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豪門恩怨  花無痕 第 21 頁


我都知道。你自己才要留神呢。」母親笑笑,「我這裡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她們兩個弄不出什麼花樣來。這家裡還是我說了算的。」我點頭,「你也早點回去休息。我明天也要早起呢。」母親答應着,「你歇着吧。我明天還去送你
作者:花無痕  / 頁數:(21 / 0)

晚間母親來我的房間裡,怔怔的看著我,卻半晌不說話。我知道她的心意,撫慰道:「也不是什麼生離死別的,左右不過幾年我們就又回來了,你也不用捨不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母親嘆息了聲,「雖然我們母女兩個人並不親近,然而你究竟是我的女兒。我也明白你的心思,你一心想從這個家裡跳出去呢。這一走也不知道你還能回的來,回不來。」
我微微一笑,我確實想跳出這個家,然而現在仍然時機未到,我的羽翼尚未豐滿。更何況這裡還有我牽掛的人呢。我輕輕蓋住她的手,「你放心,我自然還是要回來的。」
母親凝視我的眼睛,看我不象在說謊,這才放下心。時尚書屋
「在外面不象在家裡,你萬事都要當心。保重身子,也照看著些啟文。」
我點頭,「這些我都知道。你自己才要留神呢。」
母親笑笑,「我這裡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她們兩個弄不出什麼花樣來。這家裡還是我說了算的。」
我點頭,「你也早點回去休息。我明天也要早起呢。」
母親答應着,「你歇着吧。我明天還去送你呢。」
說著出去了。時尚書屋
次日,一家人送我到了碼頭,免不了又絮叨了許多,眼看著將要開船了我和啟文寶蓮才上了船。時尚書屋
船慢慢的離開了碼頭,我站在船舷上竟有種莫名的悵惘,終於離開了啊。這時忽然看到碼頭那邊一個穿一身白西裝的人,手裡揚着一塊白色的手帕。我眼睛一熱,是他!他終於還是趕過來了!忙解下了絲巾也揮舞着,船慢慢的走遠,人影漸漸的變成一個小黑點,最終不見了。我這才放下手臂,淚也慢慢的流了下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 17章

美國。舊金山。時尚書屋
父親在這邊也置了處產業,十分漂亮的一幢別墅,裡面自有廚師,司機,並僕人。管家是個英國女人,四十多歲,也是個不苟言笑的人,然而辦事卻十分的幹練,我倒是喜歡她這樣的利索勁。時尚書屋
啟文和我都入了學,只是不是一個學校。我讀的是個女子的貴族學校,裡面的學生背景都是非富即貴。雖然年歲都相仿,然而美國的女孩比起我們中國的大家子裡出身的女孩那是要單純的多了。我依然是少言寡語,平實與她們交往也不多。時尚書屋
然而這也止不住她們對我的好奇,私下裡她們都稱我是「神秘的東方女子」。時尚書屋
同學裡有個女孩叫珍妮,十五歲,金髮碧眼,蘋果臉,臉頰上還有幾顆雀斑,眼睛很大,睫毛也長,一眨眼睫毛忽閃忽閃的,倒也是十分的可愛。她也不管我理會不理會,每天只是纏着我說話,被她煩的受不了,只得說些中國的風土人情,她聽了就更加的興緻勃勃。相處的久了,也就有了些感情,我這個人一向自認最是薄情,沒有想到在這異國居然性情也溫柔了許些,想來是這裡沒有了家裡的那些紛爭,所以心也輕鬆了許多吧。時尚書屋
因為父親作風比較洋派,自幼啟文與我也都學了英語法語,所以雖然在這個異國他鄉,語言上倒也沒有太多的苦難。啟文與我兩個人相處,本來就比較的談的來,時間久了,雙生姐弟的那種與生俱來的默契也一點點的復甦了。雖然離家萬里,然而卻心神俱爽。時尚書屋
母親那裡每兩三個月也會寄來一封家書,說說家裡的瑣事,囑咐兩個人當心身體,用功讀書之類的。我看了也不過是笑過置之一邊,自有啟文工工整整的寫家書回去。時尚書屋
周末珍妮來家裡做客,為的是想吃正宗的中國料理。家裡的司機傭人雖然是美國人,然而廚子卻是地道的中國人,不過是來了美國也好些年了,英語也是能講的,就是文法亂七八糟,倒也能表達出他的意思來。還有寶蓮,也做的一手的好菜,更擅長制各種精緻的點心。那些西餐偶爾吃吃倒還可以,只是吃多了就覺得膩,翻來覆去不過是那麼幾樣,遠不如中華料理博大精深。時尚書屋
唐人街的那些中華料理店我也去過,熱閙是熱閙的,那是中國人的特色。只是餐館大多髒亂,去了一兩次就再不想過去。到底還是在家裡吃的安生,又合自己的脾胃。也是偶爾和珍妮說過一句,結果她就上了心,一定要來嘗嘗。時尚書屋
美國人直爽簡單,我也就沒有推卻。索性就讓廚子精心做了一桌子的菜,又囑咐寶蓮制了幾樣平時愛吃的點心。時尚書屋
啟文也在家,看見我吩咐傭人設宴,不禁有點驚奇,問道:「可是有客人要來?」
我點點頭,「是我的一個同學,叫珍妮。我請她今天晚上來吃飯。」
啟文更覺得奇怪,我這個人一向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沒有想到今天居然也會請客人來。本來他是要出去玩的,這一來也不想去了,只想坐在家裡瞧瞧這個讓我破例的女孩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時尚書屋
約好了時間是晚上六點,家裡一切都已經預備齊整。五點五十五分,管家格林夫人就上前來一本正經的稟告道:「珍妮布萊克小姐到。」
我忙起身到門口去迎接。珍妮也是精心打扮了過來,身上穿著一條粉紅色的蕾絲喬其紗裙子,白色的皮鞋,一頭金髮用我送她的簪子輓了起來,居然十分的高貴秀麗。她上來就是一個熱情的擁抱,我來了美國這麼久,卻仍是十分的不習慣,怎奈這是人家的禮儀,也只好堪堪的忍受了。好在她對我的性情也有些瞭解,擁抱也是點到為止,令我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我微笑着攜着她進了客廳,啟文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打着黑色的領結,下身是一條手工剪裁的黑色的褲子,面料手工都是上乘,站在那裡十分的瀟灑。時尚書屋
珍妮帶著幾分驚訝的口吻,問我:「這個男孩是什麼人呢?」
我微笑,「他是我同胞的兄弟,叫啟文。」
接着對啟文說道:「這位就是我說起過的那位珍妮布萊克小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