟文你是男孩,我對你期望是很高的,你要用功讀書,好好歷練歷練,將來才能幫我打理這個生意!」
「我記着了,一定用功讀書,不讓父親您失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卻心中一震,聽父親這個話的意思就是打算讓啟文來繼承家業了。果然,啟軒那種性格成不了什麼大氣候,啟明雖然年紀小,然而看他現在的樣子就知道他也不是個安分的人。諾大的家業要是交到他的手裡,只怕用不了幾年就被他敗掉了。選來選去也只有啟文最合適,只是他還有點浮躁,所以讓他出國去歷練幾年,只怕就好了。時尚書屋
父親果然是深謀遠慮。時尚書屋
父親看看我,又說道,「你凡事都有主見,我也不需多說什麼。在外面保重身子!」
「父親放心!」我安慰他。「您年紀大了,自己也要多保重!」
父親點點頭,「你們去吧。明天我就不去送你們了。」
「是!」我們兩個恭敬的行了禮才出來。時尚書屋
啟文看看我,忽然道:「這麼多年,我第1次看見父親這麼和藹的說話。」
我噗哧一笑,「難不成我們都要走了他還罵我們不成?」
「我以為他定然要嚴厲的教訓我們一通的。」
「他已經訓話過了,你難道還想聽他罵你一頓。」
啟文咧嘴一笑,「他忽然這麼和氣我還真有點不習慣。」
我忍不住笑起來,正想挖苦他幾句,寶蓮趕上來「大小姐和姑爺過來瞧你們來了。現在在三太太屋裡呢。」
我點點頭,這對夫妻表面的功夫做的還真是不錯。「我們過去見見吧。」
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裡面一陣笑聲傳了出來,我笑着走進去,「說什麼笑話呢?這麼好笑。」
裡面一屋子的人,大媽二媽,還有洛妍洛欣並洛琳夫妻再加上啟軒啟明兩兄弟。時尚書屋
洛欣笑道:「也沒有說什麼。」
我和啟文先給大媽二媽母親見了禮,然後含笑問候洛琳夫妻。時尚書屋
洛琳想來今天心情不錯,再加上我和啟文馬上就要出國,她少了眼中釘,故而也一反常態,笑着回應。時尚書屋
陳大少含笑看著我們,道:「這一去定然是學業有成的!」說著一人送上一分禮物,啟文先笑着接了。我並不打算與他有什麼牽扯,於是喚寶蓮接下東西,然後淡淡一笑稱謝。時尚書屋
他原以為我定然是要親手接的,不料我卻讓個丫鬟代我收下,登時尷尬無比。洛琳冷冷一笑,定是看不上陳大少的這番舉動了。時尚書屋
陳大少幹咳了兩聲,面色又恢復了常態,笑道「本來我父親母親也要過來的,只是父親這兩天身子不大好,母親也沒有辦法分身,就打發我們過來。」
母親笑道,「兩個小孩家怎麼擔的起呢。你們兩個人過來也就罷了,不敢勞動親家。」
洛琳笑笑,「遠達本來也打算過來的,只是父親臨時打發他去廣州辦一件要緊的事情,所以也沒能過來。他托我們代他給你們道個平安。」
我微笑着,其實能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呢?只是陳勝德不想節外生枝,故而把他打發開了。其實他今天不來也沒有什麼。心裡這樣想著,口裡卻說:「多謝他掛記了,我們這裡也忙,只怕沒有時間專程過去給伯父伯母請安道別,姐姐就代我們致聲歉吧。」
洛琳笑笑說道,「那也沒有什麼要緊的。」
又雜七雜八的說了些閒話,洛琳夫婦才告辭。我與啟文各自回房間休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