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豪門恩怨  花無痕 第 31 頁


中,真是感慨萬千。從十五歲那年遠渡重洋去美國至今一晃已經是四年。然而這四年中家中的變化卻並不大,大媽依然閉門不出,甚至連吃飯也改成在自己的房間裡進餐。二媽母親及少爺小姐們每日的晨昏省定都已經一概免去了。說是看見這些人
作者:花無痕  / 頁數:(31 / 0)

「嫵媚,也許我們永遠都不能再見,希望你能記得我,佐藤秀樹,一個愛你的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心中無限悲哀,倘若他不是日本人該多好!我輕輕從脖子上解下自幼掛的玉兔,輕輕的放在他的手中,他緊緊握住,忽然一把將我抱在懷中。時尚書屋
我一動不動的任他抱著,半晌才慢慢的說道:「我也要回國去了,也許有天我們還能見面,只是那個時候我們不再是朋友,而是敵人了。」
他身子一抖,輕輕推開我,「你要回去了?」
「對,後天就走。」
他點點頭,「無論怎樣,你都是我最愛的嫵媚!」說罷轉身而去,看著他的背影漸漸消失,臉上冰冷,摸上去已經是濕漉漉的一片……”
一九三七年四月二十號,我與寶蓮登上回程的船,彼岸是我的祖國,那裡有我相許一生的愛人……

第 21章

相隔兩年再回到家中,真是感慨萬千。從十五歲那年遠渡重洋去美國至今一晃已經是四年。然而這四年中家中的變化卻並不大,大媽依然閉門不出,甚至連吃飯也改成在自己的房間裡進餐。二媽母親及少爺小姐們每日的晨昏省定都已經一概免去了。時尚書屋
說是看見這些人就覺心煩。只有洛琳間或回來的時候才略略的出來坐一坐,說不上幾句話就與洛琳回房間去聊。家中的下人也都曉得母親已經是大權在握,在大媽面前也就是勉強做個表面功夫,都跑過來一心奉承母親,也只有大媽當年陪嫁來的奶媽周媽仍然一心一意的服侍她,其所受的冷落程度自然不言而喻。好在父親雖然與大媽早已形同陌路,卻也並不刻薄她,所以她的衣食住行依然是按照老規矩來。時尚書屋
而洛琳那邊,自從陳家分家之後,陳大少就搬出大宅住進了新買的公館裡,並把姨太太接到陳公館,洛琳雖然不忿,然而也只能忍氣吞聲。時尚書屋
二媽近兩年雖然並不是十分的受父親寵愛,但是地位卻始終能自保。再有洛妍得遇良人,雖然當初洛妍並不歡喜,然而兩年下來也慢慢的有了感情,又新添了一個兒子,生活無憂。所憂慮的只剩洛欣一個人,雖然給她選過了好些豪門公子,然而洛欣卻都不中意,只嚷無意于婚姻,要讓她與那些繡花枕頭結婚,毋寧死!其言辭之激烈連我都頗為詫異,不知道這四年中她竟有這樣的轉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記得以前你與那些公子很相處的來,怎麼幾年不見全然變了一個模樣?」我微笑着看著洛欣在我的書架上一頓亂翻,也不見她細看,都是抽了出來看兩眼再胡亂放回去。時尚書屋
聽見我問她,也不看我,一邊翻書一邊道:「你不知道人都是要成長的嗎?你看那些公子哥兒,每天就知道去大東方舞廳跳舞,捧紅歌女舞女的場,每天醉生夢死!」她眉頭慢慢皺起來,表情也變得分外的嚴肅:「現在國家內憂外患,但凡有良知的中國人都該為國盡自己的綿薄之力,他們只知道享樂,懂什麼叫『國』什麼叫『家』?」
我頓時吃了一驚,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洛妍已非昔日阿蒙!慢慢想了想,才開口說道:「你說的自然是大道理。只是也不能一概而論,旁人不說,就說陳遠達和李永春都是正直的的愛國之士。」
洛妍嗤的一聲冷笑,「要是真的愛國,那就該上戰場殺敵去!在家裡喝着咖啡,看著報紙,抨擊一下時世,沒事兒的時候跑跑領事館那就算是愛國了?」
我搖搖頭,只覺她過于偏激,救國的心意是好的,然而思想卻有些偏頗,這也是很多愛國青年的通病。她個性也是十分的倔強,我也不想費力去說服她,畢竟她也有極好的出發點。時尚書屋
因為洛妍的固執,所以她的婚事也就一直耽擱着。好在洛妍如今也不過二十一歲,因而父親固然十分的氣惱她,卻也並不是很急切的要將她嫁出去。而我的回國又轉移了他的注意力,他開始着手為了物色丈夫的人選了。我開始被他安排去參加許多的宴會,回國只不到一個月几乎已經認識了全城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在社交圈也是頗引起了一陣的轟動。時尚書屋
我雖然無意于這種變相的相親,然而卻覺得有機會結識這麼多的政界商界要人,于日後也會大有助益,所以竟也耐着性子一一赴宴了。時尚書屋
回國後的第2次赴宴就與遠達相逢了。時尚書屋
我身穿一件黑色的晚禮服,面帶微笑的站在父親身邊,由他用一種十分自豪的語氣將我介紹給城中權貴,適時的時候寒暄幾句,在他們讚美如雲的時候再謙遜幾句,這種戲我五六歲的時候就已經會演了,現在演技更是如火純青。正笑的面部肌肉都開始覺得僵硬時,忽然覺得身後彷彿有人在看自己,再一回頭就對上了一雙清澈的眼睛,此刻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彷彿在看一齣好戲。時尚書屋
我自己也忍不住好笑,兩個人就隔着擁擠的人群互相凝視,用視線傳遞彼此的信息。時尚書屋
「你一向不喜歡這些應酬,現在怎麼這麼用心的演出?」
「因為有利可圖啊。你看這些人都是城中的權貴,或許他們日後能為我所用也說不定。當然今天要多下下功夫。你不也是一樣的在演戲?」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活在世上自然有很多的不得已。」
我微笑,旁邊的父親看到我神情有異,順我的目光望過去,已然看見了遠達,於是隔着人群就招呼:「遠達,你也在這裡。」
遠達忙走過來,笑着:「沒有想到伯父您也會來。」
父親笑道:「我帶嫵媚出來歷練歷練,況且她回國以後還沒有拜見過這些長輩,少不得是要見見的。」
遠達笑着,「那是自然。」
「你父親身體可好?我聽洛琳說他現在心臟也不大好。」
「近來吃了馬福先生的藥,已經好多了。多謝您掛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