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豪門恩怨  花無痕 第 25 頁


踐了她。你們可聽仔細了!」說著冷眼看了立在廳子裡的僕人丫頭一眼,他們看了我犀利的目光趕忙都低下了頭,齊聲說「是。」我這話明着是對僕人們說的,其實卻是說給上面坐著的人聽的。父親聽了呵呵一笑,「兩年沒見,嫵媚的性子
作者:花無痕  / 頁數:(25 / 0)

「起來吧,難為你在外面照顧小姐少爺,也辛苦了!」母親笑着說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蓮受寵若驚地說道:「那是寶蓮應該做的,不辛苦。」
說著站到我身邊來。時尚書屋
洛欣仔細看了看寶蓮,笑道:「剛纔我還想著,這位小姐是誰呢。原來是寶蓮這個丫頭,這一跟着留洋,連丫頭這通身的氣派都變了,換個地方我還不敢認了呢!」
寶蓮臉登時煞白,喃喃的卻不敢回話,只是低下了頭。時尚書屋
我淡淡一笑,「留過洋自然是和家裡的丫頭言行舉止不同。她雖然份位上是個丫頭,不過我也沒把她當丫頭看,在美國人家也尊稱她一聲小姐。現在和我回來探親,我自然也不許別人作踐了她。你們可聽仔細了!」說著冷眼看了立在廳子裡的僕人丫頭一眼,他們看了我犀利的目光趕忙都低下了頭,齊聲說「是。」
我這話明着是對僕人們說的,其實卻是說給上面坐著的人聽的。時尚書屋
父親聽了呵呵一笑,「兩年沒見,嫵媚的性子可是一點都沒有變。」
母親陪笑道:「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父親笑道:「我還就喜歡她這個性子。像我!」
二媽母親都陪着笑,連聲說「是」。洛欣本欲發作,可是見父親這個態度,也只得忍下了這口氣,一言不發。時尚書屋
母親拉了啟文到身邊,輕聲細語地問起這兩年的生活,啟文含笑回答,時不時的說起好笑的事,眾人便哄堂大笑。時尚書屋
我見說話有了個縫,忙笑着說道:「我還從美國帶了些土儀回來,一會讓寶蓮親自送到各位的房裡去,也沒有什麼好的,只是我和啟文的一點心意了。」
眾人都露出微笑來,二媽趕着笑道:「我就說過,這嫵媚是最知禮的,也不必讓寶蓮特特的送過來,一會我打發丫頭去取就是了。」
我含笑點頭,「那就有勞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正說著話,一個僕人上前道:「稟告老爺夫人,大小姐和姑爺帶著小小姐來了。」
父親點點頭,「讓他們進來吧。」
說話間洛琳與陳大少已經走了進來,滿臉的笑「父親母親好!」眾人也是讓座的讓座,送茶的送茶,忙亂了一會,才又都坐下。時尚書屋
洛琳也細細的打量了我和啟文一番,「兩年沒見,都成了大人了。我真有點不敢認了。」
我微笑着也早把她打量了一番,生過了孩子,皮膚不象少女時那是那麼緊致,臉上也有了點雀斑,然而仍不失為一個美人。氣色也不象當年那麼嬌縱,收斂了許多。時尚書屋
看來這兩年她的日子的確是不怎麼好過。時尚書屋
「你也喜添了千金,我和啟文都沒能特地回來給你道喜。」
大少早已經盯着我看了半天,這會才找到話頭,忙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個女兒,怎麼敢勞煩你們漂洋過海的回來。」
洛琳臉色一變,他卻並不理會,照舊說著「兩年沒見,嫵媚真的是長成大姑娘了,氣質也越發的好起來。只怕那些少爺一見眼睛都挪不開了。」
洛琳冷冷一笑,「我看不用說別人,你自己就已經眼睛挪不開了。」
大少臉色一沉,雖沒有答話,然而氣氛已經變的有些陰鬱。時尚書屋
我站了起來,「這一路的船坐的我也乏了,容我先回房去休息。」
母親忙點頭,「是了,讓寶蓮放點洗澡水,你先洗個澡然後好好睡一覺。啟文你也先去歇着,咱們有話慢慢說,不急在一時。」
我轉身回房,再不看他們一眼。進了房間就忍不住嘆了口氣,沒有想到一回來就立刻又陷入這種勾心鬥角之中,真是厭倦了。寶蓮知道我的心思,小心地勸慰道:「小姐不必把他們的話放在心上,氣的還不是自己的身體?何苦和他們計較呢。」
我嘆口氣,「我難道願意和他們計較?巴不得遠遠的躲開他們,偏偏又躲不開。我也不是和他們生氣,只是覺得心煩而已。還是舊金山清淨,可惜又是在美國。」
寶蓮想不出話來對答,沉默的片刻道:「小姐一路辛苦,還是先洗個澡休息休息。」
我點點頭,心卻已經飄到別處去。他可知道我今日回來呢?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年,想來陳老爺子與父親對我和他之間的曖昧已經淡忘了吧。整整過了兩年,也不知道他現在成了什麼樣子了。時尚書屋
正想著自己的心事,寶蓮走上來輕聲道:「水已經放好了……」
我方纔回過神來,自去洗澡。浴後躺在床上卻是怎麼也睡不着,眼前晃來晃去的都是他的身影,索性就起身坐起來,抽出一本書來看,翻開處卻是那首江城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時尚書屋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時尚書屋
忽覺得不祥,心就更亂,復又躺下,輾轉半天才慢慢睡着。時尚書屋
直到黃昏寶蓮才喚我起來,看看時鐘已經是六點,忙着洗漱一番,換了件衣裳。隨意看了鏡中一眼,卻發現寶蓮在那裡抿着嘴笑。時尚書屋
我心中動了疑,嘴上卻慢條斯理的問:「你在那裡笑什麼呢?」
寶蓮見我問,忙收斂了笑意回道:「也沒什麼。只是趁小姐剛纔睡覺的時候見了那些姐妹們,她們圍着我聽說我在舊金山的事情都羡慕的不得了,只恨自己沒有能跟着小姐。」
我淡淡一笑,「這會老爺夫人都在哪呢?」
「剛纔小姐和二少爺休息的時候他們也都散了。剛纔二少爺醒了,這會一家子人都在客廳裡聽二少爺說話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