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豪門恩怨  花無痕 第 37 頁


便是你們日後有什麼需要,只要我力所能及,我都會不遺餘力地幫助你們。」洛欣猛地站起來道:「好!我們一言為定!姐妹兩個人,一個前線,一個後綫,總要為國家盡自己的力!」「你打算什麼時候走?」「明天。不過路費不
作者:花無痕  / 頁數:(37 / 0)

而家裡的另一個人——洛欣自戰敗後沉默了好幾天,終於一日跑到我房間裡肅穆地說道:「我決定要參加救援隊,到前線去照顧傷兵。你和我一起去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一怔,沒有想到她這幾天想的原來是這件事,然而她可以走,我卻不能走。時尚書屋
我搖搖頭,「我不能走。」
洛欣露出諷刺的笑容「你怕死?」
我緩緩站起來,「我不是怕死。我知道你是愛國的,可是不是只有親自上前線才算是愛國的。你可知道這一場戰下來要多少年?需要多少物力的支持?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去前線對人對己都無任何益處。不,洛欣,我不去前線,可是我會在後方盡我全力支持抗戰。時尚書屋
便是你們日後有什麼需要,只要我力所能及,我都會不遺餘力地幫助你們。」
洛欣猛地站起來道:「好!我們一言為定!姐妹兩個人,一個前線,一個後綫,總要為國家盡自己的力!」
「你打算什麼時候走?」
「明天。不過路費不夠,所以要你這個富婆幫忙。」
說著對我一眨眼睛。時尚書屋
我不由得好笑,又不由得嘆了口氣,這麼多年來我與家中的兄弟姐妹一向不合,待到關係剛剛有所改善的時候她又要走了。時尚書屋
「晚幾天不好嗎?多留幾日,我為你把出門的事情預備的妥妥噹噹的。」
洛妍搖搖頭,「支援隊明天就出發,不能單等我一個人。」
我只得將所有的現款都拿出來,又另外取出一些首飾也包好給她。「首飾想辦法變賣也能換一些錢。有什麼需要儘管寫信回來。託人捎口信也好。」
洛妍點點頭,忽然眼睛一紅,「這麼多年我一直都不喜歡你,總覺得你冷酷無情,沒有想到到了這個時候能幫我的人還是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淡淡一笑,「你原也沒看錯,我本來就是個無情的人。只是我雖然無情卻還不至於無義,國家民族這兩個詞我還是懂的。倘若你是為了其他的事情要離家出走,你便是百般的求我,我也不會動容。」
洛琳毫無不快之色,「沒有國家我們就都成了亡國奴,那時候無論多深的親情也都變得蒼白了!只是我走後家裡的事情還要你多照顧。」
「我知道,有我在一定能保全他們。」
洛妍嘆口氣,「其實說實話我們這樣的家庭裡哪有什麼親情可言,是個兒子還好點,像我們這些做女兒的,其實不過是父母手中的棋子,根本沒有什麼自由可言。可是好不好他們是自己的父母,血總歸是濃于水的。」
我微微一笑,「你這一走,家裡又是一場風波。」
洛妍灑脫地笑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其實家裡沒有我也不會怎麼樣的。就算我母親可憐點,到底她還有洛妍照顧維護她,不過是哭幾場罷了。」
我笑道:「還說我無情,你難道又是個多情的?以後再不要來說我!」
「只怕以後我想說你也說不到了。這一走,還不知道是生是死,以後還見的到見不到……」
「生又如何?死又怎樣?你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是?只是,你還是要多保重,槍炮無眼。」
「知道。」
說著突然調皮地一笑,「只是喝不上你與遠達的喜酒了。真是可惜!」
我仍是微微地笑,絲毫不覺羞澀,「等你回來以後我們再請你。」
「好!」洛妍與我用力地擊掌,我順手握住她的手,凝重地說道:「一定要回來!」
「一定回來!」洛妍紅着眼睛道。時尚書屋
洛妍次日果然留書而去,二媽原本還暗暗對啟軒的離家出走感到幸災樂禍,沒有想到轉眼同樣的事情就發生在自己的身上,而且洛妍這一去又是生死未卜,吉凶難測,怕只是凶多吉少。想到此處更是嚎嚎大哭。洛妍也特特的跑回來安慰她,好言好語地勸了半天。時尚書屋
父親臉色陰沉,卻沒有說些什麼,只是嘆了口氣。大媽多少還是對二媽抱有那麼點同情,也耐下性子來勸慰她。只有母親站在角落,臉上露出一種陰鬱的笑容。連我看了都不禁地打了下寒戰……
中國軍隊戰敗,一度如喪家之犬的親日派重新招搖起來,勝達更是喜不自禁,因為在日本人的支持下,他獲得了上海總商會會長的位置。連洛琳也大有重見天日的感覺,言談之間也有說不出的欣喜。我暗暗為她覺得可悲,洛琳是個完全不懂政治的女人,她和許多上流社會的女人一樣,一旦生命安全獲得保障,她就不會再考慮什麼國家民族,那些東西對她來說都是太難以理解的事情。她的全部的世界就是丈夫和孩子。時尚書屋
她為丈夫的「出人頭地」而感到歡欣喜悅,可是她根本就不會考慮她的丈夫是以什麼為代價獲得這個位置的。時尚書屋
勝達要舉行慶祝會,父親當然也在被邀之列。可是父親根本就不想與勝達扯在一起,時至今日,他已經無數次後悔當日將洛琳嫁給他了。於是父親以身體不適作為藉口拒絶參加宴會,然而轉眼卻又單獨把我叫到書房,對我說道:
「我不相信日本人能一直佔領上海,他們遲早是要被打敗的,那時候我們很有可能會被陳勝達拖累。可是現在卻也絶對不能得罪他,得罪了他就是得罪了日本人,那樣的話,我們只怕也等不到抗戰結束了。」
父親目光炯炯的凝視着我,「所以你還是要代我走一趟。」
我明白,只要我出席的話,勝達就絶對不會對父親心存不滿。這次回國我感覺到,勝達對我依然是十分的着迷,只是礙於我的態度與遠達的關係,不好表現的過于明顯。如果我能主動出席的話,他一定會非常得意的。時尚書屋
我點點頭,「我知道了。」
於是回去準備。時尚書屋
遠達也知道我今晚將要出席晚宴,特地派車子來接我,我原以為會直接去陳公館,不料車子一轉卻是開往陳家大宅。時尚書屋
「怎麼?宴會是在陳府舉行嗎?」
我略覺驚訝。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